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金银宝聊到很晚才睡觉,不过整晚迷迷糊糊的没怎么睡好,感觉金银宝在不停地起床和躺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导致的不舒服。

  第二天,天才刚蒙蒙亮,金银宝便把我给摇醒了,让我赶紧起床洗漱。

  我原本睡得挺晚,又没怎么睡好,脑子跟浆糊一样,木讷地起床漱口,然后跟着金银宝去吃早餐,之后找了个银行,站在自动提款机外等了一会,看金银宝拿了一沓钱出来,直接塞到我手里,说:“两千够了么?”

  我疑惑,给我钱,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我没敢接手,问:“你……你这是干嘛啊?”

  金银宝鄙视了我一样,说:“手术费啊,不然是什么?”我心里忍不住暗骂了句:日本人!

  我一阵尴尬,干咳一声说:“手术费你给我干什么?”

  /n更!T新0C最快I9上Um酷匠ko网./

  金银宝又白了我一眼,说:“当然是给你待会付钱啊,我做手术难道让我自己去交钱?”

  我想想就郁闷,这特么都是哪跟哪啊?我拿着钱收好,想说点什么,但金银宝不给我机会,一扭头走了。

  我估计金银宝心里已经把我骂了个遍了吧,因为她打心底认为她肚子是我弄大的,我不仅不承认,还推卸责任,加上现在又接了这钱,她不恨我才怪。

  我们打了辆车直接去妇幼保健院,由于时间尚早,医院没什么病人,我们挂完号直接找到医生,之后所有交钱拿药的事情全交给我。

  看得出金银宝很紧张,坐在手术室外一直紧紧捏着双手,听到医生叫她名字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身体不自觉一阵颤抖,然后突然拽着我的手,小声问:“不会有事吧?”

  我忙安慰她,说:“这只是个小手术,你不会有事的。”

  金银宝还是很害怕,又问我:“这个手术会不会影响我的将来,如果…如果以后不能怀孕了怎么办?”

  我继续安慰她,说这里是正规医院,不会影响她以后怀孕的,再者说全国乃至全球每天那么多女孩子做人流术,也没见几个影响生育的嘛。

  金银宝这才放心,缓缓起身朝手术室走去,在她手松开我手的刹那,我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因为她手心里全是汗。

  我在手术室外等了近三十分钟,金银宝终于出来了,她的状态似乎比之前张璐要糟糕很多,整个人几乎靠在了护士身上,我上去扶她,感觉她身体是软的,眼睛也半眯着,全部依靠我拖着她在移动。本来想抱着她走的,但想想还是算了。

  我找了个干净的病床给金银宝躺下,想和她说说话,想问她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可她倒床立马闭上了眼睛,脸色煞白,一点血色也没有。我怕了,该不会闹出人命把?

  我小声叫着她的名字,可她没有丝毫的反应,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吓得不轻,忙找护士询问,结果护士告诉我这是麻药的问题,过会她就醒了。

  过了十多分钟金银宝才醒过来,睁眼看我,虚弱无力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又休息了近半个小时,我们才离开了医院。这时候已经到了午饭时间点了,我们找了个饭店吃饭。

  金银宝依旧很虚弱,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突然慢悠悠地冒出一句:“你也是运气好,遇到我。”

  我一头雾水,问:“什么?”

  金银宝喝了一口汤,说:“要是换个人,你觉得你会过得这么舒服?让别人怀孕不出一分钱就算了,让陪着到医院走一趟你还不乐意。”

  我一身苦笑,回道:“我哪里不乐意了?”说完觉得不太对劲,忙改口说:“算了,当我没说过。”我心想,我陪你来,已经是给你足够的面子了。

  我在心里骂了句娘,不想再和金银宝争执,主要是想着,第一、她现在刚动了手术,身体还很虚弱;第二、这儿人太多,我怕如果我回嘴,她万一神经质发作,又跟我大吵大闹的,我吃不消,还会很丢人。

  金银宝开启傲娇模式,微微抬头呈斜下45度角看我,咧嘴一出一丝冷笑,说:“还说没有,看看你现在这态度。”

  我没再理她,赶紧低头吃饭,饭后快速送金银宝上出租,我原本也想打车回家,但想了想回家也没事做,干脆去乘公交车,听说公交是一个可以思考人生的地方,我现在需要好好考虑考虑我的自己将来。

  我正在等车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从背后拍了下我的肩头,我回头一看,好家伙,竟然是文佳健和宋德快,另外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

  一群人看到似乎挺意外的,文佳健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说:“哟,还真是巧啊!”

  宋德快相对而言比文佳健粗鲁多了,踹了我一脚,笑呵呵的说:“还真特么的冤家路窄啊,在这儿也能碰见你这个靠女人出面的怂包。”

  他们这么多人,主动找我肯定不会安什么好心,我想转头跑,但他们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团团围在我周围,我根本无处可跑。

  靠,我这也太倒霉了吧,到这儿都能遇上这群人。

  我故作镇定,往周围看看,虽然这里是医院,但这时候没什么人,一些上下公交车的人都行色匆匆,我说:“你们想干嘛啊?”

  宋德快又是大笑一声,说:“哈哈……干嘛,你特么说我们干嘛啊?”

  文佳健讽刺我说:“要不要又给你的欣姐打个电话,让她来一趟啊?”说完,直接爆了句粗口。

  我深吸口气,沉声说:“这里是公共场所,你们……”话没说完,宋德快又是一脚踢在我小腿上,趾高气昂地说:“我们怎么样?公共场所有怎么样?公共场所老子照样想弄你就弄你,你能把我怎么地?”

  我心里快速想着缓解的办法,可感觉根本没什么办法可解啊。

  宋德快越发嚣张,拽了下我胳膊,说:“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我自然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嘿,你们几个在干嘛呢?”

  这声音我很熟悉,除了毛人还会是谁?我寻声望去,只见毛人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盯着文佳健一伙人看了看,重复说:“嘿,哥几个,你们啥意思啊,这是?”

  一段时间不见毛人,感觉他又成熟了不少,脸上的络腮胡已经有些明显了,手上的毛的依然是那么耀眼。

  文佳健冷笑一声,看着毛人问:“你是这个窝囊废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