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嫣会对冒牌‘迈克杰克逊’上心,这一点对我来说挺惊讶的,可让我更加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周丽丽打电话告诉我:赵欣儿动情了。

  我当时心里一慌,第一反应是赵欣儿又看上哪家姑娘了,于是问周丽丽说:“她对哪个女生下手了?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我认不认识?”说着说着,我又感觉不对劲,问道:“她难道又对你…靠!”

  周丽丽在电话那边笑了笑,说:“不是女生,欣姐是对男生动情了”

  我一惊,又问:“谁?”

  周丽丽说:“你们学校元旦晚会上有个模仿迈克的人,你还记得不?就是他”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想想连赵欣儿一个同性恋者都动情了,可见这人的魅力不是一般的大!

  说到最后,周丽丽开始夸赞冒牌‘迈克’,说他如何如何的帅,舞跳得如何如何的棒,人是多么多么厉害…

  我开周丽丽的玩笑,问她是不是也看上人家了?周丽丽这才停止赞美,嬉皮笑脸的跟我说:那是欣姐的菜,不是我的,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其他人再帅再厉害我也看不上,别说他会跳什么太空步,他就是会在天上飞我也没兴趣。

  本来心里挺不好受的,听周丽丽这么一说,瞬间笑出了声来。

  和周丽丽挂了电话之后,正好碰到宋德快了,因为上次在兵乓台前发生的事,宋德快似乎对我、吴斌臣和赵小鹏都有些厌恶,不过碍于赵欣儿的关系,他并没有找过我们麻烦,平时在学校很少碰到面,就算有时碰到了,我们直接将头扭到一边,或者底下,装着没看见他。

  这人性格挺二,不过没有主动挑事,更不会主动和我们打招呼什么的,哪怕是恶意的也没有过,但今天,他却突然指着我,说,“哎呀,那个谁……”不知道是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还是故意装的这幅模样。

  宋德快主动叫我,我就算心里再不情愿,表面上还是得应付一下,于是客气的说:“德哥,有事么?”

  宋德快嘴里嚼着口香糖,微微仰着身体,斜着眼睛看我,一脸高高在上地问:“有烟没?”

  我说:“没!”我平时很少抽烟,偶尔别人递烟给我,我才会象征性地抽,所以我身上从不带烟。

  宋德快皱了皱眉,摆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说:“不是吧?”说着,走直接走到我跟前开始摸我的衣服和裤子兜。

  对于宋德快这举动,我已经有点反感了,不过我还是忍了忍,说:“真没有,我很少抽烟的。”

  宋德快没找到烟,有点不爽,撇了撇眉说:“还真特么的没有。烟都没有,还混什么?”说完从自己兜里掏出20块钱,甩到我身上说:“那你拿着钱,去帮我买包烟来吧。”

  宋德快的态度让我很不爽,我自然没有接他的钱,任由钱从我身上滑下去,落到了地上。

  我不咸不淡地说:“不好意思德哥,我现在没空,你还是让别人去帮你买吧。”说完准备离开,但刚一转身,宋德快立马抓着我的衣服,大声地说:“喂,你小子啥意思啊?我特么又不是让你掏钱,别给脸不要脸啊!”

  我冷笑了一声,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这是古训啊,德哥。再说了,我们又不是很熟,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好意思了。”

  宋德快气得额头上冒青筋,撅着嘴顿了一下,然后把口香糖往地上一吐,凶神恶煞地说:“要不看在欣姐面子上,早弄死你几个杂种了,沙比,靠!”顿了下,又接着说:“大老爷们的,还靠女人,真特么窝囊!”

  我一听这话,心里就像一群草泥马在奔腾,我一咬牙,说:“我窝囊,你牛笔是吧?那咱们都不叫人,找个空地单挑,敢么?”宋德快和我个子差不多,不过我觉得我能把他丢翻,就看他这幅虚胖的体格就不像是能打架的。

  宋德快彻底怒了,骂道:“单你妈,你个沙比脑残电视看多了吧?”

  我冷哼了一声,激他说:“不敢啊?那就别说话。”

  \更K:新最+快f上酷匠网

  宋德快爆了句粗口,轮着拳头便朝我头部挥了过来,不过我早料到他要动手,身子一闪,一个扫堂腿扫了过去,伴随着一声惨叫,他整个人直接扑在了地上。

  我站直身拍了拍手,说:“这是你自找的!”说完,离开了,身后不听传来宋德快的骂声。

  说实话,打了宋德快虽然解了一时的不畅快,但我有点怕他会找文佳健帮忙,报复我,不过后来想到赵欣儿,心里顿时又释怀了。

  我想以文佳健智商,知道我和赵欣儿关系不错之后,他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对我怎么样,再说了,我也并没把宋德快打的有多惨,而且是他主动找茬的,我不过是自我防卫。

  一天过去了,没人找我麻烦,我以为打宋德快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就在当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麻烦找上门来了。

  我当时衣服裤子都脱了,正躺在床上和周丽丽发着短信聊天呢,突然文佳健走进了我们寝室,不过他并没有往深处走,而是站在寝室门口,冲我扬了扬下巴头,很自然的说:“郭耀明是吧?出来下,我有点事和你说说。”说完,直接走出了寝室。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因为宋德快的事。虽然刚刚只是文佳健一人走进了寝室,但我感觉走廊上应该站了不少他的人。

  我没得选择,只好穿上衣服裤子走出了寝室,让我意外的是,文佳健只带了四个人来,宋德快没在其中。

  文佳健见我出来之后,点了一支烟,冷笑了一声,阴阳怪气地对我说:“挺狂的啊?”

  我客客气气地回答:“健哥,有啥事么?”

  文佳健刷的下站直了身体,然后抬手给了我一巴掌,说:“挺会装疯卖傻啊!”那语气依然显得很平稳,看不出一丝的愤怒,不像一般的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大吼大闹的,甚至嘴里还不停吐着各种粗话。

  文佳健语气平稳柔和,可这一巴掌的劲可不小,扇的我脑子直冒金星,好几秒才缓过神来。

  文佳健指了指地板,继续说:“知道这儿是哪儿吗?是二中。”我自然明白文佳健这句话的意思,他无非是想告诉我,二中,是我文佳健的地盘!

  我没吱声,文佳健继续说:“以后给我本份点,知道么?”

  我笑了笑,说:“健哥,别人要是把屎都拉到你头上了,你说你能本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