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G网%正7版$首发

  我们坐着车,飞速的来到小区门口。在路上,我把我和陈晓丽,是怎么相遇讲了一下,但是各个都沉默了。下了车,我才想起陈晓丽也和我们在一起。我就连忙问他:“那个陈晓丽,你家在哪?”她说:“我家住在A市的海湾新区”我想了想离这还是挺远的,摸了摸口袋。今天我带了50元,晚餐是花了20元,我投出一张青色毛爷爷给她。叫她打车回家,而她开口说:“这钱…我不能要。”我说:“没事,就当我是借给你的。”

  她不好意思的说:“那行,明天还你。”我笑而不语。我回答道:“行,那等你哪时候有钱再说吧。”她转身离开。我们两兄弟,又在小区逗留一下,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去上学。虽然是闯祸,但是也不至于是不上学吧。我么同意了意见,那就是:见机行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完后,都各回各家个找个干嘛就干嘛。一回到家,老爸在沙发上,看着我说:“去长桌上看看。”看完我吐了一口气。平时,上课老挨打瞌睡,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我明白什么是——半夜补作业,大灯照瞎眼。唉我去,眼睛都流泪了。这招叫:忘情点灯法,不落泪是不可能。那叫一个“杯具”呀。

  话又说来,老师不是有病嘛。明知要搞联欢会,还他妈搞作业。真烦人,啊,语数外还有物理。做完就去睡觉了,真困了,一会就睡着了。

  早上依旧是睡意不去,但为了学习,咬咬牙坚持一下吧!虽然初中生活是一个体验,但也十分重要的。我边打哈欠边走进厕所,韦在基地里,传音过来:“大事不妙,今天不是黄道吉日。”当时在放水的我,狠狠的骂了他一句:“我靠,老子那次是喜庆临门。这个逗比。请你不要在别人放水的时候,唧唧歪歪的,OK!”

  他放了一句狠话,说:”到时候,别被打了,别喊我就行。“我漱完口后,去餐桌上,拿起面包就开啃。大脑也习惯性的顶回去:”随你。“他又嘀咕了一句:”有脾气就是这样任性。“我假装听不见,当然最主要的是难得理他,因为我要拿钥匙上学。出门去小博家,按了门铃,没人应。估计多半是和我老妈,去上班去了。小博也走了。

  一路心情不愉快的来到车站,刚到就有一辆58路公交车走了,爱我擦,今天这是”杯具“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AI三文鱼说:

还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