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德快似乎很享受这种把别人逼入绝境的感觉,冷笑一声,说:“呵呵……这样你就觉得过分了?那……这样呢?”说完拿起一个一架,一衣架抡在我脸上。

  本来就很疼的脸,顿时像被刀割一样,我不住地挣扎,却感觉四肢被拽的更紧。

  宋德快微微仰着头,拿鼻孔看我,猖狂地说:“你狂啊,继续给老子狂啊?”说话间,衣架再次往我脸上砸了两下,继续说:“老子再问你一次,五十个耳光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要我帮你,恐怕就不是五十个耳光就能……呵呵……”

  我气得感觉浑身滚烫,怒吼道:“我动你马了个批!”

  控制着我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侧身打我,有人用膝盖顶我,有人用手掐我的脖子……反正就是看我各种痛苦,他们就各种高兴。

  宋德快就是个变态,随手拿起我放在一边的手机,对着我的脸一阵猛拍,‘啪啪啪’的比手扇在脸上的声音还要响,还要脆生生。

  宋德快边打边大声数数,一直数到50个之后才停手,我当时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感觉喉咙像在冒烟,身体也快虚脱了,脸上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疼,有的只是一阵阵麻木的感觉。

  50个耳光刚打完,文佳健不知道突然从哪冒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走到我面前,捏了捏我的脸说:“哎哟,才一会儿没见,怎么就吃胖了啊!”旁边的人笑的特别的开心。

  宋德快跟着说:“怎么样?健哥,你觉得他是瘦点好看还是胖点好看?”说着顿了一两秒,补充了一句:“你看他的脸,红嘟嘟的,有没有觉得就像猴子的屁股啊?呵呵……”那样子特别的贱,特别的让人恶心。

  我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口唾沫吐在了宋德快脸上,然后骂道:“你MB的,你个畜生……”因为脸肿,我感觉自己话都说不太清楚。

  文佳健比宋德快还急,直接把我按在地上,一阵猛打,我连一点还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我趴在地上,真的有一种生不如死的味道。这种屈辱,不曾受过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我当时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文佳健一伙人今天要不弄死我,我特么一定要买把刀砍死这几个杂种!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身边的笑声越来越小,踢打在我身上的脚和拳头也渐渐消失,耳边传来宋德快的声音:“靠,好久不打人了,好累啊!算了,今天暂且就到这儿。郭精明,今天我先放过你,不过你的50耳光还没打,下次等我心情好了,我再来找你要回来,到时候你如果还像今天这样敢反抗,或者自己不愿意动手,那……我就不好意思,只好继续帮你了。”

  声音结束之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关门的声音,过一会曾梦跑了过来,扶起我问怎么样了,要不要不医院看看?

  我从地上爬起来,小声对曾梦说了声‘谢谢’,之后忍着全身的剧痛,穿上衣服独自走出了寝室,当时文佳健还未走远,一伙人在走廊里边说边笑,声音响彻整个寝室。

  我当时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对着他们一群人大喊道:“你们几个杂种,有种的就跟我来,槽尼玛的!”说完,我迅速朝一边的楼梯跑去,没命似地往学校大门跑,知道除了大门我才停下回头看了看,可没见着文佳健跟着来。

  #`酷!匠Q网首d发

  我想好了,老子要买一把砍刀,等会就杀回去,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让刚才打我那几个人死,全部通通的死,老子一条命换他们那么多条命,值了!

  可天色已晚,学校外的很多商店已关门,我走在马路上,一路寻找有卖刀的地方,没走多久,我电话忽然响了,打开一看原来是吴斌臣打来的,问我在哪儿,还说来找我,我说我没事,现在在学校外头,还说我想静一静,让他别来了,也不用替我担心。吴斌臣仍旧不放心,一直让我告诉他我现在的具体位置,但我并不想说,聊了几句便把电话挂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一家饭店门口时,正好碰见王嫣和四胞胎从饭店出来,她们看见我的时候都很惊讶,忙问我怎么了,脸怎么那么肿?我脑子里全是报复的想法,并没有回答她们,而是问:“这儿哪里有卖刀的?”

  王嫣一脸的担心,说:“你到底怎么了?买刀干嘛?”

  我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地说:“老子要砍死文佳健那几个狗杂种。”

  四胞胎和王嫣几人吓得不轻,估计已经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忙不停地安慰我,让我别冲动什么的,还让我先去医院看看。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她们的唠叨,感觉很烦,于是跑开了,王嫣可能是不放心,几个人在后面不停地追,但她们毕竟是女生,根本追不上我,没多久,我便把她们甩开了。

  虽然把四胞胎和王嫣甩掉了,但张璐的电话却打来了,问我在哪儿。看来王嫣把我的情况给张璐说了。

  我现在心里很烦,是真的不想和她多说什么,我说:“我现在忙,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张璐生怕我挂电话,急忙说:“你等等,我有事和你说,别挂啊,千万别挂啊。”

  我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告诉你吧,我被文佳健那狗日的打了,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我现在真的忙。”

  张璐说:“你别急,先听我说。”

  我实在没心思听下去了,直接把电话挂了。

  没一会儿,张璐又给我发来信息,说:“你千万别干傻事,这事让我来,我会帮你的,你相信我。”

  我完全没在意张璐这信息的意思,简单回复她:“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干什么傻事的。”

  张璐继续发着信息,我感觉挺烦躁的,直接把电话关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