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晓白给儿子换了一条尿布,看着在床上不哭不闹的孩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婆婆今天的汽车回老家,此时老公正在送婆婆去长途汽车站的地铁上。想起坐月子期间的种种,心里着实难过,抓起地上积攒了一夜的尿布,生气的扔进洗手间的盆子里。

  “洗吧,洗吧,以后再也不用这些费事玩意了,什么必须用尿布,尿不湿有毒,不能用,你走了,老娘天天给儿子垫尿不湿”莫晓白叨叨着,拧开水管,任水将尿布冲洗着,“明天是坐月子的最后一天了,终于可以洗澡了,啦啦啦......”想起这件愉快的事情,莫晓白哼着小曲迈开步子去准备明天换洗的衣物。打开衣橱的时候,瞄到了婆婆临走的时候放到床上的那件黄色维尼熊睡衣,立马走过去厌恶的拿起来快速扔到了外边的洗衣机里,这原来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件睡衣,当时婆婆从老家来,没有睡衣,就给她穿了,本来还打算讨好婆婆跟婆婆好好相处,结果不欢而散。现在只要看见与婆婆有关的东西,都恨不得马上扔到垃圾桶里。但是想想上海啥都贵的要死,好好的东西扔了怪可惜,就把洗衣机的时间调的又久了一点,回身忍不住把婆婆盖过的毯子也扔了进去。

  重新从衣橱中翻找出自己要穿的衣服,在身上比来比去总感觉没啥衣服可穿了似的,摸摸自己生产完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小腹,也该上网挑几件新衣服了。拿起iPad打开淘宝,看着琳琅满目的女装,恨不得都搬回家里来。磨蹭了大半个小时,挑来挑去也没找到合适的,听到洗手间里“哧哧哧”的水声,心烦的去关掉了水龙头。回卧室的时候,儿子已经睡着了,拿起手机,已经11:35了,给老公发个短信问问婆婆上车了吗。

  !酷e◎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l,

  “亲,咱妈上车了吧?”,滴滴一声,发送完毕,老婆婆回家总得假装关心一下吧,要是婆婆看到更好。坐在床上等了大半个小时,老公也没回短信,算了,爱走不走吧。无聊的玩着iPad上的农场......十二点半的时候,门口想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哐”门随即被关上了,

  “回来了,我给你发短信你怎么也不回啊”莫晓白埋怨道“

  “手机欠费了,只能收不能回”老公禹侗回答

  “那当时你妈走了没?”

  “我那时候都在回来的地铁上了”禹侗不耐烦的说

  “我还以为你妈没走呢”莫晓白恹恹的絮叨,

  “中午吃点什么,还有昨天剩下的鸡汤,要不下点面条吧”莫晓白自问自答到

  “随便”禹侗自顾拿起iPad,头也不抬的出声。

  “那就下面条吧!”莫晓白在厨房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面就出锅了,“老公,吃饭了,收拾收拾桌子,快点”“哦”看着休息了一会,稍有精神的老公,莫晓白心里一阵心酸。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自己的婆婆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真是难为老公了。

  “你妈回去还回来吗?”莫晓白一边吃面一边问“不知道,到你快上班的时候再问问吧”禹侗不再说话,沉默的吃着面吃完饭,莫晓白又热的不行了,大夏天的坐月子真是受罪,动一动就全身都出汗了,闻着一个月没洗的身上,说不出的感觉,恨不得扒了这身皮。

  “你说你妈要是不回来看孩子了,我妈那边我嫂子又怀着二胎,也没法来,我辞职吧?”莫晓白试探地问到“如果实在不行,那就辞职吧,我妈把我当成一种投资,看不到回报就不想来了”禹侗愤愤的回答“咱们今年刚买的房子,又得养着孩子,你妈就不能放下过去那点恩怨,帮帮咱们,真是受不了,一年我就是赚得再少,好歹也有五六万的收入,她不来看孩子,就白瞎这么多钱了,要真不来,以后也不给她养老,她不说没儿子的有的是,她爱去哪去哪儿。”莫晓白没好气的说。

  “嗯”禹侗应着晚上睡觉的时候,莫晓白心里想,一定要好好过日子,让那个臭老太婆别看了自家笑话。

  想着婆婆在的时候经常大白天跟自己的女儿哭,就特别瞧不起她,人生在世,要是老觉得自己过的不容易,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就别活了,自己又没难为她,在这瞎哭个什么劲,真是矫情。想着想着莫晓白就睡着了,梦里从来没反驳过婆婆的自己跟婆婆大吵了一架,随后搭车回娘家,怎么越走越远,家怎么也到不了,似乎又近又远,最后也记不清到底自己在哪里了,心慌,胸口闷闷的......“哇哇哇......”儿子的哭声响起,莫晓白一下惊醒,确信自己在出租屋里的床上,快速搂过哭着的儿子,边喂奶边拍打着孩子的背,慢慢的哼着哼着又睡着了。此时,禹侗的呼噜声,窗外树叶的哗哗声,屋内水管嘀嗒嘀嗒的漏水声,慢慢随着莫晓白的梦乡越来越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姑娘说:

写实的一点拙作,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