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欣儿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咆哮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没想到,话音刚落,一本书刷地下飞了过来,正好打在赵欣儿脸上,同时一个骂声响起:“特么的贱人,你吼什么吼?”

  宋德快看着赵欣儿做出一副很浮夸的表情,说:“哎哟,欣姐发威了,我好怕,我好怕啊!”说罢,竟然在总目睽睽之下快步走到赵欣儿跟前,一只手迅速搂着赵欣儿的腰,令一只手掐着赵欣儿的脖子,而下半身则是紧紧贴在赵欣儿的身上。

  赵欣儿仰着头,无法动弹,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没想到赵欣儿会有这么一天,现在看着她被欺负成这样,心里既自责,又愧疚,还很难受。

  我被人压着动不了,只能嘴上大声说:“把欣姐放了!”

  宋德快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你这是在我命令我?”说着,下身在赵欣儿身上顶了一下,正好在敏感位置,赵欣儿后背是紧贴着墙壁的,一丝的退路也没有,正合了宋德快的意!

  我说:“她一个女生,你这样……”

  宋德快狠狠瞪着我,打断我的话:“老子怎样了?男女平等没听说过?老子对这贱人这样算是轻的了。”说着,下身又在赵欣儿的身上顶了几下,继续说:“你特么以前不是还靠这女人帮忙么?真特么丢人现眼的!”顿了下,继续说:“给我跪下,自己扇自己50个耳光,以前的事,老子就算了!”

  我冷笑了一声,正准备开口说话时,突然一个寸头冒了出来,一脚踹在我膝盖侧边,大骂道:“你特么耳朵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跪下,知不知道?”

  我腿一软,不过还在寸头只是踹了一条腿,并没有跪下去。我转身望着寸头,想想现在也真是悲哀,随便一个小喽啰都能对我大吼大叫的。

  寸头看我盯着她,身子一挺,推了我一下,说:“哎呀,怎么的?不服气?”

  老子当时那个气啊,对着寸头点了点头,意思是说,你特么狂,老子记住你了,然后心一横,没理那寸头,而是直接对着文佳健说:“健哥,你既然那么牛笔,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其实是个孤儿,是我爸花钱买来的,而且我爸已经死了,我贱命一条,真要怎么样了,我无所谓。”我这话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文佳健,我这人没父没母,没什么值得牵挂留念的,要真被惹毛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但我在死之前,肯定会拉上你文佳健一伙人垫背。

  可显然,我这么说完全不起作用,文佳健冷笑了一声,伸着脖子说:“怎么?吓唬我?你当老子吓大的啊?”接着一声命令:“给老子打!”

  宋德快紧接着补充道:“让他给老子跪着!”

  一伙人立马围了上来,对着我就是拳打脚踢,还试图让我跪下,我实在没有办法,干脆坐在了地上。那伙人也真是下了狠手,到最后,我直接被打趴了。我种时候,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足够强大,能保护赵欣儿,也能保护自己,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我不是电视的主角,没有主角光环,凭自己的双腿双脚不可能敌过一群人的围殴。

  过了一会儿,张璐不知道从哪里跑来,挤进了人群给文佳健求饶,张璐因为和王嫣走得近,所以也和文佳健认识,只是没有像四胞胎那样熟。

  刚开始文佳健没有给张璐面子,后来不知道是张璐急了还是故意的,她双手拽着文佳健的胳膊,不停的求文佳健,文佳健吃不消这一套,这才松口,让那伙人停手,然后指了指我,问张璐,“你和他很熟?”

  张璐先是道了道谢,再说:“嗯,初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

  文佳健笑了笑,说:“你这么帮他,关系很好啊?”

  张璐犹豫了下,说:“还…还可以吧,毕竟是同学,而且现在又在同一个学校。”

  文佳健沉默了几秒,然后冲我冷冷地说:“这次给张璐的面子,先放过你,以后给我老实点!”接着又对宋德快说:“走!”

  宋德快那狗东西一直掐着赵欣儿脖子,身子一直贴在赵欣儿身上的,被文佳健这么一喊,似乎还有点舍不得,又使劲顶了几下之后才将赵欣儿松开,赵欣儿先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等缓了一会开始破口大骂。

  宋德快立马一个转身,顺手便给了赵欣儿一耳光,冷冷地说:“你再骂试试?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你特么还以为是以前?”

  张璐不知道是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还是确实很恨赵欣儿,添油加醋的说:“这女人就是贱,打死她都活该。”边说边往我的位置走了过来。

  宋德快笑了笑,对张璐说:“哟,美女,你和她也有仇啊?”

  张璐已经走到我边上,边扶我边说:“嗯,初中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她很不顺眼了。”

  宋德快没在动手,只骂了赵欣儿几句,便和文佳健一伙人离开了。

  这次动手打我的人,我统统记住了,除了文佳健、宋德快、寸头三人之外,还有五个人下手特别狠,他们的脸我全部刻画在脑海里。

  酷匠网Y正7版p:首|=发O^

  看着文佳健一伙人离开时的背影,我紧握着拳头,真的有一种冲上去和他们拼了的想法,但是我知道,我一个人冲上去的最后结果就一个:我被打趴,肯定连文佳健半根头发头碰不到,要想报仇就不能急,我要冷静下来想办法。

  赵欣儿的表情和我差不多,站在原地,那眼神恨不得文佳健一伙人去死。

  张璐冷冷的看了一眼赵欣儿,冷哼了一声,说:“活该!”看来张璐确实是很恨赵欣儿,也是,以前在教室里当众被脱了裤子,这种伤害,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赵欣儿猛然扭头望着张璐,咬牙切齿地说:“你特么说什么?”说着,走过来想打张璐。

  我赶紧拦着她俩,让她俩别闹。本来心里就很不爽,突然她俩又闹起来了,我更烦躁了,但又不好对她俩吼。

  张璐还算听话,挺我说话便止住了嘴,但赵欣儿一副没完没了的样子吗,似乎想把刚才受的气撒在张璐身上,还作势想上来打张璐。

  我当然护着张璐,让她先离开,但她不愿意,后来好说歹说才走出教室,可依旧不愿走远,非要站在能看见我人的范围内。

  赵欣儿在气头上,我说话她不听,只低头小声嘀咕,我听不太清她说什么,大概或许是要报仇之类的。过了好几分钟才走出教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