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程琳在她房间外面的走道里吵了这么几句,声音比较大。以至于影响到了其他人的休息,其中就有程琳的父母。

  我看见院子里其它房间的灯光亮起,想必是有人被吵醒打开了电灯。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刚说了这么几句话,就听见同一楼层不远的地方传来:“小兔崽子,欺负我家琳琳。”这么一声粗矿的声音。

  我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就看见一个黑影向我的面门飞来,直接就砸在我的脸上。

  黑影落下,竟然是一只拖鞋。而拖鞋飞来的方向,程琳的父亲一只手提着并未来得及穿好的裤衩,令一只手举着另外一只拖鞋赤着脚像我跑来。

  妈呀,这是要揍我的节奏啊。

  也就这么一瞬间,程琳的父亲就已经到了我面前,二话不说提着拖鞋就向我脸上招呼:“我打死你,小兔崽子,打死你。打死你。”

  怎么说,他也是程琳的父亲。我以前见过他好几次,都是偷偷来程琳家找她的时候被她父亲撞见的。而平时找程琳的时候,我都没怎么跟她父亲说过话,但是我一只认为这是我未来的老丈人,也就是岳父。所以从来都是尊敬且远离,因为我怕给他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也就是这么个习惯,使得我在程琳父亲面前从来没敢大声说过话,以至于他这么冲过来我就簑了。还手肯定是不敢的,可也不能让他就这么拿着拖鞋一下一下的拍我脑袋吧。

  于是我就赶紧抓住他的双手,使他不能继续打我。可毕竟我年纪不大,没有程琳的父亲力大,几次被他挣脱后继续拿拖鞋拍在我头上。

  我一着急,就推了程琳父亲一把,并且用的力道还比较大,直接就把他父亲推倒了。

  可能是他也没想到我竟然敢推他,瞪着眼睛就要站起来,并且嘴里的骂声更大了。

  就这么闹了一会儿,院子里其他人也都出来了。程琳家这个院子住的都是她的家人,什么叔叔伯伯姑姑婶婶的都出来了,一看我把程琳的父亲推倒在地,就拿起扫帚什么的就要上楼,一副同仇敌忾打到地主阶级的模样。

  我一看这阵势,第一个念头就是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抓着小七的小手绕过正准备站起来的程琳的父亲,飞速下了楼梯就跑了出去。

  幸好程琳家住的是老院子,大门是一根木头从里面插板式的锁,不用任何锁具和钥匙。我打开大门领着小七就跑了。

  Q酷D匠X网/v永aM久免.J费\;看》小《说=/

  可没想到,他们的家人还真团结,我前面跑着他们在后面追着,还拿着手中扫帚拖把木棍什么的向我砸过来。

  只不过我看不见,我跑了以后程琳蹲在地上抱着腿一直在哭着。

  程琳家我来过无数次,但是她家周围的路我却不是非常熟悉。由于是老cheng区,都是一些胡同式的老路。而我后面一大票人追着跑,而我又慌不择路,无意中就跑到了程琳家旁边的小河边。

  小河边由于城市规划的比较好,道路相对宽敞的多。跑了一会儿我感觉后面没人继续追了,便停下气喘嘘嘘的向后看了一眼。确定后没人追来,便靠在身旁的石墩大口的喘着粗气。

  小七同样站着身体手捂胸口大口喘气,不过一脸的兴奋表情好像被追打是一间非常有意思的事。

  看着她喜上眉梢的表情,我没好气的问她:“很有意思么?这么开心。”

  谁知道这丫头竟然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真想给她一巴掌,老子丢了女朋友好不好。开心个P啊。

  喘了一会儿,呼吸逐渐均匀后,我就有些后悔了。毕竟我还没有真正确认聊天室里是否真的是程琳,结果就闹成了这样。

  让我后悔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程琳家住的老cheng区房子,卫生间是公用的,都在房间外面。而刚才程琳说她去卫生间上厕所,理论上也是正常的啊。

  恋爱中的人,估计都和我一样,犯浑。哪怕证据摆在面前,都死活不愿意相信。我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态,有些后悔刚才闹的那么僵,另外我也知道,我和程琳估计是完了。

  当时我就有些伤心,眼泪就想掉下来。毕竟从我母亲离开后,我一只把程琳当我的亲人,我觉得我至少不是那么孤单,我还有程琳陪我。

  结果现在,我没有人赔了,我依然是孤独的。想着想着我就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吸着鼻涕拿袖口擦着眼睛。

  “呦,小情侣分手了么,没出息的还哭呢。”

  我身后传来一声比较尖锐的嘲笑声。

  我赶紧直起身子看了一眼身后,几个穿着异常染着头发,嘴里叼着烟卷的男子向我们围了过来,手里有的还拿着个小刀晃来晃去的。

  糟了,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一群小流氓,这是刚出狼窝,又进虎穴啊。

  我刚向跑就已经来不及了,这六个人直接就把我和小七围在了中间。

  “嘿~!东哥,这女的不错啊。”一个长得非常猥琐,染着黄头发的小流氓舔着嘴唇说道。

  而话音刚落,另外一个穿着黑色背心扎着耳钉的寸头男就向小七伸出胳膊,嘴里还说道:“嘿,美女,站这边呗。”

  我一看他要出手拉小七,赶紧把小七拉向身后,嘴里说着:“大哥~!大哥。。有话好好说。”

  我感觉今天是要遇到**烦了,如果是我一个人,我撒腿就跑或许还能跑掉,可我带着小七这丫头,我就没办法这么硬拼。而小七却好像并没有感觉到危险,稍有兴趣的还打量着这几个人。

  “大哥?谁是你大哥!”拿着一把小水果刀的高个子说完一拳就“噗”的一声一拳砸向我的胸口,当场我就感觉呼吸困难胸口剧痛弯下了腰。

  紧接着不知道是谁,抓起我的头发使我仰着头看向刚才打了我一拳的高个,顺手又是一巴掌,当时我呲牙咧嘴满脸飙泪。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水果刀就放在了我的脖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