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你找死!”

  少女勃然大怒,手指着江宁恶狠狠地骂道。

  知道自己名字,熟人?

  江宁目光落在少女的身上,只见少女皓齿明眸,瓜子脸上一双浅浅的梨涡,穿着一身华丽的淡紫色衣衫,神态举止透着高贵。

  俗话说得好:好男不跟女斗!

  江宁眼睛一转,有些无奈的捎了捎头,不冷不淡的说道:“姑娘,这就是你不对了。”

  “你强词夺理,分明是你打死了我的马,你竟然颠倒黑白,竟好意思说我不对。”

  少女瞪着杏目,气呼呼喊道:“江宁你脸皮也太厚了吧!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今天你若不赔给我一摸一样的马,我非揍你一顿,让你两三个月也起不来床。”

  少女咬牙切齿的说完,便甩着她手中的马鞭,打在空气中啪啪作响,威胁之意很是明显。

  闻言,江宁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言不合就要揍自己,这性格也太火暴了吧!

  这时,江凡两人下马,挤过人群,来到江宁身边,突然说道:“呀,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遇到龙葵妹妹。”

  龙葵?

  江宁眉头一挑,恍然想起来了了。

  龙葵,洛城城主龙奕阳的最小的一个女儿,深受龙奕阳的宠爱,而且每次惹祸,都有他老子在前面挡着,所以在洛城中,年轻一辈几乎没人想招惹着个大麻烦。

  而龙葵的父亲龙奕阳,是铁云国下派到洛城,担任城主一职,来管理洛城一应事务,其背后靠着整个铁云国,所以在洛城中,包括江家在内的四大势力,一般都不会招惹龙奕阳。

  这龙葵表面看起来可爱灵气,可江宁知道这是一个难缠的主,不但刁蛮任性,而且霸道至极,喜欢追求刺激,这次在街道上策马奔行多半也是随心而为,心血来潮。

  江凡在给龙葵打招呼的同时,悄悄给江宁递了一个眼神,江宁心领神会,看着眼前的龙葵,说道:“一头畜生而已,我改天赔你五六七八匹,这下可以吧!”

  听见江宁的话,龙葵气的直咬牙,然后怒喊道:“混蛋,你竟说我的血里驹是畜生,今天和你没完!”

  “不就是一匹马,龙葵公主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气大伤身。”

  看见龙葵一副善不罢休的样子,江凡继续和颜悦色说道:“江宁定是以为你的马受了惊,发了狂,所以才阻止它得,这其实是为你的安全着想。”

  龙葵根本不听江凡说的话,仍是一脸愤怒地瞪着江宁,板着她那精致的小脸,说道:“反正我的马死了,你们再狡辩也没什么用。”

  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龙葵,江宁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换位想想,若换成你是我,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马上随时都有危险,你会怎么做?肯定义不容辞的救她,是吧!”

  “你胡说,本小姐需要你救。”

   “呃,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嘛,才无意打死了你的马,马死了,也应该是你的责任对吧!”

  江宁看见眼前的龙葵,嘴角微微上挑,戏谑的说道:“我们换个思路想一下,你身为城主的女儿,却任由自己的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不顾及别人的安危,你想过这对你父亲的声誉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你龙家的脸面何在?是这个理吧!”

  “我看你是皮痒痒了,找抽是吧!还为了我的安全,我为父亲的声誉,这都是你找的借口。”

  龙葵举起手中的马鞭,张牙舞爪的要扑上来大打出手。

  看扑过来的龙葵,江宁三人哪能真得和一个女孩在大街上动手,脚底一动,准备开溜。

  “给本小姐站住!”

