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宝脸上全是鄙夷的表情,那感觉像是我真的趁她喝醉了,对她做了什么似地,根本不拿正眼看我,‘呵’地一声冷笑,说:“我被他们弄进车,那我现在怎么会和你在一个房间里?还睡在同一张床上。拜托郭耀明,我看你老实才找你出来一起喝酒,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真是瞎了我这双眼。”

  我想解释,可才开口说出一个‘我’字,便被金银宝打断:“行了,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出这个房间,我不想看到你。”说着上来推我,我当然不乐意了,要现在走了,就真被金银宝扣上一顶‘强暴’罪名了,以后还怎么在学校待下去?

  我拍开金银宝放在我肩膀上的手,不觉加大声音说:“金银宝,我告诉你:首先,昨晚我没有对你怎么样;其次,我对你也没兴趣;还有第三,你昨天晚上喝醉之后被三个男人拉进车里,要不是我及时救你,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再次被金银宝打断,她似乎怒了,竟然反手甩了我一巴掌,恶狠狠地说:“姓郭的,你特么的有没有意思?我都说了做了就做了,我又没让你负责,你特么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算怎么回事?”

  金银宝这一巴掌挺疼的,反正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时也顾不了其他,直接一口气把昨晚金银宝喝醉后被人带走,到后来我从车里把她拉出来的过程讲了一遍,但金银宝完全不信,还讽刺我,说我这么会编故事,怎么不去写小说?

  ki看;F正&'版;章-√节ev上hD酷N匠o网@}

  我靠,被别人干了,强行赖我头上,解释还不听,我肯定不乐意啊,我想了想让金银宝打电话问那三个男的,结果金银宝把我大骂了一顿,说:“你还真是特么的会装大尾巴狼啊。呵呵,打电话……我拿什么打电话,难道你不知道昨晚那三个男的是拼桌的?我特么打电话给鬼大爷啊?”

  拼桌的,陌生人?呵呵,原来是她和他们不认识,和不认识的人还能喝的那么开心?真特么是日了狗了!

  我气得不行,真想说,你特么就是活该被R,但忍住了,我说:“我第一次去酒吧,我知道个毛的拼桌啊,再说了你和那三个男的聊的那么开心,谁特么知道你们不认识?”接着又说:“爱信不信,你要认为真是我那啥了你,那就是呗,我特么的懒得跟你解释。”

  金银宝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有点道理,嘴里嘀嘀咕咕地骂了我两句便去洗澡了,洗完回来后披着浴巾出来,开口就问:“做的时候戴套了没?”

  我实在不想和她再争论下去了,随口说:“不知道,忘记了!”

  金银宝脾气也大,冲我吼:“到底戴没戴?”

  我一口气憋在胸口,最后吐出两个字:“戴了!”

  金银宝不再理我,又重新钻进卫生间,关上门捣鼓了好一会才出来,也不知道她在里边做些什么,不过期间不停有水流声传来。我懒得管她,看时间还早,这个时候回家不太合适,加之昨晚没休息好,确实觉得困,于是干脆闷头继续睡觉。

  九点多是时候,手机铃声把我吵醒,是金银金给我打来的电话,问我昨晚那么晚了打她们几姐妹的电话干嘛?我看了看边上的金银宝,说没什么,已经没事了。金银金骂了句神经病,然后把电话挂了。

  这时候,金银宝坐起了身,打了个哈欠说:“我姐打来的电话?”我点点,听金银宝又问:“你昨晚给她们打电话了?”

  我再次点头,说:“本来想让你几姐妹来接你的,但是可能太晚了,她们一个接电话的都没有。”

  金银宝低着头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没太听清楚,只仿佛感觉她说的是一句脏话,我不再理她,起身去卫生间漱口,想着待会出去吃点东西,昨晚喝了太酒,现在觉得饥肠辘辘的。

  还没走到卫生间,身后传来金银宝略带恳求的声音:“郭耀明,昨晚的事情,别拿出去说行不行?”

  我怔了一下,背着她点了点头,回答了个“嗯”字。也不知道金银宝有没有相信我的话,不过无所谓,反正我没做过,随她怎么想。

  金银宝似乎挺看得开的,明明感觉到自己被睡了,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跟我一起出宾馆,还一起吃早餐,不过一路上一直在跟我强调,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要说出去。

  我以前一直以为四胞胎都是处,但现在看金银宝的反应,这似乎很不现实了。唉,可惜了这么如花似月的四胞胎。

  这个元旦过得挺郁闷的,不过还好三天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回学校当天奇迹般地在校门口遇到王嫣了,开口就埋怨我是大忙人,说想约我出去逛街都约不上。

  我想起放假第一天王嫣确实给我发消息,问我要不要出去逛逛,不过当时因为要陪周丽丽所以拒绝了她。我笑笑,说那天真的有点事情忙,不过第二天就空了。

  王嫣微微一下,问我说不是陪女朋友去了?我听这话一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扯开话题,说她元旦晚会上唱的歌可真好听,声音跟她人一样美,就像山泉一样,给人特别清新的感觉。

  王嫣对我的赞扬似乎很受用,说她最拿手的就是这首‘青藏高原’,平时去KTV这首歌也是必点的。

  我又对王嫣一阵夸赞,聊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到了说起模仿迈克杰克逊的同学,这不说还好,一说王嫣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一脸兴奋地说那同学太牛笔了,不仅成绩好,舞还跳那么棒,关键是人还长得特别帅,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MR.right。

  虽然我也这么认为,但王嫣如此夸奖一个人,还是个异性,怎么都让我有点不舒服。

  王嫣完全不在乎的感受,拽着我的手臂开始更加疯狂的剖析那位‘迈克’先生,说他是超级大学霸,每次月考,成绩都是全年级第一,可他的为人偏偏很低调,性格又谦和,对每个人都是笑呵呵的,据他同班同学说,从没见他对谁发过火,或者说过一句重话……等等等等,总之就是要多完美有多完美。

  在元旦晚会之前,我对这个冒牌‘迈克’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对于月考成绩什么的,我除了关注本班的,其它班的没怎么留意过,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次晚会成全了他,从当晚同学们的欢呼声和轰动的程度足以证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