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午我前后足足跑了三十多趟,虽然次数多,但却没有一个远道的,就像杨鹏说的一般,都是附近的老客户。

  借吃饭的功夫,我又问了杨鹏一些附近的情况后便骑着电驴子出门熟悉环境去了。

  期间我给李富丽打了个电话,把找到工作,安顿下来的情况跟她汇报了一下,一听我和杨鹏在一起,李富丽也不担心,叮嘱了我几句之后,我们便挂断了电话。

  业精于勤荒于嬉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错,借着午休的空挡,我把饭店方圆的环境也摸透了,哪条街好走,哪个小区在哪里都记在了心中,下午送餐时效率明显比中午提高了不少。

  我上班第一天在无比忙碌中平安度过。

  随着最后一桌客人离开,我也下班了,把电驴子推进店里充上电之后,便直接回家了。

  当我走进小区时,远远的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路灯下冲我挥手呢,不是董婉儿又是谁。

  “婉儿,你怎么一个人跑下来了,若是有个好歹怎么办?”我虽然嘴上有些生气,但心里却美的很。

  “我想下来接你。”

  “在这里站多久了?”

  “不到一个小时。”

  “我又不是找不到家,冻坏了吧,赶紧上楼吧。”

  “你找到工作了吗?”

  “嗯。”说着我把我干送外卖的事跟他说了一遍,还告诉她我上班的地方离这里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

  一听我有活干之后,董婉儿也为我高兴,开心的在我脸上点了一下。

  可当我们回到家,董婉儿把我找到的工作告诉董夫子之后,董夫子却一脸不高兴的说,你怎么能干这种营生呢。

  一听他这么说,我就有些不乐意了,说他看问题存在歧视,你是为人服务,我也这是为人服务,还说这钱挣的干干净净,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

  “你的志向应该是学点本事立业,而不是走街串巷。”董夫子气呼呼道。

  “学本事立业,那也得有机遇,有第一桶金吧,您不是老跟我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吗,杨过好不容易找个干的,你不鼓励他就罢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要不你把你那一身本事传给他,再说了,你还不是走街串巷。”站在我身边的董婉儿一听董夫子数落我,当即便怼了回去。

  被自己的亲孙女顶撞,董夫子这个气,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还没有过门呢,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是不是,想跟我学本事没门,说完之后便气呼呼的回屋睡觉去了。

  “别理他,他就是个老古董。”董婉儿盯着董夫子的门嘀咕了一句之后,拉着我回屋问我今天的新鲜事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照例早去了会儿,帮窦叔搬菜,然后把我的座驾推了出来。

  有了第一天的经验,第二天我便轻车熟路了不少,送餐之余喝水也没有落下,不像第一天,溜溜一天没喝上一口水。

  这样平淡而忙碌的生过一过就是半月,经过半个月的摸索老城这一块我已经摸的门清,哪里住着老人多,哪里年轻人多,哪里订餐量大,甚至哪些客户是混迹夜场的我心里已经有了谱儿。

  “杨过,东风小区,三份外卖。”老板娘喊道。

  我接过袋子便要出门。

  “杨过,东风小区的我替你去送行不行啊。”老服务员路军拉住我道。

  “这,老板会不会说我。”

  “没事,老板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我去了送了,她不会说什么的,再说了,杨鹏昨天不也帮你送过一趟吗。”

  “那行吧。”我把手里的袋子和车钥匙交给了他。

  路军骑着车出门了,为了避免老板不高兴,我还是跟老板说了一声,听到路军去送外卖之后,老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后,便让他接替他上菜的工作。

  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路军回来,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让杨鹏给路军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毕竟我这里没有路军电话时,老板又喊我了。

  “杨过,外卖。”

  “老板,路军还没有回来呢。”我有些尴尬道。

  “这小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反正这家也不太远,你先走着去送吧,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看看这小子死哪里去了。”

  老板既然开口了,我也不好意思多问,只能发挥十一路去送外卖。

  我手中的外卖确实不远,离饭店也就两公里,可没有电驴子,我速度就是再快单程也得十来分钟啊。

  “C,这个路军,不会是把老子的电驴子给撞了,不敢回来了吧。”路上我不禁嘀咕道。

  送完餐后,我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晚上十点半了,离下班只剩下了半个小时。

  我心想着赶紧回饭点吃完饭好早点下班,哪知刚一拐出小区,迎面就撞上了四五个人。

  “是你。”认出我后,对面的一人喊道。

  他认出了我,我也认出了他,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调戏婉儿,被我捅了一刀的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而另外一个胖些的汉子也站在他身边,至于另外两人则面生。

  “老鹰,他是谁,你们认识?”另外一个脖子上纹着纹身的汉子问道。

  “认识,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他就是害得我和老彪在医院里躺了十几天的家伙。”

  “什么,就是他,这么一个小毛孩?”一听是我伤的他们之后,纹身男当即认真打量起了我。

  “泥马啊,敢捅我兄弟,刚才吃饭还说你呢,没想到这就让我们给逮着了,看我今天不废了你丫的。”另外一个身形最魁梧的大汉说着伸手就要薅我。

  我能让他薅住吗,当即一个后侧,躲开了他,并且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C,居然还敢躲,看我今天不弄死你个小瘪犊子。”一把没有薅住我,大汉也怒了。

  一看咬牙切齿围上来的四人,我一边后退,一边想着离开的办法,若是我现在骑着电驴子,肯定能甩掉他们,可没有,电驴子让路军骑走了,跑的话,很难甩掉四人,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会把他们引到饭店,给老板惹来麻烦。

  老板人家对我不错,我当然不能恩将仇报。

  那么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条路,干。

  可能不能干倒这四个人,我心里却有些没谱,和我交过手的两人还好说,毕竟手上还缠着纱布呢,不足为虑,可新来的这两个却让我有些压力。

  因为他们给我的感觉和普通的街头混混有很大的区别。

  \a酷IY匠(网L正;‘版首g发》?0&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