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瞬间脸色一变,一只手插进裤兜,瞪着文佳健,冷冷的说:“你说谁窝囊废呢?嗯?”

  宋德快走到最前面,从上到下打量毛人一番,大声说:“你特么找打是吧?死怪物!”最后‘怪物’两字加重了语气。

  毛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你说谁是怪物?”

  宋德快特别开心,大笑两声说:“哈哈……你竟然问怪物是谁?”说着还捂着肚子笑,似乎觉得这是个很好笑的笑话,笑了好几秒才停下来,指着毛人继续说:“你自己看看你自己那副狗模样,全身都是毛,你以为你是人猿泰山啊?还好意思问谁是怪物,我们这儿还有第二个怪物吗?”

  旁边的人一听立马跟着笑,边笑还边‘怪物怪物’的骂。

  毛人这下不高兴了,指着宋德快说道:“你特么的再说一遍。”没想到宋德快比毛人还凶,大吼了一句:“我再说一遍又怎样,你个怪物,死怪物……怎么的?”说话的时候直接走上前,抬脚便想往毛人腿上踢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毛人迅速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照着宋德快的腿便挥了过去。宋德快吓得不轻,忙想收回腿,但已经晚了半步,刀在宋德快腿上划了了一下。

  毛人脸上完全没有意怯,拿着刀在身前挥了挥,对着宋德快说:“你特么找捅是吧?孙子!”

  看宋德快大叫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旁边的文佳健一伙人见状也纷纷后退,估计没料到毛人带着刀,更没料到毛人敢动刀。我趁机逃出一群人的围堵,快速走到毛人身边。

  看宋德快等人后退,毛人又挥了挥刀,挑衅地说:“刚才不是还挺狂的么,有种都站着别动啊!”说完看向我,小声问:“喂,小明,这群人是谁?”

  我同样小声地回答毛人:“之前告诉过你的,我们学校的扛把子。”上次文佳健找我们的茬后,我曾向毛人吐过,当时还问要不要他带一群人过来,帮我们干文佳健,最后被我拒绝了,因为文佳健在学校确实势力太大,毛人干一架确实可以跑了,但我们留在学校的人,日后岂不是要倒霉?

  毛人‘嗷’地叫了一声,有点不敢相信地问我,低声叹了一句:“不是吧?”

  我点点头,正要说话,却看听文佳健冷笑一声,指了指毛人很不屑地说:“小子,我记住你了!”说完,对身后一伙人使了个颜色,一群人迅速离开了,只有宋德快不爽地嘀咕,边走边说着一些骂人的话。

  毛人对着文佳健一伙人的背影骂叫嚣道:“一群沙比,靠!就这点本事还敢说是学校的扛把子,呸!”说完定了一下,转头笑呵呵的对我说:“嘿,哥出现的及时不?哈哈……”

  我拍了拍毛人的肩头,特感谢地说:“谢了啊,毛哥。”说完忙又补充一句:“哦,毛哥吃饭没,要不我请你吃……”最后个‘饭’字还没说出口,被毛人打断:“刚才吃了饭,现在饱得很。”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说实话,我真挺感谢毛人的,不过他似乎不拘这些小节,拿着折叠刀在我面前甩了甩,问:“怎么样,我这把刀帅不帅?”

  我对刀没什么研究,点点头说:“还不错,看起来跟你挺配的。”说着猛然想起毛人以前在裤子里别菜刀,于是问:“毛哥,你怎么改玩这种刀了,你不是一向只对菜刀感兴趣吗?”

  毛人咧嘴笑得特别开心,一脸憨厚的模样说:“菜刀随身携带不方便,还是这种到用着顺手,你要不要玩玩?”

  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围的人渐渐多起来,纷纷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和毛人。我辣个去,之前我被宋德快一群人围住的时候,方圆百米看不到半个人影,这才多久一会就人来人往了,靠!

  我摆摆手,说:“不用……不用了,你快把刀收起来吧,这么多人看着。”

  毛人不以为意,又摆弄了两下刀,对着宋德快一伙人离开的背影伸了伸脖子,问:“这伙人真是你说的扛把子?”

  我点了点头,很无奈的说:“嗯。”

  毛人眉头一皱,说:“我看他们也不怎么样嘛,要不要和他们干一架?”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我听说他家有黑社会背景,还是别主动招惹他的好。”

  毛人呸了一声,说:“还黑社会,能有多黑啊?不是我吹牛,之前我还跟一县长的儿子打过架呢。”

  我一愣,来了兴趣,问:“真的假的啊?”

  毛人一脸得意,说:“儿骗,不过我跟他是不打不相识,现在我俩关系还不错。”说完,朝我挤了挤眉。

  我身边没有这类当官的儿子,所以在我还不太成熟思想里,当官的人都挺牛笔的,听毛人这样一说,顿时感觉挺高大上!

  我好奇地问:“那小子也是你们学校的?”

  最f新.n章P$节…{上酷匠OI网

  毛人点头说:“嗯!”说着把刀收起来,周围的人渐渐散开。

  我继续问说:“他有个县长老爹,算是官二代吧,拿他在学校应该很叼吧?有人敢惹他么?”

  毛人大笑了一声,说:“毛才没人不敢惹,他就是个傻子,被打不是一次两次了。”说完仰头‘哈哈’大笑了两声,再说:“再说了,我以前还不是照样跟他打过,不是我吹牛,我就差把他打得满地找屁滚尿流了,就算他老子是县长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敢叫他老爸来学校找我麻烦啊?所以不管那个扛把子有什么黑社会背景,无非就是打一架,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毛人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出来。我故意开玩笑说:“哟,没看出来,你胆子比以前大了很多嘛。”

  毛人淡淡笑了笑,递给我一根烟,说:“咱们初中的时候算是同生共死过,你如果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毛人只要能办到的,绝对不二话。”说着帮我把烟点燃,再说:“你说的那个什么鸟扛把子,要不要收拾一顿?我看他那鸟样估计也没啥真本事,我觉得我弄他妥妥的。”

  我吸了一口烟,说:“这个……以后再说吧!”说实话,只要文佳健没有过分的对我,我并不想去惹他那瘟神,毕竟他在学校有那么多的流弊传说,不管这些传说有几分真几分假,但至少证明他在这个学校是有一定地位的,再者他的能耐我曾亲眼见过,我没有毛人的气魄,起码现在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