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感谢毛人,我请他去电动城玩了一下午,虽然他初中毕业后选择的是职高,将来也许没有升大学的希望,但他现在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这表示他能力不错,我相信他一定会越混越好。

  有毛人这么个讲义气的兄弟朋友,我感觉自己挺幸运的。

  和毛人分开已经是傍晚的七点左右,我依然回了我妈的家,一进屋便看到一桌的好菜,我妈说是特意为我准备的,我原本和毛人一起吃了晚饭,可不想让我妈难过,于是硬着头皮吃了一大碗白米饭。

  晚上九点左右,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的来电,接起来才知道文佳健打来的,开口就问我今天耍刀的毛人是谁?

  我没料到文佳健会给我打电话打听毛人的事情,顿了一下告诉他是我同学,文佳健骂了声娘,又问我他是哪个学校的,混哪的?我一听这话不对,合着他是想去找毛人的麻烦啊!我想了想骗他说毛人不是我们市的人,是来这里玩的。

  文佳健不信,威胁我说要是不说实话,开学以后绝对不会放过我。我想离开学还有这么久,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我一口咬定毛人是来这里玩的,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最后文佳健没法,特气愤地警告我以后最好是小心点,我懒得理他,直接挂了电话。

  时间匆匆,一转眼已到了腊月的三十。

  除夕夜,一个充满中国味的节日,就算不出门也能从空气闻到肉的香味,从而感受到浓烈的年味,随便打开窗户也能看到小区里装挂的红灯笼,那些三五成群、相互攀谈闲扯的人们,悠闲地享受着自己的假期,笑着与旧年做最后的道别。

  我和周丽丽早已约好年三十晚上一起过,我以为她想和我过二人世界,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却没想到她临时叫了七个女生,除了赵欣儿之外,其她的都是她高中同学。

  我以前总听说‘物以类聚’这句话,一直不太能理解,但看到周丽丽和她几个同学之后,完全信了,因为她的这些同学个个都长得挺不错的,虽然高矮不一,但脸蛋是真的不错。

  不能和周丽丽共度良宵,心里难免有些失望,好在有这群美女能填补这点缺憾,倒也算让我过了一个别样的新年。

  对于我和周丽丽的情侣关系,不知道赵欣儿知不知道,不过我们没告诉过她,以周丽丽的话说,她希望等到赵欣儿找到喜欢的男友之后,我们再向她坦白我们的这层关系,如果现在说开,难免令赵欣儿在面对我们的时候有些尴尬,毕竟我之前在冒充周丽丽的女友的时候,曾在宾馆见识过赵欣儿的疯狂。

  有了这层顾虑,我完全不敢对周丽丽有半点的越矩动作,又是刚靠近她,她便借机跑开,只有当偶尔赵欣儿不在场的时候,我才敢拉拉周丽丽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有一种偷情的感觉。唉,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接近凌晨12点的时候,我们一群人走到市中心的广场,这里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周围的烟花爆竹声开始渐渐响起,不远处的大屏幕上直播着春晚,主持人笑着报数,当数到一的时候,广场顿时沸腾,有人欢呼大叫;有人兴奋地仍手上的东西,花、帽子、手套;又有人和有人相拥……等等,我当时被这浓烈的气氛感染,下意识的抱着周丽丽亲了一口,周丽丽愣了一下会,立马把我推开,可是……这一举动,还是被赵欣儿和周丽丽的几个同学看见了。

  赵欣儿在烟花下的脸显得特别惊讶,瞪大双眼望着我和周丽丽,问:“你俩干嘛?”

  我顿时一惊,脑子里快速想着完了,该怎么解释?没想到还没想到怎么说,周丽丽倒先将我一军,在我肩膀上拍了下,推卸责任地大声喊道:“对呀,郭耀明,你干嘛啊?”

  我干咳一声,忙赔笑,说:“这……不是过年的嘛,太兴奋了,一时没控制住。”说着双手合十放到胸口,求饶的语气说:“不好意思啊周大姐,不好意思……”

  哪知道周丽丽突然冒出一句:“那你也亲一下欣姐,快!”这话还真把我给惊呆了,我看向赵欣儿,发现她也一脸木讷地看着我。

  旁边的女生跟着起哄,说:“亲一个,亲一个……”

  亲,还是不亲,这是一个问题!

  赵欣儿比我反应强烈,双手猛然往脸上一挡,一脸的嫌弃,说:“亲什么亲,滚远点!”

  我笑了笑,说:“看吧,欣姐看不上我。”

  赵欣儿撇了撇嘴,说:“谁会看上你啊,长得那么丑。”

  我在心里骂了句:日本人。还好赵欣儿没有多追究,感谢上苍啊!

  我们玩到凌晨一点多,广场没什么人之后,才各自回家。我出来的时候以为会和周丽丽开房,便和我妈说了今晚不会去,现在回去怕会打扰我妈休息,想了想最后我决定回我以前的家,不过那个家已经是许晴的房子了。

  我一直有大门的钥匙,许晴也并有换锁,所以我很轻松地打开了门,却发现我睡的房间灯亮着,我以为是许晴忘记关灯了,也没想太多,但当我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吓了一大跳,魂都差点给我吓飞了。因为许晴穿着睡衣坐在我的床上,而且脸上还敷着面膜,大半夜的,那画面实在太过惊悚,简直不敢直视啊!

  很显然,许晴也被吓到了,当时就是一声尖叫,双手更是紧紧抓着被子,脸上的面膜吓得脱了半截。

  许晴很快缓过神来,似乎有些抱歉地问:“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不是说今晚不回家吗?”

  我被她这么一吓,感觉心跳有点受不了,心里自然有点不爽,一时没忍住,没好气地说:“你有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房间里敷面膜干什么?”

  许晴将面膜撕了,吞吞吐吐说:“我……我……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我没给许晴好脸色看,说:“你睡这,让我睡哪儿啊?”

  wH看r}正版f!章bk节:上酷w匠网`v

  许晴赶紧翻下了床,说:“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回我自己的房间。”说罢,拿着她的衣服离开了。

  以前每次回家我会发现我的房间特别干净,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原因,难道……在我不在的日子里,许晴都在我房间睡的?可是为什么啊,她自己的房间比我的大,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她没理由啊?

  靠,她该不是有病吧,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嗜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