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抵记得父亲用过的几个茶杯,一个是直筒做的塑料杯,没被冲过几次茶后里面就都是黄黄的茶渍;一个是我有次出差回去,给他带的不锈钢保温杯,我嫌他老是舍不得扔掉那些个旧杯子,说那不卫生,非让他换掉的,那时他还囔囔着:“俺觉得那杯子还挺好的,扔了干什么?”,最后也不记得扔没扔;还有一个是现在用的另一个直筒杯,我问他:“我给你买的保温杯咋不用了呢?”他不好意思的说:“不舍得用,有次用让你侄女看见了,非要拿回你哥家,就让小妮子拿走了!”我当时觉得鼻子一酸,决定今年回家给他再买个好茶杯,真正的茶杯。

  我很少回家,一年回家的次数用一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如今越来越忙,更是难得回一趟。每逢佳节的时候,打个电话,父亲就激动的不行,拿着电话一个劲的催母亲再问问,再问问缺钱不,别舍不得花,多买点好吃的。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大声吼母亲:“让俺爸自己跟我说,把电话给他!”父亲推搡了一会才接道,“哎,”,我噼里啪啦的把他老人家给教训了一顿,内容都是有话就直接跟我说,然后就问他在家的情况,他就一直说好,我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个小时挂了电话。

  回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冬天,我跟母亲住里屋,父亲住外屋。吃完晚饭,最好的娱乐就是挤在我们那屋看电视,这时候我跟母亲窝在被窝里,父亲就搬个椅子到床头,把上面摆上他的茶杯、茶叶和暖水瓶。他总是开心的去烧好热水,颠颠的装到暖水瓶里,爽爽的泡上一杯,满足的闻着香味,然后自己尝尝,再催着我们俩快点尝尝他泡的茶,每次都说:“刚好喝!”(山东话,很好喝的意思)

  “好喝,你就多喝点!”每次我跟母亲都这样笑着回复他。

  他也不恼,坐在床边边看电视边慢慢的喝茶。他的茶,都不是什么好茶,集市上几块钱一大把的那种粗茶,可是一直喝的津津有味。喝完就续上水,一直喝道没味才肯扔掉,第二天早上有时候还能看到没及时倒掉的茶叶,凉掉的茶水。

  当他泡茶的时候,我都静静地看着他,他的眼神中充满骄傲,在我看来他泡的茶,自己肯定觉得特别棒,像自己的孩子般,小心的捧在手心。间或我也会拿起他的茶杯喝上那么几口,觉得涩涩的,口感很不好,但还是装出很好喝的样子,夸赞道:“不孬,不孬,刚好喝!”

  这时候他总是露出得意的笑,说着:“我说刚好喝吧,你们还不听,嘿嘿!”

  去年五一的时候,公司组织旅游去黄山,一早就上网搜索了黄山特产-毛峰茶,便巴巴的买回来,好过年回家的时候给他老人家带回去,讨他欢心。回家从箱子里摸出来给他,他一听说这么一小盒就三百多块钱,随即宝贝似的拿出一丁点泡上,另外的马上再装上,好好的放到了橱子里。茶泡好的时候,父亲小口品着他的宝贝茶水,咂巴着润润的嘴唇,那叫一个美啊。我在心底暗暗想,以后要经常给他带点类似的东西,犒劳他这么多年的辛苦。

  今年十一回家办理点手续,顺便就回家了一趟,看到先前带回去的毛峰茶已经没剩多少了,自己匆忙回来也没带茶叶,心头愧疚得很。仔细一看,他老人家不只装茶叶的罐子保存的好好的,就连包装盒还都是崭新的。回城的时候,我把眼镜拉在老家了,电话给父亲,让他有空寄过来,免得再去配一副麻烦。收到快递的时候,打开一看,竟然是毛峰茶的包装盒寄的,顿时心头一阵酸楚,父亲他把这些都当宝贝呢。

  不久前,东子去武夷山带回来当地特产大红袍,一大盒精装再外加一小盒简装,琢磨着父亲肯定喜欢,可是装箱子的盒子很重,就一直没机会拿回去给他老人家。前几天,表姐一家来家里玩,把那一小盒当回礼给了他们,剩下一大盒一直放在那,每每想着要不就不要那包装盒了,把茶叶罐寄剥出来寄回去得了,可是看看包装盒那么精致,又心有不舍,犹豫几次都没寄成。

  茶叶有了,我网上又淘了一套紫砂壶茶具,看着挺像样子,摸起来也暖暖的,父亲肯定喜欢。把茶具与茶叶放在一起,仔细地包好,准备得空了去寄回老家,心想就算以后再有谁喜欢这茶杯,也不好拿走了,窃喜不已。

  最近降温了,天也冷了起来,母亲来电话问,今年过年啥时候回家,我说还不知道呢,估计不回去了,家里太冷,老感冒。母亲说嫂子家搬进了大房子,有暖气,也不冷,回来住吧。我说,算了,住一两天还行,要住上一星期,还真不方便,不难为大家了。母亲也就没再强求,说那就到时候再说吧,临了嘱咐我多加注意身体,想吃什么就做点。我一直好好的答应着,也嘱咐了他们几句。

  n看☆w正~版)Z章#…节~上酷Fj匠g…网Cy

  听着门外快递员给隔壁人家送快件,就央人家帮我将茶叶和茶具回去,快递小哥说他只送不收,帮不了这个忙,很不好意思。我只能作罢,将东西又放了回去,彼时颇有些伤感。冬至落叶近,风停秋意残,不知旧人息,难留心中恨。父亲远在老家,我却不能回去探望,儿女长大了,自己却老了,很多事情做起来就难了,真是感叹“远亲不如近邻”啊!

  还有俩月就要过年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耽搁了,明天赶早去邮局寄吧,这样他老人家可以去镇上邮局取,不用跑到县城拿快递。窗前夕阳西下,飞鸟归巢,提笔遐想父亲又烧好了一壶水,用紫砂壶泡上了大红袍,坐在那里美美地喝着,还时不时劝我和母亲也喝一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