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则

  慢慢长大,我们学着忘记和后悔,可有些事情,我们很难忘记,却也没有办法弥补。

  以前我们老家的屋里还不是水泥地,都是土打实的地面,每次扫地需要洒上一点水才可以扫,但是尽管这样也是灰尘满天飞,搞得家里地干净了,其它地方又脏了,不胜其烦。96年我上初中的时候,那时候农村很多家里流行水泥地了,我们家也赶了把时髦,将水泥地列在了日式议程上。只记得父亲找了几个会泥瓦匠活的邻居,将挡门(山东话指客厅的地面)的地面刨掉一寸深,忙活起来。

  我家的地势在小北村算是比较低的,因此返潮的厉害,一到下雨阴天就有几处地方印上水来,有时候夏天连续很多天下雨,当们都能长出绿绿的苔藓,为此我们家的家具可没少遭罪,都长毛的长毛,烂角的烂角。当时母亲还做点小生意,收集工地上废弃的尼龙袋子来卖给滑石粉场,所以积攒了很多塑料底袋,父亲将这些底袋搜罗起来,红红绿绿的一大堆,都铺到了地板的最下面,拍着手说:“这下我看它还怎么返潮!”,这个方法确实奏效,后来我们家挡门确实不再返潮了。

  那次铺水泥地母亲很是兴奋,同父亲和我们兄妹一起将家里的老家具都搬到了天井里,一起在外边住了好几天,等水泥地板干了才重新将东西搬了进去。期间我跟哥哥很好奇,踩着他们铺水泥的时候留下的木板,来回去看水泥干了吗。没干的时候,我还偷偷拿手指去戳了好几个指甲印,幸好没被发现。在院子里睡觉的时候我在想还好那几天没下雨,要不睡在哪呢?

  水泥地干了的时候,母亲学着城里人的样子,做了个小拖把,依稀记得那个拖把上是些白色的碎布条,母亲很高兴的拿着在屋里拖来拖去,拿着它向我说:“看,好吧?”

  “咱家水泥地又不是滑溜溜的那样的,那么粗的水泥地,用着拖把了吗,快别弄了吧!”我站在旁边说

  “也是哈,没什么好拖的,放这算了!”母亲不好意思道,放在院子角落就回去了。我当时觉得母亲肯定很伤心,她那么满心欢喜的想给我看,我却如此说,可是小孩子又不懂得怎样去弥补自己的错,后来我有次再问母亲还记不记得那个拖把的时候,她说早忘了。

  自此之后,那个拖把就没再用过,后来也不知道去哪了,估计是烂了生火了吧。

  每当想起这件事,就很愧疚,为什么当时不说:“嗯,挺好的,我来试试!”。

  人总是做过了才后悔,可当事情过去却没人再记得,于是那声“对不起”也再无从说起。

  第二则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年少时,某日午睡醒来,发现母亲坐在我的床头,看我醒来,转身抹掉眼泪。我很奇怪,坐起来问她,

  “娘,你这是咋了?”

  “哎,我生了你们兄妹俩,都这么矮,真是觉得对不起你们”母亲难过的说

  P酷x‘匠Z网T正i版首发

  “。。。”我无言以对

  其实现在想来,这怎么能怪母亲呢,姥姥和姥爷以及我的老奶奶都是身材矮小之人,因此我们有很大的几率身材不高,这是遗传的基因问题,只是不小心我俩都碰巧赶上了,母亲又何须自责呢。她自有多少愧意,也不及怀胎十月生我的恩情重,年少时不懂母亲为什么说:“不用孝顺你爹,就孝顺我就行!”以前只是觉得母亲是说笑话,或者有时候气不过父亲的一些话。但自从我做母亲,从怀胎十月到如今经历的岁月,才知一个母亲身受的苦楚和父亲的付出是多少。母亲就是母亲,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自己的亲生儿女都是不可以不孝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