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电脑屏幕中的程琳,依然是在镜头面前左摇右晃的摆弄风姿,可是并没有出现想象中起身接电话的场景。要知道我们这时候是通着电话的。

  难道真的不是程琳?但是为何会如此相像,并且从穿着打扮,还有镜头内屋里的摆设,明明就是程琳的卧室。程琳的家我去过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的卧室我怎么会不记得。

  难道是网络延迟?

  要是经常上网的朋友们都知道,在网上视频的时候是有延迟的,就是对方发出的网络信号要过一会儿才能发送到我的电脑上,往往接收到信息的时候要比对方发出信息的时候要晚一些。

  而这个聊天室的流量比较大,那么出现网络延迟的可能性就非常高。网络延迟会造成实际发生的现象稍后才能从镜头中播放出来。

  想到这里,我赶紧对着电话说道:“嗯。。今天数学老师讲的题你还记得么?”

  我这样问程琳,主要是想拖延时间,看是否真的是网络延迟。只要我电脑画面中的程琳起身接电话,那么就足以证明真的是程琳了。

  估计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不见黄河不死心,不装南墙不落泪吧。

  “哎呀。你今天怎么会想起来学习啦。”电话那头的程琳显得非常好奇。

  “哦。。我外婆刚问我今天学的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你赶紧给我说说。”

  就这样,程琳给我讲着今天数学课上老师讲的例题,而我边和程琳聊天边盯着电脑屏幕。

  可现实的剧本完全没有按照我想象中的情节出演,程琳跟我说了十分钟的电话,而屏幕中的程琳渐渐的脱掉身上的衣服,和昨天一样摆出各种勾人的姿势骗取聊天室里面粉丝的鲜花。

  可是接电话的情节,一直没有出现。

  难道我真的认错人了?如果是网络延迟,也不可能会拖延十分钟啊。

  “你先睡吧宝贝,我姥姥来电话了。”我们这里称呼外婆,都叫姥姥。

  挂了程琳的电话后,我仔细看着屏幕中的程琳,想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可是让我失望了,尽管各种迹象表明,屏幕中的就是程琳。可是并没有接电话啊。。。。

  而我刚才跟程琳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我也很确定,接电话的就是程琳啊。

  我们天天晚上都会煲一会儿电话粥,我不可能听错谈了一年的女朋友的声音啊。我能肯定刚才接电话的定是程琳本人。

  没想到这么奇怪的事情让我碰到了,难道程琳有什么孪生的姐妹?没听她说过啊。

  但是现在我能想到的可能,就只有程琳的孪生姐妹了。

  于是我准备第二天问问她。

  次日早上,我像往常一样,给程琳买了牛奶和肉松面包,准备找机会问问程琳。可是今天程琳来的比较晚,刚进教室就上课了。

  可矬子这货一直惦记着这事呢。刚上课他就偷偷问我昨天怎么样,确定是程琳了没有。

  于是我把昨天那奇怪的事情跟矬子说了。矬子也皱着眉头想不出个结论。最终我们分析,还是先问问程琳是不是有什么长得很像的姐妹没有。

  不过这货好像最关心的还是录像,他专门问我有没有录,还说要是没录就太不够意思了。

  我告诉他录象是录了,但是我不能让他看。原因是我还不能确定具体是不是程琳。

  结果矬子不干了。他理直气壮的说:“是程琳,你让我看是应该的,这种烧货你还舔着脸那么在意干嘛。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程琳,那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你那么在意干嘛。”

  他说的话是没错,至少我听起来没错。可不管是不是程琳,画面上的人都长着程琳的脸蛋,让矬子这货看,总觉的自己的女朋友被他糟蹋了一样。

  可是我又想不出好的理由去推脱,毕竟矬子说的都在理。于是我就推脱说今天晚上我再用用电脑,回头还他电脑的时候再看。

  中午我和程琳一起吃饭,看着她跑来跑去的给我打饭,还专门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拨给我吃,我总觉得这么调查她有点对不起她。可是这件事如果不查清楚,我就很难安心。

  于是在吃饭的时候我装的很随意的问道:“唉~!琳琳。你有姐姐或者妹妹吗?”

  “没有啊。。干嘛?”

  “哦。没事。”我有点心虚,赶紧低头吃饭。

  “我有一个表姐,二十好几了,都参加工作了。”程琳没有任何怀疑的边吃饭边说着,就像平时聊天一样,完全没有警惕心。

  不过我一听她有个姐姐,就赶紧问道:“那你姐姐是不是跟你长的很像啊?”

  程琳听见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弯着眼睛说道:“我要是长我姐姐那模样,你肯定不要我了。”说着她放下筷子两手在胸前比划一个非常夸张的圆形继续道:“我姐姐的腰,要有这么粗,胸有这么大。你喜欢吗?”

  原来她表姐是个胖子。

  那么程琳有什么孪生姐妹的这个假设也是错的啊。那是怎么回事?

  下午上课的时候,矬子这货又悄悄的趴在桌子上低头跟我说道:“我中午回家的时候想了想,会不会聊天室里面播放的是以前的录像?”

  录像。这也有可能啊。我发现在这种事情上面矬子的智商能胜过爱因斯坦。可是没见他学习成绩好到哪里去啊。

  h更OB新?!最\快Ea上h酷%匠I网

  “这好办,晚上我进聊天室多问一些问题,如果她回答问题了,那就足以证明不是录像了。”

  矬子想了一会儿说道:“你问问题的时候,尽量多勾引她语音说话。如果是录像,很可能给你打字回复的人和画面上不是同一个人。”

  我不得不佩服矬子的智商,他能把事情想的这么周全。

  不过我总觉得,这么算计自己的女朋友有些不忍心。可是一想起聊天室里面的程琳,在众多色男面前摆弄风骚,我就气愤的要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