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任少南来到了练武堂,报上姓名。如今任少南的大名在隐龙镇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那守门弟子亦早听过他的事迹,更知道雷阎曾特意嘱咐过。所以,任少南一来,便急忙通报了主事的核心弟子。

  不一会就有两名身穿精美武士服的弟子领他进了练武堂。

  任少南打量一眼那两名核心弟子,一个体型高大精瘦,比他整整高出了一个头,另一矮胖扎实却比他整整矮了一个头,若换了旁人定会觉得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十分有趣,可是任少南却看出这两个核心弟子修为不俗,那两个守门弟子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而让任少南更狐疑的是那二个弟子对他似乎十分热情。

  那高个子一脸笑容地介绍道:“是任师弟吧,我叫吴奕涛,练武堂的核心弟子,你以后叫我师兄或者吴少都可以。”接着又指了指另一边矮胖弟子:“他叫许凌飞,同样是核心弟子。”

  许凌飞笑着点了点头:“我们在练武堂就听到过兄弟你的大名,堂主也早吩咐过,只要你来了就立刻向他禀报,现在我俩就带你去见雷堂主。”

  任少南觉得有些受宠若惊,道了声谢。

  一路上任少南从两人口中到了不少练武堂信息。

  练武堂地位最高的便是雷堂主,座下还有宋远、郭正文两位副堂主,另外还有吴介、刘山、单恒、冯平、许杰五位统领负责训练、物资、作战等各种不同的日常事务。”

  规模上,练武堂占地极广,拥有数百弟子,训练场地也是不少。任少南经过一个训练场时就发现有不少弟子正在刻苦锻炼着武技。任少南以神魂扫了一下那些弟子,居然发现有不少的弟子连星元都没有凝结出来,体内只有淡淡的一丝灵气。

  吴奕涛知他好奇,主动解释道:“都是隐龙镇附近各大家族送来的新进试炼弟子,大多还没有修炼出星元,最多只能算是有武技的武夫,想要留在这还要看他们的天资和努力程度。

  许凌飞插话道:“练武堂对新进弟子每月都有考核,若是考核通不过便会给退回去,毕竟没有天资的武者留着也没什么用,若是凝结出星元、值得培养的便能成为核心弟子。”

  任少南怪异的问道:“凡者修炼出星元很难吗?”他的第一颗星元凝结的有些莫名其妙,所以才有这样的问题。

  吴奕涛不答反问道:“任师弟,你为了凝结出第一颗星元修炼了多久?”

  任少南想也不想举起了食指。

  吴奕涛和许凌飞面色古怪的问道:“一年?”

  任少南摇了摇脑袋。

  吴奕涛和许凌飞两人脸色有些不自然:“不会是一个月吧?”

  任少南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只有一天……”

  吴许二人差点没有吓晕过去。一天就修炼出星元,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两人自八岁起开始钻研武道,像许凌飞为了凝结出第一颗星元经过三年零六个月不懈苦炼,还费了不少灵丹,而吴奕涛还要比他多用了两个月时间,他们两人已是长辈眼中有天赋有为少年,可比起任少南来说简直就是渣!

  二人都怀疑任少南是在吹牛,孰不知任少南已经算是谦虚了,假若他说出只有几个时辰便由凡者直接晋升为武者,怕是吴许两人非得惊得当场吐血不可。

  吴奕涛和许凌飞领着任少南来到了东院,就听到雷阎和其它人交谈的声音传了出来。

  “堂主有客人在,咱们先等等吧。”他们停下脚步听着屋内传出的声音。

  “小侄女,你真的要进咱们练武堂?”雷阎问道。

  “是啊,蓝儿妹妹,你爷爷不是不许你加入布衣门吗?”一个少女声音附和道。

  “爷爷哪我自会想办法的,就怕雷叔你不肯收我这个笨弟子。”

  “只要你爷爷同意,雷叔我自然没意见。”

  任少南一惊,暗道:“不会是她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雷阎陪着一个身穿淡蓝长裙的少女走了出来。

  那少女不是张蓝儿又是谁?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任少南惊奇地问道。

  张蓝儿倒是没有十分惊讶他的出现,得意的笑道:“参加练武堂呗!哦,对了,你明晚有时间吗?”

  “明晚?你要干吗?”任少南一副警惕的表情。

  张蓝儿娇嗔道:“干吗?请你吃饭!我爷爷安排的,谁让你的赤炎珠治好了他的病,他要好好谢你呢!”

  任少南搔头道:“好像不必了吧……,那个赤炎珠是你们家用粮食换的,不用谢我。”

  张蓝儿翻了个白眼,“随你吧!反正我话已经传到了。”接着又对雷阎道:“雷叔我先告辞了。”

  雷阎笑呵呵对身边的少女说:“娇儿,你帮我送送蓝儿。”

  “是,父亲。”两个少女嘻笑着在众人的眼光中离开了。

  雷阎一脸笑意地转向了任少南,寒碜道:“你终于来了,老夫可一直等着你呢!吴奕涛,你去给少南安排下,对了!贡献点也帮他算下。”

  吴奕涛恭敬的应诺,和许凌飞一起带任少南办理登记入住手续去了。

  离开雷阎的东院之后,许凌飞一脸坏笑地凑了过来,问道:“任师弟,那个张小姐好像对你颇有点意思,还约你去她家,难道……”

  吴奕涛也笑道:“你别说!那张蓝儿相貌身材真是不错,不愧是隐龙镇上的第一美人,你小子好福气啊,可羡慕死我们哥俩了!”

