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8网☆Q永d久:T免费#看小)☆说◎j

  金银宝给我发来了个‘嗯’字,之后没再说什么,而我躺在床上久久地睡不着,当初假迈克是凭借自己的好舞姿和一张俊俏的脸得到王嫣,这两样文佳健都没有,所以他想赢得王嫣的放心,很有可能会使用一些极端的方法。

  反正想来想去,我就觉得王嫣和四胞胎被打的事,就是文佳健找人干的。我才不信会有那么巧的事!

  这边金氏姐妹被打的事情还没弄出一点头绪,另一边张璐一大早就给我发消息,问我:“你和曾美丽没什么关系吧,你俩初中的时候没谈过恋爱吧?”

  我被王嫣突然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难道是在套我话,想知道我和曾美丽之间有没有不寻常的关系?我忙回张璐信息说:“当然没有啊,你怎么问这个?”

  张璐回我说:“没什么,就是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看你俩关系挺好的,所以随便问问。”

  我怎么那么不信?我过一会才回张璐的信息,就简单两个字:“是么?”

  张璐给我发了个笑脸,说:“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没事问你这种问题做什么?”

  难道我想多了?我正想着要怎么回张璐,她的信息再次发过来,这次瞬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她说:“对了,那你觉得她还是不是处?你们关系比较好,你应该知道。”

  张璐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我回信息:“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我是男的,她也不可能跟我讲这种事吧?再说,你们初中关系挺好,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吧?”这次信息发出去,没再得到张璐的回答,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打算。

  张璐的信息对我的生活没有一点影响,我也不想多想。可没想到晚自习放学之后,才刚回到寝室,准备洗漱,曾梦电话突然响起来,原来是他初中女神打来的,约他去网吧上网,一起玩游戏。

  曾梦喜出望外,挂掉电话之后换了身自认为很帅气的衣服,又用水打湿刘海往脑后压,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然后转头看我,问:“怎么样,帅不帅?”全寝室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集体点头,回了句“帅得掉渣”,曾梦笑得特别开心,哼着小调,心满意足地地出了寝室。

  曾梦离开寝室没多久,我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曾梦打来的。我接起电话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被女生放鸽子了?不想曾梦完全无视我的玩笑,似乎压着嗓子小声说:“你快出来,学校外面有人打架了,一群女生打一个女生。”

  靠,不是吧?又是打架,而且是晚自习放学,同样女生打女生。我想也没想,忙快速跑出寝室,照着曾梦的提示去。果然,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看到一群人围城毒人墙,但当我走近看的时候,顿时傻眼了,被打的对象竟然是曾美丽。

  虽然当时天色很晚,没有月光,路灯也很暗,我还是一样就认出了曾美丽,她软软地坐在地上,头发有被拉扯过的糟乱和蓬松,外套也被脱掉,扔在了她脚边。几个女生骂骂咧咧的,一脚一脚的踹在曾美丽身上。

  升到高中之后,我和曾美丽的关系越来越淡,现在近乎不联系,只偶尔在学校遇到的时候会打个招呼,但尽管如此,看到她被人欺负,我觉得我没理由不帮她,毕竟我们曾经算好朋友。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推了推打曾美丽的那几个女生,扯着嗓门大声吼道:“你们干嘛?”

  一群女生齐刷刷的盯着我,其中一个手上戴着戒指的女生很不爽地说:“你特么谁呀?”

  曾梦赶紧走到我跟前,拽了拽我手臂,轻声说:“干嘛呢,你这是?赶紧走,别趟浑水……”

  我完全不动,眼睛在几个女生身上不停游走,希望可以搜寻到有关她们的一点记忆,只可惜脑海里对她们几人的脸完全没印象。

  戴戒指的女生估计看我不动,爆了句粗口,再说:“你特么的滚开,不然连你一块打。”话音刚落,戴戒指女生旁边一爆炸头女生‘呵呵’笑了一声,说:“呀,这不是郭耀明吗?怎么的,想英雄救美啊?”

  爆炸头站在人群的最中间,看样子有点像这群女生里的大姐,因为她说完话后,旁边有女生小声问她:“大姐,这男的是谁啊?”

  爆炸头抿嘴浅笑,小声回答说:“你们不认识的。”

  我转身面向爆炸头,故意轻言细语地说:“美女,你们一群人欺负这么一个弱女子,是不是太那啥了啊?”

  爆炸头顺了顺额头前的卷发,指着地上坐着的曾美丽,问:“这是你朋友啊?”

  我点了点头,说:“嗯!”

  爆炸头跟着点了点头,然后走上来在我肩头拍了两下,说:“行,既然是你朋友,那今天就先饶她一次。”

  戴戒指的女生不爽,冲爆炸头大声说:“你干嘛啊,说放就放……”话没说完,爆炸头直接打断,说:“我说放就放。”说完对曾美丽吼道:“滚吧!”

  曾美丽毫不含糊,捡起地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跑开了,真的是头也不回,一句感谢的话没对我,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虽然我救她确实不是为了她的感谢,但她的举动让我挺伤心的,真的!

  曾梦这时忽然哎呦一声大叫,一拍大腿说:“靠,差点误了老子的大事。”说完一溜烟地跑了,估计是去网吧找他的女神去了。

  尽管我并不认识爆炸头,但她帮我这么个忙,我怎么也得谢谢她,于是特虔诚地对她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说完想走,可刚转身,手臂被爆炸头一把拉住了,笑呵呵地说:“喂,急什么啊?聊会呗!”

  爆炸头当时的笑容……怎么说呢?有点怪,有种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的感觉。我暗叫一声不妙,这群人不会放走了曾美丽,找不到人撒气就拉我泄愤吧?

  我说:“同学,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你想跟我聊什么?”一边说话我一边往旁边躲,但怎么躲爆炸头都不松手,还一直冲我阴笑,同时说:“我们又不吃人,你怕什么?”

  我心里隐隐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无论我以什么理由离开,爆炸头一伙人都没给我机会,后来干脆有女生上来拽着我的另一个手臂,我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但让我意外的是,当我跟着这群女生走进学校之后,很多人开始慢慢散了,到最后只剩下爆炸头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