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一股怒气从心里升起来,这让我很难受。我气得一拳打在墙壁上,然后想也不想,直接狂奔到张璐的班级,把张璐叫了出来。

  张璐一脸疑惑的望着我,问我:“你怎么了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你……你为什么要和宋德快那畜生……为什么?”‘上床’二字我实在说不出口。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张璐愿意让宋德快碰她,肯定和我有关系,因为我很清楚,张璐是不可能喜欢宋德快这种人的。

  张璐愣了下,脸上仍旧疑惑的表情,问我:“你怎么了?我不太明白你这话的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不行吗?你这样很吓人的。”

  我再次深吸口气,瞪大眼看着张璐,一字一顿重重说道:“宋德快说,你和他上过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本来后面一句,我准备说‘我不希望张璐为了我做出这种傻事,要不然我心里会很难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能说出口。

  张璐一听立马笑了,而且笑得特别的诡异,吃惊地语气说:“什么?宋德快说我……我和他上过床?”

  我猛点头,张璐扭头看了眼操场,冷笑一声,盯着我问:“这种话你也信?他那种人……”说着顿了一下,再说:“他那种猪一样的人,我会看得上吗?”说完自嘲似的笑了一声。

  我心中一颤,说:“什么意思?你……你没有和他……”没说完,话被张璐打断:“当然没有!”说完看向我,忽然皱了皱眉,用一副很调皮的语气说:“怎么,你很希望有啊?”

  我直摇头,说:“不是,当然不是……”说着,我拍了拍胸口,说:“吓死我了,狗日的宋德快。”

  张璐笑了笑,说:“宋德快怎么跟你说的呀?”

  知道张璐没和宋德快发生那种事,我心里顿时舒服了,说话也放开了不少,我说:“那孙子说你还是处呢,一晚上和你来了很多次,还说你流了很多血。”

  张璐笑的更欢了,口无遮拦地说:“流血,我流什么血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就不是处了,能有什么血可流啊,真的是。”这话张璐自己说完并没觉得有什么,倒整得我挺尴尬的,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了。

  张璐估计也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异常,立马转移话题,说:“宋德快那个小丑还说了些什么啊?”

  我耸了耸肩,说:“差不多就这些了。我就觉得蹊跷吧,你怎么可能看上那孙子嘛,呵呵。”

  张璐心情不错,继续开我的玩笑,说:“既然你都觉得蹊跷,还这么气冲冲地跑来质问我什么?”说着调侃道:“就凭宋德快那张猪一样的身材和猴子一样的脸,要是我眼睛没瞎,我怎么肯能会看上他,你也不好好想想。”呵呵……小丑,猪,猴子,张璐用词真大胆,不过我喜欢。

  我一时语结,顿了下说:“我刚才不是被气到了嘛,怒火攻心懂不懂,我这是关心你,关心你懂不懂?”

  张璐笑了笑,说:“你还是很在乎我的嘛?你很不希望我和宋德快发生什么吧?”

  8看正7版章)●节上l酷匠z网

  我直点头,说:“当然啊!”

  张璐淡淡笑了笑,话锋一转,轻轻点了点头,说:“哦……你心里是不是还有我啊?这么说来,我们是不是还有机会再在一起啊?”

  我这下懵了,吞吞吐吐说:“你……不是……咱们……咱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呵……”说完我感觉额头上一阵冷汗直冒,这个张璐太会说话了,差点被她绕进去。

  张璐先前并不说话,而是盯着我看了几秒,然后低下头,莫名其妙地说:“对不起!”说着,眼睛里竟然有眼泪溢出来。

  张璐突然的变化让我吓得不轻,刚才的恐惧瞬间变成担心,忙问:“你怎么了啊,这是?好好的说什么对不起?”张璐并不回答,我越发着急,又说:“你说你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了?你别这样啊,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别哭啊!”

  张璐说:“其实我是想到了以前的事,以前……我真不该骗你的,如果当初没对你说谎,说不定我俩现在还……”说话间眼泪已经划过她的脸庞,落到地上。

  我赶紧安慰道:“以前那些事你还记在心里干什么啊?”

  张璐摇头,不说话,只管流眼泪。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总不能说‘别哭了,我们在一起’这样的话吧,我只能叫她别哭了,说周围有不少同学看着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欺负她呢。谁知道我的话刚说完,她忽然又笑了,脸上挂着泪,又带着笑容说:“我愿意,就愿意被你欺负又怎么了?我才不管别人说什么呢。”

  我继续安慰说:“是是是,你不怕,我怕行了吧?好了,你快别哭了,又哭又笑的多难看啊!”

  张璐破涕为笑,指着我说:“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明明就很在乎我的。”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张璐的话了,恰好这个时候响起上课铃声,我忙在她肩上拍了拍,叫她‘把眼泪擦擦’然后转身套似得的跑回教室。

  之前确实被宋德快气糊涂了,才会相信他说的话,冷静下来之后想想才觉得他话里全是矛盾,先不说找路会不会主动找他,也不论张璐是不是处的问题,单单想想就算是处,也不可能第一次弄得满床都是血吧,又不是大姨妈。越想我越觉得宋德快这人看起牛笔哄哄的,不过估计还是个没开苞的小处吧,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呵呵……

  这样想着,心里顿时舒畅许多,连上课都有精神了。

  就这么还算平静的过了几天,一直没有人再来找我麻烦,偶尔文佳健到我们班走动,都是找王嫣和金氏姐妹,从未跟我说过一句话。

  这倒是让我感觉挺奇怪的,没有人再来找我麻烦了,连一句说闲言闲语的人都没有,连宋德快平时看见我也完全当我不存在,跟空气似的直接略过。

  我原本以为文佳健他们会就此罢休了,但我错了,都说了,暴风雨总是在宁静之后。

  就在放月假的前一天,出事了,本来那天我挺高兴的,想着马上要放月假了,可以和周丽丽好好聚一下,可就在晚上的时候,麻烦事来了。

  当时我和寝室的同学一边聊着天,一边和周丽丽发着短信,脑子里已经渐渐把文佳健找我麻烦的事忘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