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幽怨之魂,若有所思的茫然于天地之间,胜凭意志,败亦因意志,他这一生竟都局限在那小的不能再小的心眼里,每日陷于情绪的起伏、欲望的大小、个人的得失,如同落井之蛙,未曾抬起头看看这绚丽的世界、这缤纷的苍生万物!

  “放下吧,哪怕仅此一次...”我轻声说道,但却不指望他能做到。

  那虚弱不堪的残魂逐渐停止了嘴边的念叨,本是世间的孤魂野鬼,又强行现世,汲取他人灵魂之力,虽能强健,但亦受反噬,力的作用一直都是互相的,他现在由于自己的执着,连孤魂野鬼都做不了了,怕是不久要消散了世间,复归于尘...“我没资格放下,因为我从没有拥有过,我不过想拥有一样自己想要的,却最终什么都失去了....”那残魂形单影只的痀偻在地,这魂的样子估计便是他生前的模样,只是我看到它已经在悄然流逝了。

  “我很羡慕你,不是崇拜你力量,而是你的生活,我曾流连于安逸的生活,每天做些喜欢的工作,然后陪陪爸妈,再者就是自己待着,做什么都好...你或许不明白那有什么好?可享受一份安静,一直是我最大的追求。而你从前所拥有的就是那份自由的安静,只是你不喜欢罢了。”我也不看着他,只是说着我的感想而已。

  “....”那孤魂不再说什么,直到身子消失只剩不多了。

  “我现在虽然不常有,但我也会尽量让自己去享受,因为‘享受’本身来自于内心,而不是外境,所以不要再纠结于得失之间,放过自己,放下吧...。”我知道这是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因为他的离开而感觉心痛。

  “谢谢....”那声音如同空寂的回声,漂浮虚无,他完全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可这时,忽然有人指向天空,我看到那彩虹之下,仿佛是刑在凝视着天地,凝视着那绝美而惊艳的彩虹....

  湛灵留意到了我伤感,来到我的身边,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默默在身旁陪着我。

  轰轰烈烈的反叛之战就此停息了罪恶的齿轮,周围残兵败将们,开始在那些混乱而腥味浓烈的草地上寻找着同伴,空旷的“瑞呈音”再次响起,士兵们驻足以望,泪水在他们的眼中不争气的流下了...但愿这止殇之战可以换得天下安宁。

  “是因为救不了他吗?”湛灵温柔的问道。

  我轻轻的握着她的手,她也轻轻的握紧。

  “是因为生死总让人徒生迷茫...”我微笑的回答到。

  而后战场上,大家各自归队,所有势力主人,都被邀请到青丘国的「帝殿-议会阁」商议接下来的所有战后事宜。

  而我们也各自安排部署了一下各自的势力安排,小炼因为对圣言师的帮助很大,是别人代替不了的,所以特别被安排到了专门的地方给圣言师欧落做治疗去了,而剩下的黑鸦先生与神咒师都紧随我入殿,千渝则不必说了,他现在虽然有了人形,可还是与稻草人时期一样,紧随在我左右。

  而湛灵也差不多将门派安排妥当,青丘今晚除了邀请领袖们商议事宜外,还开办了一个非常大的庆功宴,所有参与战斗的人员均可入殿参加。

  犒赏三军之类的,也是必须做的,人家帮了自己,怎么能没点表示呢。

  而我们「九幽宫」的这边,到了「帝殿-东门」就让分开了,黑鸦先生等被安排到了类似于贵宾招待的地方吃晚宴去了,只把我单独叫去了「帝殿-议会阁」。

  其实也能理解,因为高手如云的,那个有些胆小的「龙真君主」又怎么放心呢,找机会分散我们的实力,这也是他自保的方法。

  而我刚进门,就看到湛灵和森以及龙绮将军,我们四个分别从三个方向不约而同的见了面,而招待我们的,正是「紫炎骑士领主」伯恩。

  一路大家小侃不断,喜悦之情溢于其表。

  龙绮与伯恩这对曾经的对手,竟然也能侃侃而谈,并且两人都是人中龙凤,聊起来似乎也格外合拍。

  只不过那龙绮将军的忧郁头发,因为这场大战显得更加的油腻了,并且沾着的碎叶渣子,应该是被提醒过,随意拍了几下留下的.....麻烦洗个头好不拉?

  而伯恩领主虽然也很狂放不羁,洒脱人间,但也只是表现在心性上,对于生活各方面,他从不马虎大意,甚至攻于细节,比如这次来,所穿衣服,看似随性大方,实则讲究很多,那隐隐着的白狐纹,正是青丘国度的旗帜图,所以代表了青丘国主人的身份。

  还有诸如衣服虽薄,但不代表对我们毫无防范,内身正穿着软甲,诸如此类...所以两人虽然性情相似,实则大有不同,龙绮大巧若拙、大智若愚;伯恩心细如发、却深藏不露,但都是潇洒之人。

  听伯恩说,那些叛军也是一时迷了心智,所幸也没办成太大的事情,所以龙真君主先将他们安置在了囚龙山附近,因为人数众多,所以让魔法族用「土墙」地系魔法,造出了一个临时的牢房,将他们看管起来,但也会给些吃喝的。

