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莫晓白来说,成长是痛苦的。如今为人母,就想着为儿子准备好什么心态,以后怎样帮儿子带孩子等等乱七八糟的事。禹侗总说她想的太多,自寻烦恼。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手机吵吵的响起来,莫晓白一把拿起手机,快点接听,生怕把熟睡的儿子吵醒

  “喂,哪位?”莫晓白快速移动出卧室,闷声问着电话那头

  “哧哧哧......”那边无人说话,只有刺耳的哧哧声传来

  “能听见我说话吗?喂,喂......?”莫晓白再次问道

  更i新√,最G:快r上8`酷*匠网,l

  “嘟嘟嘟......”没想到电话突然挂了

  “NND,耍老娘玩呢,神经病!”莫晓白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在了饭桌上,拿个香蕉回卧室了。

  “叮,iPad上弹出一条消息,署名:老同学”莫晓白点开一看,还真是同村的老同学,秒加好友

  “你现在在上海啊,我最近要去上海出差,到时候聚聚!”老同学D

  “是啊,在上海,好啊,一起聚聚!”莫晓白回复

  “留个电话,到时候方便联系!”D同学热络到

  “137.....456”莫晓白想也没想就发过去了

  刚发完莫晓白发现,自己的QQ莫名的登不上去了,需要重新认证,莫晓白心想是不是刚刚那个老同学是骗子冒充的,坏了。马上拿来手机开始重新认证,费劲巴拉了半个小时才搞定,心里恼火的很,密保就是手机号,不会真遇到骗子了吧?

  “老同学,我是D,这是我的手机号,以后多多联系啊!听说你有孩子了,恭喜恭喜!”D发来的短信

  “好的,以后多联系啊!”莫晓白看到手机短信又打消了疑虑,心想可能真的是凑巧吧

  没过几天,D同学给莫晓白打来电话,说是来上海了,但是培训很忙,离的又远就不过来了,莫晓白高兴的跟D同学聊了一会就挂了。隔天D同学给莫晓白发来一段话,意思大抵是“作为家庭妇女也不能忘记学习,需要继续奋斗,才能保住魅力,婚姻幸福”,莫晓白觉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想起D同学说过他是做培训的,也许是想拯救她这个全职妈妈,坚持自己的理想啥的。

  接着看到对方空间里都是宣传安利的广告,莫晓白心想,自己对这个也不是很感兴趣,略过算了。但想起那天的电话和这个做培训的老同学,心中难免又觉得可疑,或许不只是巧合吧。但那个电话到底是谁打得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