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洁也回来了。

  本来我并不知道,可是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我了。

  电话响了一会儿。看着熟悉的号码,我却有些惧怕这个陌生的人。终于我还是接起了电话。

  “高山,在阳湖吗,还是在长沙。”

  “在啊,你也回来了?”我寒暄敷衍。

  “有空没,下午我想见见你。”

  “有,但是你不怕你的现男友介意吗。”我欣喜若狂又强装淡定和君子。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赵洁说:“我和她分手了。”

  “额不好意思,那今天下午一点半商贸城三马路路口见。”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备胎气十足。

  “恩。”

  赶紧洗了个澡洗了个头,确定身上干净无异味,发型坚毅有造型以后,我穿上一身帅气黑礼服,迅速赶到路口。赵洁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她穿的是一件雪白色风衣配合黑色超短裤、黑丝和长靴。

  还没等我开口,赵洁依旧那么主动,说:“哟,小伙子今天挺帅嘛,见到前女友激动不?”

  “当然啊,美女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下午陪我逛街吧。”赵洁笑的花枝招展,好像根本没有受到失恋的困扰。

  女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女人经常在读书做事的时候喊苦喊累,上体育课和军训时更不知多少女生累趴甚至昏迷休克,但逛街的时候,女人是体力无限的。这点是农村妇女城市妇女穷姑娘有钱姑娘小女孩老女人的共通之处。我常常在想,如果女子马拉松比赛时,跑道两边如果不是田径场和观众,而是堆满了衣服的话,如今的世界纪录会不会无限被改写。女人的奇妙同时还表现在不怕冷。记得看过一组图片。第一张是冰天雪地和一只毛茸茸肥嘟嘟的北极熊;第二张是冰天雪地和一只毛茸茸肥嘟嘟的帝企鹅;第三章是冰天雪地和一个金发碧眼身着比基尼的弱不禁风瘦削的欧洲女郎。

  逛了一下午,试了无数件衣服并且没买之后,赵洁心满意足,说:“高同学,晚上看电影吗。”

  我说:“好啊,那我请你吃晚饭吧,上岛咖啡。”我恨极了我的备胎相,可我却停不下来。但也许这就是我的本质吧。

  晚餐时,我还是问起了赵洁:“能说说你和你大学第一个男朋友怎么在一起的吗。”

  赵洁说:“他追我的,我一个人在外地无依无靠的,就同意了。”

  我说:“哦,那为什么这么快分了,多可惜。”一边说一边心中又燃起了怒火:自己的女神把这个男人服侍得体体贴贴,最终却逃不过被甩的命运。我已经忘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备胎。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你哪有这么多问题,十万个为什么啊?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显然赵洁吃过他男朋友的亏。毕竟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的这个男人,半年不到便甩了自己。

  “好吧,对不起。赵洁,重新做我女朋友好吗。”我不禁心疼起来。

  “夏天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合适,异地恋不合适。你不要再问我问题了。”看来赵洁也是把我当成备胎了。只有才失恋、伤心和花钱的时候才想到我。

  }Y更3O新V最(快t!上酷S+匠}!网

  然后我们没有再讲话,只听见咖啡馆里淡淡的音乐和我们吃饭的声音。

  吃完后,赵洁说:“谢谢你高山,今天陪我,我心情好了很多。晚上不看电影了,我想回家休息一会。”

  我想送她回家,她一力推辞。

  然后我们分道扬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丷仲夏夜挽歌说:

在看的筒靴麻烦帮忙追书一下,噜噜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