  这样还好,龙真君主毕竟还是有大局观的。

  而他俩代表着两国的往来,我们三则要次些,所以也就在后方自己聊起来,大虎因为那君主的防范心,毕竟不是头头,所以被邀请去贵宾阁吃饭去了,不过挺适合大虎的,而森听他说是龙绮强烈要求跟他来的。

  龙绮也在测试青丘国的目的,此时虽然仗打赢了,但可不代表这个别人一定会感激自己,如果趁着这个时候将自己和虎烈军扣在帝都中,也未尝不是这个君主的手段。

  更o新最a快#上B¤酷vu匠S网0☆

  所以要求让森跟随,其一便是看看对方是否有他念,其二便是森的能力是最好用的,突然变成一只巨大的恶龙,将房顶戳个窟窿,便可以轻易逃跑...但是如果龙真君主真要做点什么,森可连变的机会都没有,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有些不了解的东西,还是不能太过自信。

  我们三个好像从分开计划,三人同行去森林后,现在好像聚在一起行动概率相当之大呀,而那时留下的三人,也和当年一样,各自分散。

  而我们打算问问伯恩领主,小狼的处决状况,这其实也是我们愿意来参加的最主要的目的,然而龙绮和伯恩正聊的火热,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先自己互相唠唠了。

  这宫殿十分之大,分门别殿极其繁复,简直是个巨大的迷宫,我猜想即便整个帝都落难,敌人控制了帝殿,也很难抓住君主,因为太繁琐了...我忽然想到了某些问题,于是趁着时间较多,向森问了一些我疑惑很久的问题。

  从那个风暴中的神灵中传出来声音有些像森,我怀疑就是森来着,目的等也都很匹配,所以问他是不是如此?还有如果是的话,那么他怎么知道那个刑曾经喜欢的女孩叫阿雀?还有阿雀接下来做了什么之类的,森是如何得知的?我们明明知道的一样多啊...森和湛灵一同笑了起来,随后解释到。

  果然和我猜想的相似,大虎和刑纠缠扭打之际,森那时带着自己想到的办法,飞到空中,和湛灵进行了沟通,原来是让湛灵用「灵通传音」告诉大虎,做一场戏。

  戏的内容就是“大虎召请风神,教育恶灵重新做人”..一开始的刮风到后来的暴风汇聚等,都是湛灵用斩妖决中的“符”借来的,大虎从逃跑到风的背后,就差不多休息了。而风中的高大人形的身影,其实不过是湛灵用灵通决的“造”的方法,造出了光影效果,其原理其实就和「灵通传音」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造出声音频率渠道,一个是造光影效果...我想上古的神仙也想不到,灵通决还可以这么用!

  而最重要的声音一环,其实就是那个天神的声音,那个声音正是森利用自己黑咒来实现的,通过巫咒的套路,增益咒灵的方式,用怪力“噬”,来补益,只是不是补益咒灵的力量,而是补益声音的穿透力和厚重感,达到的效果。

  所以森相当于给自己用“噬”这个“充电宝”,用其中吸取周围的力量,来做成一个大喇叭,只是这个喇叭无论各种质感和真实感都可以自己调整把控。

  这就达成了人物、场景、台词、音乐、效果等所有戏剧中必备的条件,接下来就上演了一出好戏。

  可还有几个技术难点,如果不是真的神灵,那么怎么能够阻挡住恶灵的扑击呢?

  这里用了障碍法,其实风的力量不足以抵挡,但大虎将自身的灵魂体改变成了散状,使劲推搡着恶灵,这里有个心理的压制,就是恶灵先入为主的观念,他曾为非作歹,所以一旦碰触到“神灵”的力量,不自觉会消磨自己的意志力,又受到了自己心理的强烈暗示后,接受自己对抗不过的概念。

  两者一同进行,所以恶灵就此倒地!这就像有人会被真实3D电影中东西吓到一般,虽然知道是假的,但那一刻,脑中却不会分辨...最后就是森怎么知道怎么阿雀,以及相关的事情,以此让恶灵彻底心理崩塌?

  答案就是,都是森编造的,至于怎么那么真实,主要就是森了解到几个更关键的讯息,阿雀和幽冥领主孟珂罗以及恶灵「刑」的关系。

  整个编造过程,只有两个地方是确实存在的,一个是阿雀确实没有在那晚成人的“温格热晚宴”中选择伴侣,但那是因为孟柯罗出外未归,她早已与孟柯罗约定终身,而还有一个就是阿雀确实找过刑,因为良心不安,觉得是自己逼得,而后让丈夫帮助找的刑,并安葬了他...而森之所以知道这两个信息,也是因为小月临走和大家告别前,森问了这个两个问题,小月解答。

  加上龙真君主对其过往的叙述,森便对一些地方添油加醋,并依据已知信息,缓慢的打出底牌!

  三分虚假,七分真实,足够心中本就躁动的恶灵,深信不疑!

  如果刑对自己深信不疑那么便是森输了,所以最终刑还是输给了自己的“自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