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佳健估计没料到我会这么说,又或许在整个二中,根本就没人敢和文佳健犟嘴。只见文佳健怔怔地看了我好几秒,不由一声冷笑,说:“听你这口气……怎么的不服气啊?你一新来的,凭什么不服?”说完,竟抬手又是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不过我反应挺快的,忙后退一步,躲过他的攻击。

  文佳健怒了,铁青着脸似乎又想上来打我,不过我快他一秒大声喊道:“健哥,难道以多欺少就是你一贯的作风吗?”

  当时周围已经有一些同学被我们的吵闹声惊扰,纷纷打开寝室门围观,所以我故意这么大喊一句,让文佳健不敢再动手。

  文佳健手捏成了拳头,但并没有再朝我打过来,怒气冲冲地说:“小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拽得很?”

  我依旧语气平缓,淡淡地说:“健哥,如果你觉得有人故意找我麻烦,我只不过是反击一下,这也算是‘拽’的话,那我也没话说了。”

  文佳健被我一句话堵得有点没话说,眼睛死死地瞪着我。我心里有点虚,但表面上依然装得很淡定,说:“如果健哥没其他事情,那我先回去睡觉了。”说完也不管他回答不回答,直接转身想回教室,结果才迈开步子,跟在文佳健身后的几个人便上来堵住我的寝室门,其中一个戳了戳我的胸口,说:“你小子给我站住,我们健哥没让你走,你特么的走什么走,找打是不是?”

  我只能回头再看着文佳健,问:“请问健哥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文佳健往周围围观的同学看了一下,加大声音说:“听说你姓郭是吧?听说你在初中的时候就挺跳的是吧?还听说你砍过人?怎么,人砍死了吗?”说到这突然脸色一边,冷着脸沉声说:“不管你初中的时候有多跳,混得有多好,我警告你,现在是高中,而且这里是二中,少在我面前玩那些花花肠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屁本事没有,还一天到晚就会装的人。懂么?”文佳健越说越大声。

  我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说:“我到学校是为了念书,不是为了活给健哥你看的,你如果不喜欢我,大不了以后见面绕道走就是了。”

  文佳健忽然怒了,大喝了一句:“你特么的再说一遍!”说完直接一巴掌甩我脸上,因为我身边被文佳健的人围着,我根本没地方躲,只能白白挨了这巴掌。越想越气愤,怎么就遇到文佳健这瘟神了。

  w酷匠网唯5一正版\‘,C其=他|K都/i是盗Dj版

  我摸了摸被挨打的脸,同时又舌头顶了顶,冷冰冰地说:“健哥,我挺敬重你的,真的,但是就算我敬重你,你也别太过份了。”虽然我知道文佳健我惹不起,但我咽不下这一口气,就算斗不过,我也不想唯唯诺诺地活在文佳健脚底下。

  文佳健笑了笑,往后退了两小步,不咸不淡地说:“怎么,生气了啊?那你想怎么样呢?动手打我?”

  我并不说话,只怒视着文佳健,看他又点了根烟吸上,“哟,没看出来,还挺有脾气啊。”顿了下,继续说:“既然你这么有脾气,行啊,我给你个机会。听说你能叫到人,那咱们打一架,你要是赢了我,以后你就是我大爷,你说怎么样?”

  我咬了咬咬牙,忍住了爆粗话的冲动,说:“我哪敢跟健哥你打啊?再说,我也不敢当你大爷啊!”

  文佳健又拍了拍我脸,但没怎么用力,冷笑一声说:“我不管你以前有多牛笔,但现在到了二中,你最好给我老实。你要真不服气,对我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出来,我给你机会跟我干一架。不过你要是连架都不敢打,以后就给我本分点,别到处惹事,不然…没你好日子过。”

  我没吱声,文佳健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人便离开了,临行站在我身后的文佳健带来的人冲我笑笑,补充了一句:“健哥你也敢惹,我看你是活腻了。”说完离开,脸上笑得特别的贱。

  我算是看出来了,文佳健之所以选择在走廊上收拾我,而不是在寝室,肯定就是想让更多的同学看到,顺便警告这层楼所有的高一新生:他文佳健才是这个学校的老大。

  我觉得有口闷气堵在胸口,想发泄发泄不出来,堵在心里又特别难受。没过多久,赵小鹏和吴斌臣来到我寝室,开口就问刚才是不是有人找我麻烦?

  我并不隐瞒,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说。赵小鹏二人死知道文佳健能耐的,我们才到学校没多久,地皮不熟,没有自己的兄弟,和文佳健硬碰硬,最后吃亏的只能是我们。所以这次的事情,我只能认栽。

  晚上躺在床上很久睡不着,脑海里全是文佳健的那张令人厌恶的脸,像他这种欺软怕硬的人,早晚被人狠狠收拾一顿才会长记性!

  文佳健在寝室走廊教训我的事情很快传了出去,班上好多人都知道了,第二天课间操结束后,赵欣儿找到我,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和文佳健起了什么冲突?

  我这次并不想把赵欣儿牵扯进来,于是说没什么事。赵欣儿并不多问,只告诉我说要真有什么事可以跟她说,她能帮一定会尽量帮。我道了声谢,说真没事。

  说真的,从第一天认识赵欣儿,我以为她只是个简简单单的同性恋,可越接触越发现她挺有手段的,至少她身边朋友挺多,而这一切全部归功赵欣儿有一个很牛笔的亲哥哥。听说她这位哥哥是本市好几家娱乐会所的股东,是真正混社会的人,平时动手全都真刀真枪,文佳健跟他比,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我想这才有了文佳健对赵欣儿毕恭毕敬的态度。

  当然,这些事我都是不经意间听同学议论而得知的,赵欣儿从没来跟我提过过关于她哥的任何事,我以前甚至都不知道她有个哥哥。我曾试着套赵欣儿的话,不过问来问去她都不愿意多说,对她哥的事情只字不提。

  和赵欣儿聊过之后,我回教室上课,上午最后节课快放学的时候,我看宋德快在我们教室外的走廊上溜达,我以为他要找我麻烦,但他只是晃了会便离开了,整个中午没有事情发生,而下午的时候,又有人在我们教室外晃荡,每次都只是走两趟便离开了。

  我心里有点犯嘀咕,这个宋德快莫不是要来找个报仇?可是我想错了,真正找上我的是文佳健,而且这一次比昨晚狠上不知道多少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