  龙葵柳眉一挑,冰冷的眸子看着三人,怒喊道:“江宁你逃得了今天,逃不了明天,你今天若逃了,本小姐就去江家大闹一场,让你们江家鸡犬不宁。

  江宁回过身来,眸子淡漠的看着龙葵问道:“哦,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他的马。”

  龙葵的手直指江凡胯下的龙马,语气强硬。

  闻言,江宁嘴角一抽,心道这龙葵怕是刚才就在打江凡那头龙马的主意,自己这一问,刚好趁了她的口。

  只见龙葵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江凡,准确的说是眼睛贪婪地盯着江凡身旁的那匹龙马,连江宁都撇在一旁了。

  “咳,咳……龙葵,我赔你马,一百金够了吧!三百金总该够了吧!这都能买十来匹马了。”

  龙葵目光仍然火热地盯着江凡的独角马,坚决的摇了摇头。

  江宁冷哼了声,看着龙葵,说道:“我打死了你的马,你却要别人的马,这说不过去吧!”

  “是吗?”

  龙葵眸子中露出一抹狡黠,轻启朱唇,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江宁三人便听见一阵阵马蹄声,传来过了。

  江宁转头一看,只见一队身着银甲的兵卒朝这边奔来。

  “龙甲卫!”

  身旁的江武看着过来的兵卒,继续说道:“这龙甲卫是城主的切身侍卫,最低修为都在气府一重,这龙奕阳可真是宠爱这个小女儿,足足给龙葵安排了十六个龙甲卫。”

  这时龙甲卫前面站着的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急忙走向龙葵,说道:“小姐,你没事吧!你吓死奴婢了,可让我一阵好找。”

   “我没事,但他有事。”

  龙葵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指着江宁。

  接着一对明眸轱辘一转,充满了狡黠之色,看向龙甲卫旁边站着的一位身着紫衫,长相英俊的少年说道:“这家伙打死了我的马,木子文你替我去教训他一顿。”

  江宁目光望去,只见那少年满眼爱慕地看着龙葵。

  龙葵是何用意,江宁一眼便都看出,这木子文肯定是经常缠着龙葵,时间长了,龙葵便对木子文心生厌恶,正好自己现在又得罪了她,龙葵便借着木子文教训自己,看着他们两人打斗,来解她心头恨,这龙葵真是好算计!

  可,龙葵的打算注定要落空了。

  “是你得罪龙葵的吧!现在乖乖地跪下磕头认错,我便饶你一命。”

  木子文看着面前的江宁,一脸嚣张地说道,好像给了江宁多大的恩惠似的。

  @酷匠网z正$^版。首发0"g

  江宁眉头一皱,看着面前的傻缺,不怒反笑:“咬人的狗不叫,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两只指头都能打倒你,快回家吃奶去吧!”

  “哈哈……”

  江凡两人顿时大笑了起来,心道这货真得不知道他面前站着的是什么人吗?

  “你……你才是狗。”

  木子文顿时气的满脸通红,目光狠毒的盯着江宁。

  江宁并不理木子文,转头看着龙葵,说道:“这事本来是我们两之间的冲突,你现在却让别人插手,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既你想看我和这家伙打斗,我就勉强配合一下,免得被有些人在背后撅舌头,说我江家人没胆!”

  看见龙葵脸上露出一丝计谋得逞的笑,江宁接着说道:“只打斗也太过无趣,我们何不做个赌?要是他赢了,条件随便你提,但若我赢了,我打死你马的事一笔勾线。如何?”

  说完,江宁故意挑衅地看了龙葵一眼,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直气的龙葵咬牙切齿,凤眼直瞪江宁,说道:“可以!”

  龙葵一边在心里狠狠诅咒江宁,一边在想江宁这废物只不过是冲脉境二段,根不不是木子文这个冲脉七段的对手,等会不但要江宁学狗叫,还要……

  若是龙葵知道江宁现在早已经是冲脉八段,不知心里会做何感想?

  只见龙葵右手一挥,那些龙甲卫迅速的为两人清理了一块地方,然后隐隐围了起来。

  目光扫了一眼龙葵,江宁砸了砸嘴,这是怕自己逃跑吗?

  见江宁盯着自己,龙葵回瞪了一眼,说道:“江宁,你若赢了,我们的账一笔勾销,不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