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 哥哥的画

  农村的孩子大多都是淘气的,一有空就三五成群的瞎胡闹,春夏秋冬的季节里变着法的玩儿。

  d!最'新v`章#7节(5上Zo酷+X匠-网X

  春天的时候,树都开始发芽了,杨树枝也变的嫩嫩的,男孩子们就从铅笔盒里拿出自己磨得锃亮的小刀,将从树上折下的大树枝拖过来,一人选个杈,找着自己中意的那节树枝,用小刀割下来。自己想办法将里面的树芯抽出来,这是个技术活,弄不好,做哨子就前功尽弃了。最后将抽出来的完整树皮用指甲使劲刮刮,将外层的绿皮差不多都刮掉后,放到嘴里试试能不能吹出声来,如果吹不出声来就再接着刮,直到能吹声为止,当然并不是每个都会成功的,有时候刮的皮都破了,也没整好一个。

  夏天可以玩的东西特别多,下水抓鱼、抓泥鳅,晚上带着手电筒去摸知了龟,抠螃蟹。男人们最喜欢的还是跑到水库里去洗澡,洗完澡再游几圈,最后一起蹲在大坝上吹吹牛臭屁一顿,拍拍夕阳回家了。晚上吃晚饭,女人们摸黑结队去水库的浅水区洗澡,大胆的还能游几下,然后低声的笑得开心的聊天。那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跟着大人们去洗澡。

  秋天麦子熟了,各家在用碾子压好的场上堆上从自家地里收回来的麦子,一个个的用草绳捆好杵在场子旁边,晚上的时候我们家里热,都跑到自家的麦场里纳凉,那时候我们小北村的麦场都打在小山子上。晚上纳凉的时候也是大家吃完饭,稍着水来侃大山的时候,大人们凑在一起说起庄稼收成,孩子们就在场子上到处追逐嬉闹。尤其是有麦堆的地方,我们就学老鼠打洞,将麦堆里掏的都是一个个的洞,里面就是自己的地盘,有时候两个小伙伴还能串起来,做邻居,经常玩的不亦乐乎。

  冬天的时候,最常做的不是堆雪人,而是天天盼着水库里的水结冰,那样我们就可以跟小伙伴去擦滑(山东话,溜冰的意思)了。有的父母会给他的孩子们做滑车,用木头钉成的四方座位,座位下是胶皮的,特别能滑,那样别人可以手使劲一推,你就滑出老远了。我也央父亲做过,但是不记得到底有没有成功做出来过,只记得在擦滑擦的很爽,手套有时候都湿了,还在水库里摸索着跌倒,再爬起来。

  除了这些好玩的,我脑海中印象最深的是哥哥喜欢画画。哥哥是爷爷的第一个孙子,因为哥哥大小就老实敦厚,很听话,所以爷爷特别喜欢哥哥。哥哥很会画画,会画的东西都是自己看来的,比如妈妈梳妆镜上的那对喜鹊,当时还是用电池里抠出来的碳芯画的,爷爷还夸他画的特别像,如今记起来,却依旧印象模糊,彼时想找找原来的镜子对照一下,却发现镜子早就碎了,再也找不到了。

  我一直期望跟哥哥在一个学校里上学放学,但是他长我两岁,只有上小学的时候在一个学校,后来就都没有在一个学校了。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听隔壁的姐姐说,哥哥是班里的宣传委员,经常帮班里办黑板报,画的东西可好了。我那时候暗暗发誓,以后我也要好好学习,办黑板报,画画给别人看。可是上到初二的时候,哥哥就不想上学了,一到校门口就说自己肚子疼,慢慢就不去了,辍学了。那时候我刚要上初中,也就没再见我哥画过什么画。

  辍学后,哥哥起先在镇上的饭店里打工,干了没多久,就跟着村里外出打工的青年下青岛去了,那年我记得他只有14岁。14岁的孩子,将所有的期望都放在哪里呢,现在想来也不是很明白。后来上了这么多年学的我,跟自己开厂子当老板的哥哥,到底是谁更优秀呢,哥哥没了他的画,我没了青春和勇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