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清欣听了知道我逗她玩,就冷冷的呵呵了我一声,我怕她又要咬我了,就赶紧说让她别咬,我说,我什么都说!

筱清欣白了我一眼:“那你快说啊。”

我把背上的她放下来后,猥琐的笑着:“那我说了啊,我的新年愿望就是你……能成熟一点,看着和小孩子的一样。”

说完我就开始跑,筱清欣反应过来后就生气的追我,我俩硬生生的跑了一个站,我都不想跑了,她还要追我,然后等她狠狠的咬了一下,再答应回去给她洗脚,还要背着她回家,才被她放过,唉,男人好难,做人好难……

回到家后我就打水给欣欣洗脚,给她洗的时候,她还老是撩拨我,故意把脚放我鼻子上问我香不香。

我白了她一眼:“一股子味儿,你还好意思说。”

筱清欣知道我是骗她的,她都习以为常了,再说才洗怎么会有味儿呢?她哼了一声没理我,我就呵呵了,给你洗脚还这么个态度,直接宠爱的把她公主抱,她勾着我的脖子,我亲了她一下,然后……无情的把她一下子给扔床上了,气的她都要穿拖鞋来咬我。

我洗完脚关上灯后就上了床,看见她在看小说,我就抱着她,靠她香肩上跟着看。

筱清欣看完日常更新后对着我:“傻子,明天我爸要来哦。”

“啥!”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筱清欣咬着手指:“我说,我爸明天可能要来。”

我一拍脑门:“完了,要是他明天早上突然就来了咋办?我睡在你家呢。”

筱清欣可爱的:“对阿,怎么办呢?要是明天早上我爸看见你抱着我睡觉你可能会被打死。”

我惊恐的:“我草,这么恐怖的吗?”

筱清欣点点头:“真的,以前我初中上贵族学校的时候,就因为一个男的跟着我,我爸接我的时候看见了,你知道怎样了么?”

我摆摆手:“能怎样啊,人不也贵族学校的么?你爸能因为这个把他给杀了啊?”

筱清欣摇摇头:“这个倒不至于,那个男生家里是做生意的,结果,第二天他家就倒闭了。”

我半信半疑的:“真的假的,你爸这么牛比?”

筱清欣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诶,反正我只知道我爸是整个帝国大厦的幕后老板,他做的生意应该是正经的吧,啥执照什么的都一大堆。”

我点点头:“那我懂了,欣欣你早点睡吧,我回家了。”

筱清欣突然睁大双眼:“都多晚了,你回家干啥啊?”

我苦笑:“我怕你爸明天看见他的宝贝闺女跟一个小子床上抱着睡觉,老爷子能被气疯,我先回家躲几天,顺便把我东西搬走,要是被发现了,你不好解释。”

筱清欣拉住我:“不行,你不能走。”

我无奈的:“欣欣,你想看见你爸明天拿着四十米的大砍刀来追我吗?”

筱清欣摇摇头:“但我就是不想你走。”

我摸了一下她的头:“都多大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就是回家几天。”

筱清欣靠着我:“你明明都知道我对你有依赖感了,你和我才没睡几天就要走。”

我挠挠头:“可是明天你爸……”

筱清欣自信的:“没事儿,明天一切由我来应付,你只需要早上起来把清洁做好,饭弄好,明天一天都给我表现的没我不能活,对我唯命是从那种,记住不能说话娘娘腔的,必须很霸气,但是又很听我话特别宠我那种。”

我苦笑:“我又不是演员,你说的这些我咋弄啊?而且,我平时不也听你的话么?”

筱清欣点点头:“那好,你就和平时一样,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时无刻想着我,关心我,宠我,给我夹菜什么的,表现的平淡无奇,但是一点也看不出是临时演戏那样。”

我苦恼的:“不如就让我回家几天啊?你这简直太麻烦了。”

筱清欣看着我:“但是你不能回去啊。”

我疑惑的:“为啥啊?”

筱清欣忍住笑:“因为我给我爸说了我交了男朋友,我爸明天就准备来看看。”

我一听就忍不住大骂:“你是猪吧,你这么一说傻子都知道我和你同居了。”

筱清欣委屈的看着我:“我不是就一时说漏嘴了么?同居这件事,我一个女孩子都没在乎清白。”

考虑到我刚刚可能过激了,我亲了她小嘴一下:“欣欣,你听我说,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我家本来那情况你就知道,还有我要是不让你满意,你爸不仅觉得门不当户不对,还觉得我像个地痞无赖那样缠着你,他不待见我,那我到时候也没办法啊。”

筱清欣摇摇头:“应该不会的,我爸这大半辈子什么没见过,钱、势对他没太大诱惑力,他只想让我自己找一个我爱的,爱我的,对我好的,这就够了,其他的也没啥大问题了,你基本都能行。”

我反问她:“那要是会呢?”

筱清欣愣了一下:“要是他不同意,我们就私奔,跑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生活。”

我笑了一下:“好了,别幼稚了,放心吧,明天我一定让你爸肯定我。”

筱清欣笑着:“好,我相信你,你不走了吧?”

我点点头:“不走了,抱着我的小狐狸睡多舒服啊,这床又大又软的,像我家那床,睡着还嘎吱嘎吱的响,老半天才能睡着。”

筱清欣笑着:“可是傻子你这么一说,我都没什么瞌睡了。”

我想了想:“那要不然给你讲故事吧,听完咱们就睡觉。”

筱清欣看着我:“可是我现在不想听故事诶。”

我挑了一下眉毛:“那你想干嘛?”

筱清欣白了我一眼:“今天没心情。”

我挠挠头:“那你想干啥啊?”

筱清欣打了个哈欠:“不知道,但是我睡不着。”

我揉了揉眼睛:“那你数羊吧,数着数着就睡了。”

筱清欣无语的:“那我还不如睡觉呢。”

我笑了一下:“等等,欣欣,你先别忙着睡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筱清欣看着我:“什么事?”

我搓着手猥琐的笑了笑:“今天晚上还没给你日常“按摩”。”

筱清欣听了看着我的动作,狠狠咬了我一口,这次我求饶也没用了,是真的狠,牙印子半天都没有消。

后来还变成了我哄她,她咬了我还有理了,理直气壮的说是我的错,我就无语了,什么人啊这是。

好说歹说半天都不理我,我就不爽了,斜着眼看着她:“你今天是不是要对着干。”

筱清欣哼了一声:“我就和你对着干,你能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