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像早餐,又像午餐的饭吃得让大家郁闷,饭后正当四胞胎姐妹商量着要去哪里玩时,假迈克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假迈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忙快步走到窗外接电话,因为他特意关上了玻璃,我听不太清楚他说了些什么,只看他的脸色有点不正常。

  几分钟后假迈克回来,王嫣一脸关切地走上去地问他怎么了,是谁打来的电话?假迈克表情凝重,回应了下王嫣,然后又跟我我们说他有事,先走了,便离开了。

  假迈克离开,让王嫣和四胞胎姐妹顿时失去了兴致,我看实在没什么留下的价值,于是也和她们告别,往市中心的广场去。

  早上的时候已经和周丽丽说好了下午一起玩,临近考试这段时间我俩都挺忙的,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想她。我和周丽丽的关系,我并没有向王嫣和四胞胎提过,每次周丽丽来学校和赵欣儿在一起的时间较多,而和我一起的时间相对较少,所以王嫣几人一直以为我和周丽丽之间只是比较好一点的同学关系,就跟我和赵欣儿一样。

  中午我在市中心广场等到了周丽丽,穿一件白色羽绒服,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似地,头上还戴一顶毛线帽,脸上一个大口罩,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头。看她这幅摸样,我所有的热情被瞬间浇灭。唉,冬天就是个毁美女的季节啊,还是夏天比较好。

  我和周丽丽先找了个小餐馆吃饭,主要是陪周丽丽吃,之后转战去游乐场。一路上我琢磨着今晚要不要和在外面开个房间,正好和周丽丽好好叙叙这段时间的相思,可周丽丽不同意,可能怕我不开心,安慰我说:‘我俩时间在一起的机会还有很多,来日方长’。呵呵……来日方长!

  周丽丽心情似乎很不错,一直叽叽喳喳说不停,还硬拉着我玩那些刺激的项目:海盗船要做最后一排,过山车要做第一排,还有自由落体等等,玩到最后我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下午五点多,周丽丽终于决定离开游乐场,结果一出大门就直接乘公家车回家,走之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开开心心地和我约定过两天再见面。

  送走了周丽丽后,我去了我妈家。我爸去世好几个月了,之前以为许晴会一脚把我踢出门,结果她不仅没有虐待我,还对我挺不错的,每个月定时往我卡里打钱,偶尔给我打电话,唠唠家常,关心关心我的学习,说实话,我现在对许晴仍还有一些恨意,不过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或许是因为她对我的关心,又或许是因为我们很少见面,仇恨被淡化了吧,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不太好意思去许晴家,心里很怕她对我的好,害怕以后想恨她也没办法恨起来。

  一段时间没来我妈家,她似乎很开心,下午的时候便去市场买了好多菜,我到的时候她正在厨房里忙活。我原本想去厨房帮她的忙,却被她强行推了出来,说厨房油烟重,我鼻子不好,就别进去遭罪了。

  我妈这么一句话让我心里一阵温暖,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对我说过这种关心的话了。

  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母亲在厨房里不停忙碌的背影,鼻子忽然一阵酸楚。我妈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虽然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她一直像亲儿子一样待我,将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她。

  我想了想,半关心,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妈,你和我爸已经离婚这么久了,你有没有想过找个人照顾你啊?”

  T酷?B匠IV网0y唯,=一正G¤版,#其3他都是。盗=u版K2

  我妈愣了一下,回头看我一眼,一脸疑惑地问:“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我说:“你和我爸离婚没多久,他就重新组建家庭,虽然他命不好,刚二婚一个多月就死了,但他确实和许晴有结婚证的。我觉得你也应该再找个人陪你……”话没说完,被我妈打断:“小明,你是不是觉得妈对你不够好?”

  我忙摇头,说:“不是,我是觉得我现在很少有时间过来,你一个人我挺担心的,如果有人人能每天陪着你,我会放心很多。”这是我的心里话,我妈所有的青春都给了我爸,我爸却因为我妈无法生育而抛弃我妈,我觉得我爸挺混蛋的,真的,我现在就希望我妈能找一个疼她的男人,好好过下半辈子。

  我妈笑了笑,说:“我有你就够了。”说着顿了一下,继续说:“等妈老了之后,就去养老院,每天有护士照顾,也有人说话聊天,挺不错的。”

  我心又是一酸,忙说:“妈,你说什么呢,等你老了,我养你,去什么养老院?你是我妈,我是你儿子,儿子养母亲是天经地义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这句话说出口后,我似乎看我妈眼睛有点湿润,不过她很快转过头去,背对着我缓缓说:“你不用操心我的事情,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念书,其他的事情都别想。”

  我本还想继续劝说,但仔细一想住了口,这样的事情急不来,让她自己想想吧。今天我说这些,只是想让我妈知道我的态度:如果她想再婚,我绝对不会阻止。

  晚上七点多,我妈做了满满一桌的菜,我和她正愉快的用完餐,忽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打开一看是金银宝打来的,我心里一惊,第一反应是: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

  我小声告诉我妈说是一同学打来的,然后往一边的小房间走去,进屋子之后才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电话那边里面传来金银宝冰冷的声音:“你现在方便不方便出来一趟?”

  我试探性地问:“有什么事么?我在陪我妈吃饭。”

  金银宝说:“如果你现在不方便出来,那我去找你。”

  我顿了一下重复之前的问题:“有什么事么?”

  金银宝说:“咱们见面再说吧。”

  我疑惑,又问说:“就我俩?”

  金银宝说:“嗯。是你出来,还是我去找你?”

  金银宝说话的语气一直冷冰冰的,听起来有些怪,我彻底疑惑了,难道昨晚被我那啥的对象是金银宝?不会吧,她应该没有流血的本事了啊?一血一血,只有第一次才会流血的啊?

  我犹豫了下,说:“你是谁啊?”电话确实显示是金银宝打来的,但我不太确定是她。

  金银宝语气顿时就变了,冲我一声低吼:“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