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山峰,峰顶面积不算小。

  一座高大楼牌树立,上面写着“内门”两个字眼儿。

  更-新%最-快B\上r酷匠、网Z0

  何为内门?

  这是留仙宗人数最多的山峰,是外门弟子进入内门后除了剑、丹、符三门之外,所能够去的地方。这里名义上归费长老管辖,实则几乎无人过问,任由发展。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再加上留仙宗高层的默认下,这里曾经涌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组织来具体管理这座山头儿的弟子,具有“假黄钺”的权利。

  留仙宗在世俗中有自己的管辖势力,比如岚风帝国等。剑门等分出去的三门除非必要根本就不会过问世俗中的事情,于是这个差事最终又被留仙宗交给了内门管理。也就是说,内门中脱颖而出的组织除了具有管辖山峰之上数量占据留仙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内门弟子外和所有内门弟子外,还具有管辖世俗的权利。

  有的内门弟子外一心向道,无心他物,但更多的寻道者也会追求那种高高在上的快感。于是这些人就会拉帮结派,就会三五成群抱团,去和其他组织相争,为了脱颖而出获取那种权利。

  近百年来是内门争夺最激烈的时期,上任群英会会长司徒雄从内门中脱颖而出成为宗主之后,内门便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二把手和三把手的争抢导致了内门混乱二十多年。后来,司徒雄的后辈接班人刘奇横空出现,借着司徒雄的背景成功拉拢了一批新老内门弟子外,在内门树起了第二杆大旗,建立起了名为“百器堂”的组织,和老牌组织群英会分庭抗礼。

  就在人们都在赞叹这一辈内门出现史无前例的令出二处的时候,有一个人物出现了,他的名字叫做诸葛青。此人无门无派更无背景,但是手段极为了得,带着他的哥哥诸葛山在两大组织的夹缝之中生存摇摆,开始并没有被人注意。令两个组织把目光放在这对兄弟身上还是因为一件意外的事情,那件事很蹊跷,也很巧合。两个组织怀疑之下细查之后才知道一切都是两兄弟搞得鬼,更让他们气愤的是,这一查又顺藤摸瓜的牵扯出了很多事情,其中都有两兄弟的踪影。两个组织当然气愤,就要当场惩戒这两兄弟。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这个时候两个组织之中纷纷有一批人跳了出来,选择了两兄弟的阵营,顷刻之间诸葛青两兄弟便已经初步具备了与两大组织三足鼎立的势力!到了这个时候,两大组织已经无法把诸葛青两兄弟怎么样了,因为宗门有一条死规定,不能出现死伤的情况。最后两个组织不得不捏着鼻子同意了诸葛青两兄弟创立的“伏龙”的存在。

  刘奇的横空出世好解释,无非借了司徒雄这个掌门的光,但是诸葛青两兄弟的出现,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特别是找你创立了“伏龙”之后,诸葛青通过一系列手段温柔而又粗暴的从其他两个组织手中夺取了不少的权利,也挖了不少的墙角,最终彻底追上两大组织,攥着不管是在留仙宗还是世俗不低于三分之一的权利。

  事后评论,对于诸葛青的出现褒贬不一,有的怒斥其虚伪狡猾不择手段,有的赞赏其足智多谋并冠以“智多星”的称号。

  内门,伏龙所在地,一间间比不得主峰大殿却也比外门弟子居住的简易房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的大厅内,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袍,年纪在二十四五岁上下的青年正在一长案旁站立,案上摆着文房四宝,正是伏龙当家诸葛青。蓦然诸葛青动了,挥手笔走龙蛇,两个大字顺序浮现——林河。

  “钟响九声真的就如同那些人群说只是启道成功的征兆?应该不止这么简单才对。你入的又是什么道,宗门为何要封锁关于你的消息?”青年眉头紧锁,喃喃自语。

  这时,青年听到响动,有人进来。他回过神来,转头看去,轻笑出声。

  “大哥你们不是去截杀猛兽了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到底遇到了什么?”

  来人正是衣衫褴褛的诸葛山,程金,夜歌三人。

  “嗨,别提了。”诸葛山叹了一口气,走到一旁坐下,端起茶杯猛喝了一口。

  诸葛青微笑着看着着一幕,也就是他这个大哥能够在他面前这么随意。

  “我们今天遇到了一个怪物!”喝完一杯茶水之后,诸葛山说道。

  “怪物?”诸葛青有些疑惑。

  “是一个少年”一旁的程金解释道。

  “少年?”诸葛青更疑惑了,瞅了眼诸葛山的窘态才问道:“你这一身是那个你口中的少年弄出来的?”

  “可不是吗!”诸葛山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谁能够想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那么变态,硬碰硬之下把我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少年?变态?

  诸葛青眉头紧锁“是咱们留仙宗的?”

  “对,就是咱们留仙宗的,好像还是新来的?你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新来的!

  诸葛青抓住了这个字眼儿,眼睛一亮“他叫什么?”

  “他说他叫林河!”

  林河?果然是他!

  诸葛青眼睛更亮了“他也是第二道山?”

  诸葛山不明白自己的兄弟为什么一听到林河这么感兴趣,不过也没有多想,从小他这个弟弟就与众不同,所思所考非常人所能及。于是老实回答道:

  “应该不是第二道山,我感觉他最多也就第一道山八九丈的样子,肯定还没有第一道山圆满!”

  “第一道山八九丈就能正面击败你这第二道山寻道者?他用的是什么兵器,入的是什么道?”诸葛青极为的感兴趣,两眼两眼可见光芒。

  你到底是我弟弟还是他亲哥啊?诸葛山有种要憋出内伤的感觉。

  “他没有拿任何兵器,入得道应该是宗门没有出现过的。”

  “是吗?入的道宗门没有出现过,一入道便能匹敌第二道山,林河你还果然是个怪物。”诸葛青轻声说道。

  “青弟,你在想什么呢?”诸葛山看着诸葛青陷入了沉思于是问道。

  “没什么”诸葛青摆摆手,看向抱剑的夜歌,“刚刚峰主传来消息,说是要多刺激刺激外门的那些弟子了,夜歌,这件事你去办吧。”

  “好!”夜歌转身出去立刻安排。

  不对,就在夜歌转身的一瞬间,诸葛青猛然豁然开朗。峰主这个时候传来消息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应该很大程度要试探林河这个新开一道的寻道者的底儿。

  于是他赶忙叫住了夜歌“我们不要直接出面,让其他人去做。”

  “要不咱们教唆刘奇的人?回来的时候他可是把我们当枪使了一把。虽然当时我们愿意做这杆枪,但是现在可是不但没有得到好处,而且还丢人丢大了。”诸葛山愤愤的道。他才不管当初是贪图那些嗜血凶鬣才被刘奇当枪使,心里只记得咱们吃亏就要讨回来。

  “不行,相对于刘奇那伙人,群英会的那帮争来争去的蠢货才更好利用,用的也更顺手。”诸葛青想了想这样说道,“我记得群英会不是有个身份不低的人要加入咱们吗?这件事就让他去做,当做投名状吧。”

  其实,诸葛青还有更深层的意思没有说。刘奇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他不知道刘奇有没有接受宗主司徒雄的暗中授意。如果接受了,目的是不是与他的一致?是否能够达到他要的目的,知道他想知道的答案。所以他不会选择刘奇,而是更稳定的选择了群英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