  “哪有?我只是和她们家有过一次交易,就这样。”任少南急忙解释道。

  吴奕涛笑道:“我们都知道,你的事整个镇上都传遍了,哥几个师兄弟都很欣赏你呢!不过话又说过来,常言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如果你真的能把张家大小姐搞到手,那哥几个也是乐观其成!”

  许凌飞也一脸玩味地笑了起来。

  任少南知道这事只会越描越黑,叹了口气,转了个话题问道:“吴师兄,那个贡献点是什么玩意?”

  吴奕涛正色过来,解释道:“那个贡献点就是你对我们练武堂贡献值,像完成堂内的任务、寻找灵材、捕杀灵兽之类的都有相对应的贡献点。这些贡献点可以在我们练武堂内使用,比如兑换修炼用的灵材、灵石、灵器、灵诀、丹药、武道书籍,不过这些东西档次都不怎么高,对了!还有使用附带灵气功能的训练场也可以用贡献点支付。”

  “原来如此。”任少南点了点头,灵材之类的东西他目前还用不上,倒是武道方面的书籍,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武道方面常识。

  三人一行来到办理弟子登记处。

  “刘叔正好在。”许凌飞突然笑着介绍道:“少南,这是刘叔,专门负责堂内的内勤。”

  任少南恭敬的叫道:“刘叔!”

  一个体型微胖,身穿土黄色武士服的中年男子,还留着一撮山羊小胡子,一见到任少南便笑道:“哈哈,你就是任少南,不要客气,按理刘叔我还要好好谢谢你呢!”

   任少南一愣:“谢我?”

  这时一个中年武者也走了进来笑道:“小兄弟,好久不见。”

  任少南觉得很是脸熟,突然想起他就在雪谷时碰上的那个领队的武者,好像姓吴,想到了雪谷时他的脑海中立刻联想到了慕雪。不知道慕雪怎么样了?最近一直忙的团团转也没时间去雪谷看她。

  吴奕涛上前行了个晚辈之礼,叫了声:“叔父。”

  许凌飞解释道:“刘叔和吴叔都是五位统领之一,你上次取回了凤尾草练制的药救了刘叔一条性命。”

  任少南恍然大悟,也明白了为什么许凌飞和吴奕涛对他如此亲近。

  刘山把一块铁令牌交给了任少南,笑道:“这是隐龙镇练武堂核心弟子的令牌,你收好,一共三千点贡献点我也帮你记好了。”

  许凌飞咋舌道:“怎么这么多?赶上我三年的贡献点总和了!”

  吴介轻轻拍了他的后脑,笑骂:“混小子,你爹加你宋叔、刘叔他们七个人,每个三百点贡献值都不值?再加上解决镇上灾民吃饭问题……唔,我看三千点还少了!”

  许凌飞傻笑道:“也是……”

  “好了,你们两个带少南去自己的居室吧,你宋叔特别叮嘱我要帮他找个清静舒服的单间。”刘山笑道。

  看正Q*版?*章_◇节zu上酷匠网0

  俩小子一脸兴奋地领着任少南去看自己的居室。一路上任少南又了解到他们嘴中的‘宋叔’便是副堂主宋远,也就是许凌飞的舅舅,聚气境二层,刘山、吴介、还有许凌飞的父亲许杰都是聚气境一层,四人一直交好,算是一路。

  还有两位统领单恒、冯平两人也是聚气境一层,和另一位聚气境二层的副堂主郭正文连成一气,至于雷阎本人却是中立的,镇着练武堂的大局,而在他边上和张蓝儿姐妹相称的少女则是雷阎的独生女儿,雷娇十九岁就有着淬体境第三元的实力,据说快要突破到聚气境了。

  许凌飞和吴奕涛领着任少南来到自己的单间。

  练武堂虽然房舍众多,可也不是随便就能入住的,一般正式的练武堂弟子基本上都是二到三人一间房舍,像试炼弟子因为人数众多,所以环境还要差一些,基本上六人一单位房舍,而像许凌飞、吴奕涛这样少数的核心弟子却可以拥有一套独立的单间房舍,房舍内不仅有卧室、客厅,还有专门用来打坐修炼的静室和储存物品的储藏室,房舍外环境轻幽安静。

  任少南对这片小天地十分满意,以往他还只是小乞丐的时候只有破屋可以住,如今却有了这么一套房舍,他心中自是感慨万千。

  “总算安顿下来了,领用物资、登记房舍居然这么累……还好有许少他们。”任少南躺在自己的大床上,舒服的伸着懒腰呻吟道:“我的武道之路算是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