冥王虎,你知道应该要做什麼吧。」龙炎齐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冥王虎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主人,晃了晃自己身上的毛,退后几步然后对著熟睡的修张开满口锋利牙齿的嘴巴就是一声怒吼。

  随即房间裏卷起了一阵狂风,伴随怒吼的声音在房间裏刮了起来并且一直向前刮去。

  等到狂风消失,房间裏的东西已经乱得不成样子,而女孩子们的长头发都差点乱得要打结,而男孩们的头发短,所以一点事都没有,一脸轻松~几道锐利的眼光刺了过来,龙炎齐回头望了望,只见泽月夙和何双冥黑著脸怒视著他。龙炎齐仔细看了看两个女孩的样子变化,然后突然瞪大眼睛,一副意识到一些什麼的样子。「…对不起,泽月夙、双冥…忘了你们会变成这样…」他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泽月夙只好一边无奈的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叹气。在所有人裏面,要数就是她头发被弄得最乱了。

  「要是修还是不醒来怎麼办?」

  「那就是他死了,要不就是他在装死,真装的话那就别让他起来了,哼哼!」泽月夙回答了何双冥后顺便转身拿起桌上的胶纸卷(别问我哪来的==),奸笑著把胶纸卷挥了挥。

  「唔唔…你们怎麼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伙伴…?!」修的声音小得勉强可以听得到。

  只见他艰难地从被子下钻了出来,头上却顶著一本本的书。刚才狂风把书架上的书都吹到他的头上去了。

  「话说熔岩怎麼反了肚皮…它又不是鱼…」双冥无奈的笑著用手指轻轻的按了按熔岩的肚皮。明显…熔岩没有任何反应,它老早就晕了过去,眼前冒著金星。

  「其实它本身就是反著肚皮睡觉…」

  「哦是吗?」双冥继续按著熔岩的肚皮。

  龙炎齐收回冥王虎,然后仔细看了看跌在修头顶上的书本:「技能书,魔法书…全都是关於决斗的书,但上面也太多灰尘了吧…咳咳...到底修你多久没看过书了」

  两个女孩走了上前。

  「这本更多灰尘…」泽月夙皱著眉头拿起了一本沉重的书本。这本书的封面被灰尘遮盖,完全看不到字。用手抺去厚重的灰尘后,一些镶著金色边的古老文字便出现在眼前。

  《封印之名》「怎麼觉得标题怪怪的...」双冥皱眉。

  「喂你们别看书,先救我不是上上策才对吗!?」修无奈的看著眼前的伙伴,自己从刚才就一直卡在书堆裏,但没人帮他。

  「其实...你不能自己爬出来的吗?」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鸣鸣你们太过高估我的实力了...总之先把我拉起来再说啦!!」

  「真拿你没办法...」龙炎齐伸手扶了修起来。

  「修,你怎麼会有这本书?」双冥指了指那本名叫《封印之名》的书。

  「...其实...我也不知道。」

  「什麼?你不知道?!」

  「我没怎麼看书...所以我连我有什麼书都不知...等等泽月夙你别打我...!至少不要打脸!」看到泽月夙拿起苍色棘走过来脑海马上高速思考著如何逃跑才是最精明的选择...龙炎齐趁著他们打骂著,便翻起书看了看。

  「暗夜石...要在五个地方才可以找到?...鬼泣岛?哼,这书是用来教人如何找石头吗?」

  突然双冥神色慌张的冲了过来,一手就把书给抢走,然后掉到地上。

  「还...还理这本书做什麼?!看看时间!」

  只差五分钟就要迟到了!

  「修你给我快点,要迟到了!」龙炎齐紧张的连汗水都密密麻麻的挂在额头上。

  「一会就行你们先走出去!」修急急忙忙的穿上装备,然后抱著熔岩拿著钥匙冲出门口。

  一锁,才发现武器还没拿出门!不只是修,龙炎齐和何双冥都把武器留在了修的房裏,只有泽月夙已经拿了,因为她刚刚就是拿著苍色棘去打修...「卧槽你赶快给我把门开了!!」双冥大吼。

  然后钥匙插进门孔,一转,断了一半。

  「卧槽修你这是开门还是破坏钥匙呀!?」

  「我...我..我我..」

  「我什麼我!」

  「我来!」龙炎齐一个节步冲上前,握著门把一转,然后门把从门上掉了下来宣布投降。

  《B酷匠网唯‘P一G正P版√^,其?他#都是&j盗版“

  三人开始大吵。

  而泽月夙站在一旁,无奈地看著这三个吵得正凶的人。

  现在到底是在拆门,还是这门是豆腐渣工程==弄了好久后,三人终於得出一个结论:「嗯!门永远在急的时候打不开的!」

  足足迟到了十几分钟后,四人终於到了训练场。

  裏面没有亚伦的身影,只有加文,艾辰,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

  「加文导师好。」四人异口同声地向加文打招呼。

  「嗯。」加文点了点头。

  「站在那边的是你们的师妹,名字叫秦林安晓。」被叫到名字的女孩把头转了过来,对著他们露出一个微笑。

  「师妹?」性格的确像个女孩,但她是个青色短头发,穿著浅蓝色的风衣,白色七分裤,浅蓝帆布鞋的女孩,怎麼看都像个男孩。

  「其实正因为她穿这样,所以身体很灵活。刚刚叫了艾辰跟安晓比了比,差点输了。」加文看了看艾辰,笑著说。

  「加文导师,其实是艾辰师兄让我才对呢。」青色的眼瞳望向艾辰。

  后者则不好意思笑了笑。

  「对了,亚伦导师不是说过有两个学生会来吗?怎麼只有一个?」泽月夙发现了这个问题。

  加文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忘了跟你们说,另一个学生,你们的师弟做新手任务时出现了意外...亚伦已经在赶过去了。」

  「难怪亚伦导师不见了...」

  「原来是师弟...他的名字是什麼?」双冥问道。

  「他叫做忘川。」

  维京镇,一些紫色的羽毛落在地上,伴随著黑暗。血红色的眼瞳,正住视著一个倒在地上,水蓝色眼瞳,长黑发的男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