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个学生,是个正在读高二的学生。由于父母离异,母亲把我养大。可在两年前母亲由于心脏病离开了人世。而我父亲早就断了联系,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在我最伤心的时候,程琳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她对我很好,做饭给我吃,陪我逛街,虽然都是在给她买东西。

  不过那段时间是我内心最空虚的时候。程琳的出现还是让我转移了悲伤,接受了上天赐给我的爱情。

  当时我还是高中一年级,程琳和我同一班,也是班上众多男孩追求的对象。可我还是觉得我挺幸运的,她被我追到手了。当时我还因为她和许多人打过架。

  可是我说什么也不想信她竟然会出现在那么一个聊天室内,并且做出那些动作,还有特写。

  因为她的长相,实在是清纯的可怕,完全联想不到一起去。

  尽管是我亲眼所见,可今天当她来到教室,我还特意留意到,她的眼角有一些黑眼圈,可见她并没有睡好。

  种种迹象表明,昨天我看到的就是她,可是我还是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因为我很爱她,我不相信我爱错了人。

  “王潇,我的牛奶呢。”程琳皱着眉头向我吼道。

  每天早上,我都会给程琳买热牛奶和她爱吃的肉松面包。可是我脑子一直想着昨天的事,整夜都没有睡着,所以今天就忘了。

  不过忘了就忘了,我心里还一肚子气,她冲我吼个什么劲。如果今天让我证实了聊天室内真的是她,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酷vJ匠-网永(久r免%费;看小说;{

  所以我听见她冲我吼,就恶狠狠的看着她没说话。

  估计她也感觉到了异常,看我不吭声也没再理我,坐到位置上捣鼓起自己的手机。

  她的手机,还是我给她买的。

  我越想越来气,当时就想站起来质问她。可是刚好上课铃响起,班主任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就忍住没有站起身子。

  上课的时候我还是满脑子都是昨天的视频,心里想着今天一定要再去买一台电脑,晚上再去那个聊天室里看看。

  不过我全天都需要上课,而晚上再跑去科技市场估计都要晚了,或许都有可能下班了。所以我想下午是否跟班主任请个假。可我又想不出什么好理由。

  班上其他同学请假,要么是自己病了,要么是家人病了。可我哪有家人啊,班主任也是知道的,我家里就我自己一个人。唯一我的亲人,就是我的外婆。

  可是,外婆就在学校任教啊,她在学校的图书馆看管书册,这让我顿时头大起来。

  “嘿。你今天心情不好啊。”同桌偷偷的碰了碰我的胳膊小声的跟我说道。

  我的同桌,是和我初中的时候就在一所学校的,来到高中后自然关系比较近。而他长的个头矮小,我们都叫他矬子。

  矬子他名字叫范强健,而班上也有人开玩笑叫他“强健犯”(不是我打错字,是怕河蟹。)

  说实话,当我发现程琳出现在聊天室跟很多人公开果聊,我就一直憋着气。而现在看见矬子问我为啥心情不好,也有点忍不住,就把昨天进入聊天室看见自己女朋友的事说了出来。

  矬子这货听我说完,就要扭头看在我们后面比较远的地方的程琳。我怕程琳疑心,就赶紧阻止正要扭头的矬子说:“别看她,我怕她疑心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还要证实一下。”

  矬子赶紧收回脑袋,趴在桌子上问我:“你打算怎么证实?”

  “我晚上还去哪个聊天室,如果她还在,我就在她跟聊天室里面视频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看她怎么说。”

  我把我的计划全盘托出。

  矬子也同意我这么干。不过我看见矬子眼里有种色色的眼光,还不坏好意的跟我说:“嘿,我说王潇,你知道是哪个聊天室吗?我也想去看看。”

  尼玛。我虽然没有完全证实是不是程琳,可是矬子的眼光,明显已经在意淫程琳了。惹得我狠狠的向矬子脚上踩去。这货疼得脸通红,也没敢叫出声,毕竟现在是在上课。

  “你。。太不够朋友了。。。要真是她,你还认她做女朋友么?”矬子顾着腮帮吐出这么一句话。

  是啊,如果真的是程琳,我还会当她是我女朋友吗?

  我承认,我很爱她。可是就是因为我爱她,我才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可如果真的是她,我就真的恨死她了。

  矬子这货还没说够,继续道:“要真是程琳,你怎么办,你准备找她闹?还是默默的分手?反正我是不想信你还会跟她继续谈恋爱。”

  我点了点头:“如果真的是她,我肯定不会再和她谈了。”

  “那就是啊,与其让聊天室里面那么多人看,也不在乎多我一个吧。并且我觉得如果你确定是她,那么以你的脾气,肯定会找她闹。”

  矬子尽管长相猥琐,而且个头不高还穿着土气,尽管我知道他家里有的是钱,可他的穿着品味。唉。。。他和我关系好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深知我的脾气。平时我就是一个内心藏不住事的人,经常会因为一些口舌之争而大大出手,所以他认为我到时候不会把这件事吞到肚子里。

  “与其找她闹,到时候她肯定不会再出现在这个聊天室里了。到时候我想看都没机会看了,你说你是不是不够朋友。”矬子这货越说越来劲,就像我不告诉他是哪个聊天室,就是不仗义,不讲义气,不够朋友的自私男一般。

  “唉~!~可惜了我那刚买的十六寸超清笔记本啊。”矬子一脸惋惜。

  “你有笔记本?”我赶紧拉着矬子的胳膊问他。

  “是啊,我爸昨天刚买的,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

  “太好了,晚上让我用用。我的笔记本昨天被我摔了,正愁怎么找台电脑呢。”我像是找到了救星。

  矬子眼珠一转:“行,借你可以,但是你今天晚上得录像。等确定是程琳后,你的让我也观赏观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