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媳妇只是我接下来勇敢面对生活的一个开端,一路上我又遇到了不少扛着锄头,竹篮的留守妇女,虽然她们没有像大山媳妇那般张口问这问那,但看我的眼中却变了味道。

  这些眼神中,有可怜我的,有心疼我的,有嘲笑我的,还有瞟向我裤子的。

  我不敢直面面对这些女人们的眼神,低着头直奔二大爷家而去。

  二大爷和二大妈相依为命,两个闺女都嫁到了几十里外的邻村,除了过年过节几乎看不到她们的身影。

  我走进他们家时,二大爷正在门口乘凉,看到是我之后,先是苦涩的笑了笑,而后长叹了一口气。

  我客气的叫了声二大爷,二大爷也指了指身边的板凳让我坐下,我没有客气坐在了二大爷身边。

  “娃子,还没吃饭吧。”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老婆子,给娃子弄口饭去。”

  五十多岁的二大妈心疼的看了我一眼后,进厨房忙碌去了。

  “娃子,你的事我听说了,你二大爷不懂什么大道理,但老人们有句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才十六岁吧,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谁也不知道哪片云彩有雨,你要是死了,就算下雨你也看不着啊。”

  “二大爷,当时我一时糊涂才干出了傻事,您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想不开了。”

  “你能想开,二大爷很高兴,记住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

  我不想和二大爷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所以话题一转提到了放牛,一提到放牛,二大爷瞬间来了精神。

  显然村里已经有人和二大爷通过气了,其实二大爷早就想歇歇了,毕竟快六十岁的人了,整天翻山越岭的他也吃不消。

  得知我能接班,他很高兴,当即便给我讲述起了放牛中的一些门门道道。

  什么时候出什么坡,什么时候把牛赶下山喝水,哪里的草最肥,那块地方好放,那些地方不好放,他是门清。

  一直讲到十点多,我才接过他手中的铲棍,牛鞭朝着村长李富贵家走去。

  李富贵没有正眼看我,只是淡淡了说了一句,晚些时候会在村里的大喇叭上通知我成为村里牛倌的事。

  李富贵看不起我,我也不自讨没趣,扛着铲棍就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村里的妇女主任,张爱平毕竟是村里干部,又识文断字,她没有问我身体之事,也没有用异样奇的眼光审视我,而是语重心长的说了句:“杨过,好好干,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

  我感激的点点头,默默将她的善意记在了心中。

  与张爱平分别没多久后,一个让我头疼的女人喊住了我。

  为什么说我头疼她呢,因为这个女人在村里认送外号烂逼嘴,而他出门打工的男人则是逼嘴烂。

  两口子说话,一个比一个不招人待见。

  我假装没有听见,想赶快离开这里,可她却蹭的一下窜到了我面前。

  “杨过,村里人都说你命根子废了,还说你因为这上吊自杀,这是不是真的。”

  “我还有事。”我绕过她准备回家,哪知她却不想让我走。

  “你能有什么事,再说了,又耽误不了你一分钟,你快跟嫂子说说,你是怎么废的。”

  “你。”

  “你急什么,搞得好像是我给你弄废的一般。”

  “李国英,你给我让开。”

  “二姨子,你横什么横。”一看我生气,李国英也不高兴了。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百遍,你也是个二姨子货,哼。”

  “李国英,我日你嘴。”我气的大骂道。

  “切,老娘就脱了衣服等着,你行吗?”李国英挑衅道。

  “我。”

  “我什么我,还想威胁老娘,下辈子吧。”

  “李国英,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撕了你这样烂嘴。”

  “就你这个二姨子货,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李国英说完长发一甩,回家去了。

  刚刚有所缓和的好心情被李国英这么一搅和,瞬间跌落在了谷底,我拖着铲棍,牛鞭逃回了家。

  “李富贵,李国英,你们给老子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会让你们另眼相看,把今天受从耻辱还给你们。”

  这一天,我没有再出门。

  暮色时分,村里的大喇叭响了,先是放了一段红色歌曲后李富贵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喂乡亲们,乡亲们,现在向大家广播一条重要通知,经过村里两委班开会决定,从明天起,由杨过担任村里的牛倌,愿意把自己牛交给他放了,请到村里签个字,不来的算自动放弃。”

  V酷)匠?网唯一◎k正y;版,d其EM他都)e是。盗@C版》*0r

  正在议论我以后做不成男人的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吃惊不小。

  说实话,他们不太相信我能把牛放好,可整天把牛圈在家也不是个事。

  半个小时后,村办公室里乌央乌央的坐满了人,当然十之八九都是女人。

  李富贵把昨天开会决定的事给众人说了一遍,分摊工钱,她们没有意见,但一听到还要管饭之后,有几个长舌妇就不愿意了,尤其是李国英和宝霞。

  这时妇女主任张爱平说话了。

  “杨过就是吃顿饭,又不吃你们的肉,再者说了他现在这样,你们觉得他还能把你们怎么样不成。”

  “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李国英小声叨叨了一嘴。

  “装用得着上吊吗?你行你来一个。”

  “好了,都别吵吵了,能接受的签字,不能接受的以后牛自己放,村里不再过问。”李富贵瞪了众人一眼道。

  一看村长拍板了,众人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陆续按下了自己的手印,而后抓阄轮流吃饭的顺序。

  就这样,我成了龙泉村的牛倌。

  晚些时候,妇女主任张爱平把结果告诉了我,说村里的四十八头牛都交给我来放,还告诉我这一星期都在她家吃饭。

  我点头答应之后,早早便睡了。

  昨天一夜没睡,今天早就困的睁不开眼了,刚上炕没多久,我便进入了梦乡。

  就在我睡的香甜的时候,烂逼嘴李国英也拨通了她男人的电话,两个人在电话了激情一番后,她把村里最近发生的事,尤其是我家的事告诉了她男人。

  就这样,我的事传到了数百里之外的村民们耳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