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其他学生一样,我和高峰慕名而来,在店里找寻我需要的东西。

  现在正是临近期末考试,店里塞满了人,老板根本忙不过来,很多同学都学会了自己复印之类的;而大家又自诩道德高尚品味优良的大学生,而复印店老板是个体工商户学历不高,属于弱势群体,根本不会出现复印了东西不给钱的情况。

  复印店十分狭长,大概只有7.8个平方,左边放的是复印机打印机电脑扫描仪等等仪器,右边放了柜台出售学院毕业论文历年优秀答辩,毕业论文答辩册,各类奖状,奖杯,耳机,贴膜等等。中间进出的通道一人勉强通过,两人经过必须得侧身还得摩擦。

  高峰说:“复印店老板高啊。”

  我说:“老板还在里面呢,你咋知道他高。”

  。.酷1'匠P网}●唯JG一☆正$‘版,a其F他#/都:是)。盗-o版

  高峰说:“我不是说他的身高,我说的是他的智商。”

  我说:“你都没见过老板你咋知道他智商高?”

  高峰说:“你看看这里,这么窄,你说这老板蹭过多少美女大学生的屁股?”

  我在心里想了一下。按照一个年级3000人算,1500个女生里有100个超美女,有三分之一个在她这复印,每学期复印3次,平均按4人次有一次蹭屁股的机会,那么全校12000人,老板一个学期能碰400个极品美女的屁股,一年800,如果这店已经开了20年,老板摩擦过或者碰过或者蹭过16000个极品美女的屁股!这还不算一般的美女。

  高峰说:“这老板真是厉害啊,就算是超级富二代成天泡酒吧,按一天1个算,一年也只能碰300个女生,还可能只是中等美女,和复印店老板可是差的太远了!”

  我忿忿不平,说:“店里现在太特么挤了,走,咱出去透口气,等人少了再进去!人这么多,咱素质高,妞有的是,可不能像老板那样呆在里面蹭女生的屁股!他没读过书,档次低,文化低!”说着递给高峰一根黄鹤楼,“这是好烟,期末考试,我们得好好补补,看你是兄弟,给你一跟。老贵了,十五一包,一般人抽不起!”

  高峰接了烟,和我一起在复印店门口吞云吐雾了一会。复印店的人却越来越多了。

  高峰感叹:“得,这比春运火车站的票还难买。咱还是明天早上6点半来排队吧。可能人会少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丷仲夏夜挽歌说:

看过书的帮忙订阅一下,噜噜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