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腿上的上部分血迹,被褥上也沾了些血,颜色有些干涸,在粉色的被套上,显得尤为触目惊心。

  我被这些血和地上的衣服吓得不轻,脑子一片浆糊,不由地想难道昨晚我把假迈克给……但仔细想想假迈克的菊花应该不会轻易被攻破吧?还有菊花被迫会出血吗?

  我眼前这一切,该如何解释?我心想,散落一地的衣服不可能是我脱掉仍地上的吧?就算我喝多了,自己脱衣服我也会放床上吧?我脑子很乱,我对脱衣服这事完全没有了印象。

  至于这些血……金氏四姐妹昨晚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应该不可能半夜摸进房间,王嫣神志稍微清醒些,按理说她也不会上我的床,所以只剩下假迈克……难道真的在睡梦中把他给办了?

  我整个人快崩溃了,我干男人了,我特么干男人了,我是直男,我特么是直男啊。天呐,想想就觉得恐怖!

  原本还有一丝睡意的,但被这么一吓,我整个人彻底清醒了。

  我忙穿好衣服裤子,往客厅走去,走出房间门看到假迈克一个人睡在客厅的地铺上。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t看正a版H章节Q上mf酷匠F网%_

  我看着假迈克发了会儿呆,想着要不要趁他没醒上去拔了他的裤子看看,不过想了会最后还是放弃了,我怕要是裤子没拔下来,倒是把他人弄醒了,以后我不得莫名顶上个‘喜欢假迈克’的名号。

  最后我决定先去洗澡,把身上的污秽冲洗赶紧,顺便让脑子清醒清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王嫣来上厕所,她看见我的时候似乎愣了下,不过很快回神,冲我笑笑,说了句“早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早!”

  王嫣往客厅方向指了指,一脸疑惑地说:“如果我我记得没错,昨晚你们俩是在房间里睡的吧,什么时候跑到客厅来了?”

  我心里乱糟糟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哦,我睡在房间里睡的,他……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客厅。”

  王嫣似有所悟地点头,说:“哦,是这样啊!好吧……”说着顿了一下,再继续说:“现在时间还早,大家都还没起,你再睡会呗。”说完绕过我往厕所去。

  我没再说什么,看了王嫣一眼转身回了房间。

  我把窗帘拉开一条缝,让光线可以照进来一些,然后再爬上床翻了翻被褥,发现那些血迹依然清晰。

  我颓废地坐在床上,木讷地盯着被褥上的那一抹血迹,忽然想到这会不会是谁不小心受伤流出的血,或者是几个女孩子里某一位来了大姨妈?但很快否定了这一想法,因为我下体上有血,加上地上凌乱的衣物和皱巴巴的棉絮,一看这里就曾经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

  我继续快速转动脑子,努力地想要的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模模糊糊里似乎想起我做过一个梦,一个有关风花雪月的梦,只不过里面的主角不是我和周丽丽,而是我和假迈克?

  仔细回想,这个梦挺奇怪的,似乎是我和假迈克躺在一张床上你侬我侬,最奇怪的是假迈克竟然有胸,我手放在他胸口时有非常柔软的触感,那是完全不同于男人肌肉的感觉。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床上的血和我的梦到底有没有关系?

  想来想去想得脑袋发疼,我干脆躺下床准备再睡一会,可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假迈克的那张脸,这让我很难受,我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时睡觉想得全是美女的脸,现在竟然想一个男人,我难道要弯?

  我受不了了,虽然觉得很难为情,但我一定要找假迈克好好问问,不然我会被憋疯的。

  我来到客厅,原本以为王嫣睡醒了会陪着假迈克,但事实上并没有,客厅里除了鼾声正起的假麦克,再无其他人。

  我在迈克的肩头摇了摇,过了好一会才看他睁开眼,揉了揉眼睛,问我:“怎……怎么了?”

  我看了眼地铺,问:“你怎么睡在这儿啊?我记得昨晚你明明和我睡在同一个房间的。”

  假迈克一脸疑惑,掀开被褥起身坐了起来,看一眼我之前睡的房间,边打哈欠边说:“哦,我之前起来上厕所,看客厅里没人睡,就顺便睡这儿了。”

  我‘哦’了一声,试探性地问:“是不是我睡觉的时候不太规矩,挤着你了,你睡得不舒服,所以才来客厅?”说完,我还尴尬的笑了笑,补充了一句:“不好意思哈,平时习惯一个人睡了,所以可能睡觉的时候不太规矩,我没……怎么你吧?”我本来想问‘我们昨晚是不是干了什么事’,但实在觉得太丢人,没脸问出口。

  假迈克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客客气气地说:“没有没有,不是你的问题。”说着笑了笑,再继续:“我也习惯了一个人睡,有人躺我身边不太习惯。因为我半夜起来上厕所之后,觉得口特别渴,就来客厅找水喝,正好看到地铺上没人,所以干脆就在这睡了。”

  我继续问:“你在这里睡,四胞胎去哪了?”

  假迈克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她们已经不在客厅了。”说完后起身往厕所走去。

  从假迈克说话的语气看,似乎没有什么尴尬的情绪。我特意留意他走路的姿势,同样很正常。

  我觉得更加奇怪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我干脆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等着假迈克上完厕所回来,我继续发问,问他是否还记得昨晚什么时候到客厅睡的,假迈克表示不记得了,他说他喝了太多酒,脑子晕沉沉的,并没有注意时间,不过反正挺晚了。

  我没事找话题和假迈克聊天,东扯一句西唠一句的,好几次想问的问题堵到嘴边,到最后还是问不出口,而假迈克也是只字不提。

  聊了会儿,我实在憋的难受,于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刚才起来拉屎的时候,感觉屁Y疼,该不会是你昨晚喝多了,把我那啥了吧?”说完之后,为掩饰尴尬,我特意大笑了几声,其实心里慌得要命,觉得丢人,又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假迈克一听,顿时双眼瞪得滚圆,说:“哥们,你别逗啊。”说完估计觉得自己表达不是太清楚,补充说:“首先我对男生没兴趣,其次就算喝醉了,我也不会对一个男的做……做那种事情。”

  呵呵,这句话说得好像我会对一个男的做那种事情似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