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周围的几个小混混同样如此。

  这是什么情况?

  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

  如果我没猜错,环绕在小七身体周围的,蓝色白色飞舞的光芒,并且夹杂着“呲~!~呲”的声响,明显就是电流划破空气产生的声音。

  小七浑身带着电???

  而刚才抱着小七的那名混混,身上衣服焦灼的躺在地上抽搐,浑身一颤一颤的,完全不省人事。

  而刚才飞出去的高个子,由于距离比较远我看不清,不过大概我能看出来,他也同样倒在地上抽搐着。

  小七,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赤果着的身体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使我无法睁开眼睛。而本身长相不俗的她现在犹如天使下凡一样,美丽,高傲。

  可在几名小混混眼里,就不是如此了。眼看一名站的离他比较近的小混混,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眼看着小七就要走到他身边,吓得他直接软倒在地,惊恐的看着小七身边的电流流向自己,紧接着擦着地面飞出两米多后同样抽搐着。

  这什么情况?魔术么?小七竟然这么厉害?剩下几名架着我手臂小混混终于回过了神,看向犹如天使般的小七却仿佛看着恶魔向他们走来一样,撒手连滚带爬的跑了,连喊叫的勇气都失去了一般。

  而随着他们逃跑,本身我就已经被揍得浑身疼痛,腿仿佛被打断了一样使不上力气,而架着我的小混混一跑开,我就随着跌掉在草地上。

  小七还未曾走到我旁边,遍“普通”的一声摔倒在地,身上的电流也在逐渐减弱,直到身上再也看不见一丝光芒。

  虽然小七突然出现的异常让我非常震惊,并且也伴随着一丝恐惧。可躺在地上的我渐渐的从震惊中恢复。

  我赶紧半爬向不远处的小七,试探性的触摸了一下她的肩膀,发现并没有被触电的感觉。于是壮着胆探了探小七的鼻息。

  还好,是有呼吸的。

  而这时候的小七,从头到脚一丝不挂,就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女孩儿而已。要不是亲眼所见刚才发生的一切,我真的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蹊跷的事情发生。

  所有疑问,也只有回头再说了。我也不清楚小七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只能确定她应该是陷入了昏迷,因为我晃着她的肩膀叫了半天,她都没有任何反映。

  我不能放着小七这么一个赤果着身体的女孩就在这里躺着,毕竟这里只是小河边,虽然这里人烟稀少,可夏天的夜晚我不敢保证这里不会有人经过。

  何况我周围还躺着几个被电倒了的几个小混混,他们停止了抽搐,但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也不直到是死是活。

  我更害怕,刚才逃走的几名小混混回来寻找他们的同伙。

  现在的我,想自己回家都难,何况还有一个不省人事的小七。于是我赶紧掏出手机,给矬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来找我,顺便带一身衣服。

  矬子果然没有使我失望,只用了十分钟就赶了过来。他好像是开着老爹的车来的,所以速度挺快。

  而我为了使小七不至于被矬子猥琐,脱下了身上沾满血渍的衣服盖在了小七的身上。只不过矬子看见我赤裸着上身,而身边躺着一名盖着我衣服的果体女孩,而衣服上还沾满血渍,惊讶的手中的衣服掉在地上,长大嘴惊叹道:“我擦,玩的这么火爆,野战啊这是。”

  “火爆你妹。赶紧把衣服给我。”我没好气的骂着矬子,只不过虚弱的我显得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

  这时候矬子才留意到周围躺着的几名小混混,意识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于是赶紧捡起衣服递给我。

  h{最-新L#章O节上zi酷匠32网m

  我半坐着身体扶起小七准备把矬子带来的运动服给小七换上,可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矬子正瞪着大眼睛看着小七。

  “转过身去。”

  这货哭丧着脸非常不情愿的转了过去。而我这边刚给小七套上衣服,我又发现矬子扭着脑袋在偷看。于是抓起身边的一颗石子扔了过去骂道:“滚蛋,别猥琐我妹妹。”

  这货回过头不再偷看了,背着身说道:“你哪来的妹妹。没想到你猴精啊。刚发现程琳的问题,这边就有了备用的啦。”说着还阴阳怪气的接着道:“嘿~!~还妹妹。。。噌~!噌~!噌。”

  提起程琳,我又想到刚才在程琳家发生的一幕。也没心情接矬子的话了,给小七糊里糊涂的穿上衣服裤子,喊着不远处背过身嘲讽我的矬子来帮忙。

  这下矬子可乐意了,伸手平抱着小七满脸猥琐。可他刚看见小七的正脸,整个人愣在那里了。他没想到小七除了身材火爆,没想到脸旁竟然如此的可爱。

  瞅着矬子的猪哥样,我知道他被小七迷住了。不过是个美女好像都能迷住他。

  “快点上车快点来扶我。”我可没时间在这儿傻站着,万一这几个人醒过来,那我估计就走不了了。

  “你不会自己走,爷们只扶美女。”

  “糙,老子腿断了咋走。”

  当我坐到矬子开来的奥迪车里面后,矬子问我要不要去医院,我告诉他先把小七送回家再说。

  到家后休息了半天,我才渐渐恢复力气。矬子胡乱在我身上包扎了一下伤口,头上的血也不再流了,应该是伤的不重。身上挨的那几棍当时觉得肋骨都断了,可这时候才发现是我小题大做了,只是一片淤青。

  不过我腿上脚踝处还是比较疼,看起来肿的比较高,而且一站起来就是一阵疼痛直钻心窝。我估计即使没断也伤者筋了,一用力就疼的想流泪。

  矬子劝我去医院,我瞅着沙发上躺着的小七,没敢去。

  因为毕竟刚才河边那几人我都不知道是死是活,早直到刚才让矬子看看去了。如果真的死了,那么必然现在会引起警察的注意。

  去了医院,那警察必然会追查过来,到时候我怎么说?

  小七把他们电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