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昏暗的灯光,我勉强看爆炸头眼睛挺大的,嘴巴似乎挺小的,但是我不太敢直接看她,只初步判断长得应该不错。

  我和爆炸头并肩走了会,她忽然用下巴指了指一处几乎无光线,还没什么人的地方,说:“走,到那边坐会呗?”

  她才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太好拒绝她,只能勉强笑笑,说:“这个……马上就到熄灯的时间了,如果再不回宿舍就关门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呗?哦,对了,你哪个班的啊?”

  爆炸头白了我一眼,说:“怎么,你怕我啊,连和我说会儿话都不敢?”

  我忙摆了摆手,说:“没有,不是,我是真觉得太晚了,我们那栋宿舍楼的阿姨又特严肃,晚回去了不给开门的,我……”

  爆炸头打断我的话:“怕什么,要是回不了寝室,大不了去宾馆呗。”

  靠,这女的到底谁啊,这么生猛,一来就去宾馆?我忍不住咳嗽一声,问:“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爆炸头说:“你跟我来不就知道了。”说着顿了一下,微笑着继续说:“你放心,我就是单纯地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聊天就在这聊不挺好,干嘛要去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当然,这句话,我只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我沉默了几秒,思考着想问问爆炸头是怎么会认识我,可话才到嘴边,却被她抢先开了口。

  爆炸头打趣我说:“咋的呀,还怕我吃了你啊?我一女生都不怕,你一个大老爷们的怕什么呀?”说完径直朝她之间指的地方走,根本不管我有没有过跟上去,或许在她看来,我不可能不跟上去吧。

  听爆炸头这么一说,我确实不太好再反驳,她说得没错,在这黑漆漆的夜晚,我俩孤男寡女的,就算要吃亏也是她吃亏。我想了下,跟在她身后一米左右的距离,往一边没人的地方走去。一路上我觉得挺尴尬的,于是故意找话题说:“对了美女,刚才你们为什么打我朋友啊?她哪里得罪你们了么?”我本来想说‘围殴’的,但觉得不太好。

  爆炸头并不看我,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没什么,就是看她不顺眼,顺手就打了呗。”靠,这回答也真是够绝的,我忍不住一声感叹:“不可能吧?”

  爆炸头回头瞪我,说:“怎么不可能,我就看她不爽。你们男生有时候打架还不是可能因为一两句话不对口就打起来,而且比我们女生更凶残。”

  我‘呵呵’干笑两声,竟无言以对,爆炸头继续说:“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我连忙点点头,说:“话是这么所没错,但是话不投机吵架至少有个吵架的理由,这个看人不爽就打……那要是你看每个人都不爽,岂不是谁都要打?”

  爆炸头哈哈一笑,说:“我这个人对人很好的,也不会轻易和人结梁子,你那叫曾什么的同学太恶心,我实在看不下去才找人打她的,你别给我乱扣帽子好嘛?”说着听了下来,看着我说:““不怕实话告诉你,刚才要不是你帮她说话,我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呢。”

  我想也没想,问:“她怎么恶心了?”

  爆炸头似乎不想再说这个问题,简单地回答说:“没什么。”说完突然岔开话题,问我说:“嘿,问你个问题呗,你还是处男不?”

  我犹豫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来着,爆炸头忽然一个上跳到我身边,再次开口说:“听说你初中的时候交过女朋友,那你现在还是处男吗?”说着不知怎么回事,她的一只手突然打在了我身上。

  我一惊,下意识地小退了一步。原本以为爆炸头是不小心碰到了我敏感部位,但我扭头看她时,却发现阴暗的灯光下,她脸上带着一抹很贼的微笑。靠,这货肯定是故意的。、爆炸头不像我见过的其她女生,她看起来似乎挺开放的,刚开始她带着我我往这光少又没人的地方走,我确实有过很猥琐的想法,想着她该不会是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和我干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但仔细想想又觉不现实。

  第一、我以前和爆炸头没有一点交集,她虽然说出了我的名字,但我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第二、我觉得就算再开朗的女生,也不太可能在一公共场所就和一陌生男的发生关系。这世界有这么直接的女生吗?

  我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得特别快,深吸两口气勉强镇定说:“美女,你干嘛呢,这是?”

  爆炸头‘嘿嘿’一笑,特贼地说:“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处,我再告诉你,我要干嘛。呵呵……”

  我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爆炸头那一张满是阴笑的脸。好吧,我承认我真是琢磨不透她。

  爆炸头靠过来拍了下我,说:“这么看着我干嘛呢?”顿了下,继续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丑啊?”

  我摇了摇头,有点结巴地说:“没……没……没有!”如果非要说丑,就是她的这头爆炸发型,跟金毛丝王似地,太减分了,我想如果把头发顺直,或者烫个大卷,肯定是个大美女。

  爆炸头又笑了,笑得特别开心,说:“既然觉得我不丑,干嘛这么怕我?”

  我再次后退一步和爆炸头拉开距离,开玩笑地说:“我是怕你看我不顺眼,找人打我。”

  爆炸头顿了一会,估计起先没太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但很快回神,说:“我就看曾美丽那个贱人不顺眼,其他人都还好,尤其你,我觉得看得挺顺眼的。”说完突然逼近我,再次问:“喂,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吧,你到底是不是处啊?”

  我尴尬地笑笑,一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爆炸头不死心,继续发问:“你傻笑什么啊,不就是个问题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是我不会笑你,不是我也不会笑你,有那么难回答吗?”爆炸头简直就是头牛,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知道答应就不死不罢休,我被她逼问得有点无语,顿了会忽悠她,说:“是……是又怎么了?”

  爆炸头一听我这么说,笑的更贼了,接下来更是说了一句让我喷血的话。她说:“嘿嘿,还真巧啊,我也是处耶!”我当时真特么想说,你特么要是处,我特么直播拉屎,还边拉边吃。

  我干笑了两声,没做出任何回应。

  爆炸头继续说:“要不咱们互换一下哇?让你捡个便宜?”

  #酷-O匠网C正版H'首o发I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