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解释,说:“不是,你别误会……我是想问你是金氏姐妹里的哪位啊?你也知道,你们几姐妹长得实在太像,连声音都像,我平时根本分不清你们。”

  金银宝很不耐烦,反问我:“你电话上显示的谁?”

  我说:“金银宝。”

  金银宝说:“既然电话都显示了,你还问什么问?”

  我还是不太敢相信,结结巴巴地问:“你……你真是金银宝?”

  金银宝彻底怒了,大声骂道:“你特么有完没完,一句话要问多少遍啊?”说着顿了一下,在继续:“把你家的地址报给我,我过去找你。”竟然真是金银宝。这……怎么可能?

  虽然我也觉得不可能,但人家找上门来了,还能有假?我总不能自己认为不合理,就不理会金银宝吧?

  我说:“还是我去找你吧,你在哪儿?”我觉得这种事在电话里也说不清,还是见面之后再慢慢给她解释,顺便好好整理整理昨晚的事情。

  金银宝说:“XX路,XX宾馆,我在那宾馆门口等你。”

  挂了电话,我忽悠我妈,说有个男同学今天过生日,非要我过去一趟。我妈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并没有阻止,只说了些‘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便同意我离开了。我想如果是换成以前,我这么晚出门,我妈肯定不会同意,而且还问东问西、唠唠叨叨。

  我打了个车,快速赶去金银宝指定的地方,远远地便看见金银宝站在那宾馆大门前,双手抱着胸,似乎很急躁地走来走去。

  我走到金银宝身前,故意装出一无所知的模样,问:“怎么了啊这是?这么晚叫我出来有什么急事么?”说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心里很点忐忑,心跳得‘砰砰’响。我是个男的,不论昨晚的事谁对谁错,理论上讲吃亏的是女生,所以错的永远是男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倒是很想知道金银宝昨晚是怎么进我房间的。

  金银宝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进去再说吧,我已经开好房间了。”

  我点头,跟着金银宝走进宾馆,一路上我们没有任何交流,她在前边走,我跟在后边,连大气都不敢出,气氛挺尴尬的。

  金银宝定的是三楼的一个房间,进门之后只见她现将房门反锁,然后迅速一个转身,满脸凶光的瞪着我,大声质问:“老实回答我:你戴套了没?”

  我没料到金银宝会问得这么直接,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会,低声说:“没……没……我……”最后一句我想说‘我不知道’,因为昨晚喝得太醉,真的已经记不起来了。

  结果我的话还没说完,金银宝抬手便扇了我一耳光,瞬间‘啪’地一声巨响响彻整个房间。我一股怒气从心里油然而生,怒视着金银宝想问她干什么,结果她先开口了,先是爆了一声出口,再说:“之前问你戴套了没,你特么的怎么回答我的?你说你戴了,现在又给老子说没戴,你特么把老子当猴耍是不是?”

  什么情况……这特么是什么情况?什么叫‘之前问’?什么又叫‘说戴了’?之前她有问我吗?

  我被金银宝这段说弄懵了,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她什么时候问过我这句话,我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难道是昨晚激情过后?可是我不记得了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那么傻愣地盯着金银宝看,金银宝似乎深吸了口气,说:“我怀孕了!”

  什么,怀孕了?

  我再次被金银宝的话吓了一跳,但很快回过神来,似乎明白了什么。这牙根就和昨晚的事没半毛钱关系啊,我就算再无知,也知道在这么短短的一天时间,不可能让一个女生怀孕,再让她知道自己怀孕。

  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顿时落地,说:“大姐,你怀孕了叫我来干什么啊?”

  金银宝冷笑了一声,说:“我叫你来干什么,你特么的怎么好意思问出这句话?我不叫你叫谁?怎么的,玩爽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啊?我告诉你,虽然上次因为我在酒吧喝醉了,所以才会跟你发生关系,但现在我怀孕了,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我特么的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暗叫一声不好,合着金银宝她似乎不记得自己酒后被人轮的事情了,完全认定了是我睡了她,这可怎么办?我说:“大姐啊,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发誓,那次我真没动你,是我把你从三个人渣车里救出来的,你要找你孩子的父亲,你找那三个人去啊,你找我做什么,我真的……”

  金银宝更气愤了,我的话还没说话,她直接往我胸口上猛地推下,大爆粗口说:“郭耀明,我曰你祖先!你特么能不能有点担当?刚才我还问你戴套了没,你自己说的没戴,现在才多久你就反悔,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说着顿了一下,再挖苦说:“呵呵……你还真会装大尾巴狼啊,一听我说怀孕了,你特么立马变脸。没动我?救我?”说到这儿,突然又是一声冷笑,接着一阵咆哮:“你当我是傻子是不是?那天早上我就问过你有没有戴套,你告诉老子说你戴了,你那个时候撒什么慌?我靠!”金银宝越说越气愤。

  完了,我怎么觉得我被金银宝的话给套进了?刚进房间的时候她开口就问我戴套没有,我当时一门心思想着昨晚的事,自然而然的以为她说的也是昨晚的事,所以才顺口说了那么句话,万万没想到……她说的竟然是上次酒吧后发生的事情,我特么真的去年买了个表!

  …F酷,匠GT网X正QM版首发

  我看着金银宝那张愤怒,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脸,忙稳了稳情绪,轻言细语地说:“宝姐,咱们好好说,不吵行么?”我试图好好给金银宝沟通。因为金银宝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我怕被外面的人听见了,对她,对我都不好。

  金银宝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我特么想和你吵么?你说你刚才要是不说那些‘你没做过’的话,我会和你吵么?”

  我点了点头,说:“宝姐,你听我说,这件事确实有点复杂,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因为我真的真的真的…没碰过你,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事后全都告诉过你……”

  话没说完,再次被金银宝一巴掌抡在了脸上,同时传来她的声音:“郭耀明,你还是个男人么?刚刚明明承认了,现在又反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