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一伙人所在的位置离学校大门不远,我和吴斌称径直朝他们跑过去,刚开始毛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在逐渐看清楚我的脸之后顿时火冒三丈,直接爆了句粗口,大声骂道:“畜生,竟然下手这么狠……”骂着骂着忽然话锋一转,改骂我说:“郭耀明,我日你个大爷的,之前就告诉过你,要有什么事就给我打我电话啊,靠!你特么的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

  吴斌臣在旁边搭腔:“就是啊,昨天晚上出事的时候就该告诉我们,你也不至于跑到校外呆一晚上。”

  吴斌臣与毛人的关心略显粗糙,却让我心里感觉暖暖的。我笑笑,开玩笑的语气对毛人说:“昨晚电话没电了,要不然早给你打了。”

  毛人不废话,怒气冲冲地说:“你现在就给那个孙子打电话,问他是自己出来,还是我们进学校去找他?靠,老子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多牛笔!MD,欺负人欺负到我兄弟头上来了,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他打趴下,老子就自己躺地上。”

  我看看手机,现在是上课时间,如果如果我们这伙人冒冒失失地闯进学校,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若是现在给文佳健打电话让他出来,他不同意,岂不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我想了想说:“现在是上课时间,有很多老师在,不太好整,要不等中午放学吧?”

  吴斌臣在我身边点头,说:“对,现在给他打电话,他要是没种跑了岂不是亏了。小明说的没错,等中午,我们趁乱混进学校,直接找到文佳健那个畜生,干他个措手不及。我看看他到底有多牛。”

  毛人点头,说:“也行,上课时间想干也放不开手脚,那就等中午,我们杀进去。”

  K看e正|d版章sW节上c酷*匠网

  为了大家中午能有体力战斗,我随后找了家饭店,犒劳大家先饱餐一顿,顺便在饭店里给手机冲了会电,再次开机的时候,手机里蹦出很多条信息,最多的是来自张璐的,其次是文佳健和宋德快,另外还有几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张璐的信息很简单,就是问我在哪,我简单恢复她说在校外,和一群朋友在一起,让她别担心,过一会没等到张璐回的信息,倒是接到了文佳健打来的电话,开口就是一长串的脏话。

  虽然我心里气得很,但努力维持这心平气和,缓缓地说:“骂够了吗,你个沙比,畜生养的。”

  毛人走到我身边,小声在我耳边问‘谁的电话’,我对他使了使眼色,用嘴型告诉他是文佳健,毛人挺挺聪明的,忙挥了挥手,示意兄弟们别说话。

  我成功激怒了文佳健,只听他又是一阵大骂:“你个畜生变的,还有脸骂我,你特么是不是觉得昨晚打你打的还不够?是不是觉得你的脸不够红,不够肿?”

  我深吸一口气,避免自己忍不住爆粗口,然后略带挑衅地说:“健哥……哦不,文佳健,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昨晚的事情,我会向你全部讨回来的,你就等着吧。”

  话音一落,电话那边立马传来一阵嘲笑,文佳健边笑边说:“就凭你?哈哈,还警告……就凭你那点鼠胆,忑么的想报复我?你怎么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说着顿了一下,再继续:“小孙子,你现回学校了吗?刚才不是挺牛笔的,要拿刀砍我吗,现在来啊,继续来砍我,报昨晚的仇啊,老子等着你呢。”

  我笑一声,心里忍不住想,老子让你牛,等会有你哭的时候。我说:“你现在都牛笔啊,我怎么敢跟你硬碰硬?就算要报仇我也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不过你放心,我相信不会太久的。”

  文佳健冷笑了一声,“呸”了一声说:“窝囊废,老子给你机会报仇都不敢出现,你这种人活该被打。姓郭的,老子现在才要警告你:以后最好是别出现在老子眼前,要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电话从那边断掉了。

  毛人一直把耳朵贴在我脑袋边上在听,一听那边挂了电话,顿时火冒三丈,比我还激动地大吼道:“我靠,真特么嚣张。”

  旁边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哥们问:“这个叼毛说什么了?”

  毛人鄙视地翻了个白眼,说:“那个畜生让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脸上有疤的哥们大喝:“靠,那还等个毛啊,我们现在就去学校,直接把他拖到厕所里边藏起来暴打一顿再说。MLGB的,让他狂。”

  我何尝不想现在就收拾文佳健,只是现在动手确实不太合适。我说:“哥们,先别急,现在是上课期间,就算他弄到厕所了,估计要不了一会儿,就有老师来了,到时候更麻烦,还是等中午放学,我把他们引到寝室再动手稳妥一点。大家先吃饭,把肚子填报,中午才有力气打人嘛。”

  一伙人顿时笑了起来,毛人顿了一下,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靠,你们寝室走廊那么窄,寝室有那么小,根本容不下我们这么多人,待会大家都想上去干他怎么办?”

  这句话在理,我说:“这倒也是,要不然我试着去把他引到偏僻一点的地方?”

  毛人忙又摇摇头,说:“我那那个畜生狡猾的很,要是他不跟你走怎么办?”说着顿了一下,继续说:“算了,小就小点,反正你们寝室的走廊长,到时候我们的人把两头堵着,让那个畜生无处可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马上大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