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最后一节课,曾梦给我发来信息,说这会我们校门口停了两辆金杯车,从车里一下子下来了一伙人,估计得有二三十人的样子,看阵势应该是来打架的。

  曾梦下午请假了,对老师说的是去看病,但他告诉我其实他是去另外一个学校看他初中时的女神。曾梦还说是那个女生主动给他打的电话,让他过去一下,具体什么情况不知道。

  曾梦是那种典型的色男,只要是美女,他都喜欢,所以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他的喜欢很廉价!

  我正准备回复曾梦,他的信息又发来了,说:“明哥,快跑,校门口那些人全是文佳健叫来的,估计是冲你来的。”

  我一惊,先不说文佳健找这伙人是不是冲我来的,就冲着今天偶尔出现在教室外瞎溜达的那些人,我就觉得今天有点反常。

  我赶紧给赵小鹏和吴斌臣发了条信息去,简洁明了地告诉他们,说文佳健叫了几十个人来我们学校,之后又又赶紧向老师请假,说肚子疼,拉肚子。

  走出教室之后,我快速给曾梦打了个电话,问他:“那伙人现在在哪儿?”

  曾梦语气听起来挺急的,回答我说:“还在学校门口,他们刚刚给文佳健打了个电话。明哥,你快跑,别被他们逮到了。”顿了顿,补充一句说:“这伙人看样子都不是学生,你要小心啊。”

  我道了声谢把电话挂了,吴斌臣这时发来一条信息,让我去一楼的厕所,他和赵小鹏在那等我。

  昨晚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所以吴斌臣和赵小鹏也很了解,文佳健既然叫了这么多人来,肯定不单单是因为想报复我一顿,只怕是早就看我们三个不爽,想趁着这个机会把我们哥仨给一锅端了。

  我们三人在厕所商量着,吴斌臣说:“要不给毛人打个电话,让他叫人过来?”说着看了看时间,继续说:“现在离放学还有半个小时,让他抓紧过来的话,估计还来得及。”

  我有些担心,说:“我听曾梦说,文佳健叫来的人都不是学生,估计是社会上的。如果真叫毛人过来,会不会把他们也给连累了啊!”

  吴斌臣爆了句粗口,说:“我还以为文佳健这狗东西找我们麻烦是叫学校里的人呢。靠,不就是打了他一小弟嘛,又不是有多大仇,多大冤,他犯得着这么对我们吗?”

  赵小鹏还算理智,说:“他肯定是想告诉我们,他不仅在学校能叫到人,而且在社会上也能叫到人,要收拾我们几个,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忍不住低声骂:“我说他就是个神经病,仗着自己有点人脉,在学校很横行霸道的,迟早被人砍。”

  赵小鹏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现在别自乱阵脚,先看看他想怎么办。”

  吴斌臣递给我和赵小鹏一支烟,边点火边说:“那咱们现在就这么躲着吗?”

  我们三人抽着烟,彼此沉默了会儿,吴斌臣想了会忽然说:“要不咱们先躲几天,等风声过来再来上学?”

  我说:“躲得过去吗?”

  赵小鹏看了吴斌臣一眼,说:“要真躲了,确实暂时没危险,那以后我们岂不是没法抬头做人了,多丢人啊?还不如被他们痛打一顿算了,妹的!”

  吴斌臣叹息一声,有些悲伤地说:“被打一顿以后也没法抬头做人啊,而且更觉得丢人!”

  我想了想,又说:“要不……我找赵欣儿帮个忙,先把今天的事情缓过去?在这个学校,能压得住文佳健就只有赵欣儿了。”

  赵小鹏和吴斌臣都没表态,只猛地吸着烟。其实,我们三人都是不愿意找赵欣儿帮忙的,毕竟她是个女生。我们几个大老爷们的,找一女生帮忙,说出去不仅仅是丢人的事,恐怕还会被人骂狗腿子,就知道抱女人的大腿。

  沉默间,曾梦给我打来一个电话,用很惊讶的语气说:“明哥,你们现在在哪?那伙人已经被文佳健带进学校了,你们要小心啊。”

  我很疑惑,说:“带进学校?”

  曾梦说:“嗯,就是从正门进去的,文佳健只是和门卫说了几句话,门卫就放他们进去了。”这确实让我挺意外的,这门门卫大叔这样把那伙人放了进来,他也不怕万一出了事,他拿什么承担?

  我和曾梦挂了电话没多久,我电话又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不用想,肯定是文佳健。

  我犹豫了下,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果然,电话里传来了文佳健笑呵呵的声音,“跑得挺快啊!”顿了下,继续说:“是吓着了,还是去叫人了呢?如果叫人的话,那就快点,我等着你,放学之后,我再联系你。”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赵小鹏其实倒是想和文佳健那边的人干一架,不过他又认为,我们现在面对的不像初中时期的那些人,随便拿把菜刀就能吓到一片。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只有三个人,根本不是对手,如果一两句话不对口,被弄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就那么呆在厕所里商量着,可直到放学,也没弄出个结果。

  随着下课铃声的想起,文佳健的电话又打来了,这下我是真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好,盯着赵小鹏和吴斌臣看了看,他俩显然也很无奈。

  电话响了一会儿,估计看我没接,便被挂掉了,然后传来文佳健的一条信息,“你们班有个叫曾梦的是吧?刚才就是他通风报信的是吧?你要不要听下他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立马拨通了文佳健的电话,文佳健很快接起,我急忙问:“你刚那信息什么意思?”

  E看◎正c版oq章9D节上酷:匠K网b《

  文佳健冷笑一声,说:“我让你听听是什么意思!”话音刚落,电话里立马传来曾梦的惨叫声,以及不少人的侮辱声。

  我对着电话咆哮道:“文佳健,这跟曾梦没关系,你别为难他!”

  文佳健说:“这得看你啊。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去找你?”

  我说:“你在哪儿?”

  文佳健说:“吴平上次被挨打的地方知道吗?就那儿。我记得你当时好像在场啊!我给你10分钟,来不来随你,不过你要是不来的话,替你通风报信的这位同学曾梦就惨了,呵呵。”吴平就是那个追求金氏姐妹会魔术那人。

  我急忙说:“你别动他,我来!”

  文佳健说:“把赵小鹏和吴斌臣一起叫上。当然,你要是想多叫些人来也行。记住了,只有10分钟的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