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会计和李常亮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和老董掐鼓好的事,当老会计把老董收下红包,且我还帮着说好话的话说给李常亮之后,李常亮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又让老会计以老会计的名义今天晚上请老董吃个饭。

  当然吗,一来是缓和一下他和老董之间的尴尬,二来是明天就初六了,是一年的黄道吉日了,得破土祭天不是,还想要老董给张罗一下呢。

  老会计跟他搭班子自然得听他的不是,回家告诉老伴晚上准备一桌菜之后,又找上了门。

  我呢见他一进门就赶紧帮李常亮说好话,声音刻意放大,还在院里的老会计就听见了,脸上感激我之余,进来也帮着说好话,还说晚上家里备了一桌,请董先生坐坐。

  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下,老董为难的点了点头同意了,说那行吧。

  就跟我和老董猜测的一样,等我们赶到老会计家时,李常亮已经到了,主动给老董搬凳子,倒茶。

  已经装了一回逼的老董这次没有再拿劲,而是顺坡而下,但却只字未提风水破土祭天之事,而是和老会计拉起了家常。

  不多会儿,菜上桌,李常亮呢就自罚了三杯,我呢也自罚了三杯,反正就是替李常亮说话呗。

  老董呢,长叹一声说,李村长今天中午的事权当没发生,咱们以前是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

  lU酷`匠#网,正》版首Pw发R0

  李常亮就说那明天祭天的事,老董说放心吧,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会一并帮着张罗的。

  老董这话一开口,李常亮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也不敢再问老董村里风水的事了,而是给我使眼色,并在桌子底下给我小动作。

  我明白他的意思,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见吃的差不多,老董脸上露出笑容之后,替李常亮把话问了出来。

  老董呢,又漏出了几句口风,但还是不提修堤坝改造龙泉村的事,心里已经长草的李常亮就开始给老会计使眼色。

  老会计呢就说,董先生,杨过现在也是暂住在别人家,李富丽家也挺挤的,不嫌弃的话,今天晚上就住他家吧。

  一听老会计这话,老董迟疑了片刻说,那行吧,今天晚上就叨扰了。

  吃完菜后老会计的老伴又给我们煮了饺子,吃完饺子后,李常亮便找了个借口起身了,完事还拉着我说有话跟我说,我呢就跟着他出来了。

  出来之后我就问他有啥事,他说今天下午谢谢你帮我垫话啊,我说都是一个村的人说这话就见外了,李常亮说杨过呀,咱们一码归一码,你的恩情我记得,但你小子可别打龙泉这块风水宝地的主意,我说我也就是说说,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李常亮就说,钱哪有挣完的时候,可风水宝地不同,天下能有几块,占住一块少一块,咱们可不能让子孙后代骂啊,我说你说的在理,这事我以后不提了就是,不过我听老董那话里有话,地是一块好地方,可感觉还差点什么。

  李常亮说,他也听出来了,他已经嘱咐老会计了,今天晚上套一下老董的口气,看看能不能让老董给指点一下,我呢赶紧就朝他竖了个大拇指说,你真高明啊,老董这回肯定跑不了了。

  因为第二天还要祭天破土,我和李常亮聊了几句之后便各自回家了,回家之后我拨通了徐经理的电话,确认一下明天铲车和挖掘机司机几点能来,敲定时间后洗漱了一番便上床了。

  跟王敏又嚯嚯了一梭子之后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富丽姐早早的便叫醒了我,给我换了身新衣裳,然后开始往我家院子里搬东西。

  桌子,水果,香炉等祭天的东西来来回回忙活了好几回。

  忙活完之后,我就去老会计家找老董,老董呢也穿戴整齐了,回我家取上风水箱之后,开始了迷信的祭天仪式。

  净手,三叩九拜繁琐的程序不细表。

  一通仪式结束之后,老董把一把系着红布的铁锹交给了我,让我当院下一锹。

  其实这一锹也就是个样子,意思就是今天算是正式破土了,一锹下去之后,停在门口的铲车也轰的一声开动了,把残垣断壁的墙体给推到了,紧接着挖掘机也上来开干。

  我这边指挥机械清理废墟的同时,老董已经被李常亮请到了他家,开始他家的破土祭天仪式。

  一把大火,李富贵原来的房子烧的只剩下了几堵墙,院墙和大门,半个来小时的功夫,便被铲车和挖掘机给推到了。

  墙推到之后,我就让挖掘机去李常亮家下铲子去了,至于铲车我则留了下来,让他帮我把废墟推到了村外。

  盖房子吗,别人家我管不着,反正我的想法就是要么不盖,要盖就里外都用新的。

  农村的房子吗,顶天了也是二四的墙,并不是什么钢筋水泥混泥土,用过的东西我也不要,就是一个字推,来来回回跑了二三十趟之后,地面也被清理了出来,看着脚下的空地,我心里这个舒坦,别提有多美了。

  见我这边忙活完之后,李常亮就招呼我修路破土的事项也准备好了,让我以公司的名义走个过场。

  我呢就跟着他去了村口,随着老董祭天仪式结束后,挖掘机便在路上挖了一铲子算了正式破土了。

  仪式结束后,李常亮便招呼所有人去他家吃饭,我呢就招呼铲车和挖掘机司机,还把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塞给了他们,哪知二人死活不要,一个劲的说杨总别见外,能帮上你是我们的荣幸,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徐经理提前叮嘱来着。

  虽然他们不要吧,但咱不能真不给啊,毕竟大过节的,麻烦人家跑一趟也不合适不是。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拗过我收下了红包,吃完饭后便开上车走了。

  饭后呢,李常亮也把我拉到了一边,问我清理出来的砖头还要不要,我说不要了,我里里外外都要新的,李常亮就嘿嘿一笑说,那我可就找人咔嗤一下回头盖房子用了啊,我说用呗,李常亮就说你小子现在手里到底有多少钱啊,居然这么财大气粗,我说嗨,老板给投资,唯一的条件就是房子盖好了给她留两间,我自然不能用旧的不是,反正就是忽悠他呗。

  古人有云,无利不起早,得着好节省了一大笔开支的李常亮自然也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寒暄几句后便找人捡砖头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