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挺不舒服的,眼睁睁看着自己朋友被打,总觉得比自己被打还难受。我想文佳健和赵欣儿是朋友,我和赵欣儿也是朋友,于是想上去说几句话,可才刚走了一步,刚才被我拉开的同学便挡在在我面前。

  这人长了颗大脑袋,又留得寸头,显得头更加大大的、圆圆的。

  大头男一刚开始唯唯诺诺的样子,昂首挺胸地挡在我面前,气势汹汹地说:“你想去哪?我告诉你,你要是动一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我看一眼赵小鹏,他也被人拦着,所以没什么动作。不过好在是大中午的,操场里没有多少同学,所以周围没几个围观的人。

  宋德快越发得意,乒乓球拍继续在吴斌臣脑袋上敲着,同时一声高过一声地骂:“诶,你刚才不是挺拽的,还想拿乒乓球拍打我吗?动手啊?咦,怎么哑巴了,刚才不是嘴也挺能说的吗?嘿,说话啊,动手啊……你不说话不动手,可别怪我不客气咯……”说着抡起拳头放到自己最前哈了口气,然后高高抡起拳头,朝着吴斌臣的脸便要打下去。

  我看着不妙,照宋德快的意思,这一拳铁定是往吴斌臣鼻子上打。我一时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推开挡在我身前的人,快速上去把吴斌臣往后拉了拉,然后对宋德快说:“哥们,打了这么久,够了吧。”

  赵小鹏跟着走上来,附和着说:“刚才的事,算我们对不起你,现在给你道歉。”说着对吴斌臣使了使眼色,示意吴斌臣道歉,吴斌臣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厚着脸皮说了句:“刚才的事对不起啊!”

  宋德快拳头打了个空,气得不行,用乒乓球拍戳了戳最近的赵小鹏的胸口,怒气腾腾地说:“你俩给我滚一边去,要不然连你们一起打。”说罢,推了推赵小鹏,又想对吴斌臣下手。

  我忙说:“哥们,今天的事,本来就是你不对在先,现在你打也打了,歉我们歉也道了,这么多同学看着,你还这样咄咄逼人可就没意思了。”

  宋德快很不屑的看着我,说:“你特么的是哪根葱哪根葱,凭什么跟我这么说话,欠打是吧?”

  看着宋德快这副痞子相,不能上去弄他,真是太憋屈了。我没理宋德快,而是看着文佳健,说:“健哥……”结果才张口,宋德快一个乒乓球拍扇在了我脸上,冲我喊道:“呸,健哥是你叫的吗?”

  之前拦着我的大头男跟上来踹了我一脚,骂道:“沙比玩意,以为自己是谁啊,还敢跟健哥说话?”

  我感觉特别窝火,瞪着大头男,说:“我没惹你,别特么动手动脚。”

  大头男和宋德快一副德行,伸出手指在我胸口上猛地戳了戳,挑衅地说:“我动手动脚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动一个看看啊。我看你特么的是欠打吧,就你这怂比样,只敢欺负老弱病残孕吧?我那个呸,三个沙比,给你们三分颜色还开染坊了,我特么的一只手戳死你……”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被大头男激怒了,又或者胸口确实被他戳痛了,一时怒气上来,一把握住大头男露在外头的食指,用力往他的方向一掰,顿时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周围围着的人明显都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神,纷纷带着怒骂声朝我跑了过来,吴斌臣和赵小鹏同样吓了一跳,但快速举起手做防卫状,眼看着一场打斗就要开始……也就在这时,一声女声传来:“你们干什么?”

  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除了赵欣儿,还有哪个女生有如此雄厚霸气的嗓门?谁人还有?

  随着声音停下,赵欣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光下。在场除了一些围观的、不明缘由的人不知道赵欣儿,恐怕文佳健带来的人也都全认识赵欣儿,所以大家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赵欣儿走到我跟前,却看着文佳健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文佳健见到赵欣儿时立马换了副嘴脸,很客气地说:“这三个人刚才把我兄弟打了。”

  赵欣儿看了我们三人一眼,小声问我:“怎么回事啊?”也不等我说话,接着又对文佳健说:“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刚才我看你兄弟对我朋友动了手,这事也算两清了,要不健哥你给个面子,这事大家各退一步,就这么算了行不?”

  文佳健一副为难的表情,说:“这……不是我不给欣姐面儿。是的没错,我兄弟是用乒乓球打了你朋友几下,但你没看到你朋友是怎么对我兄弟的。他刚才可是对我兄弟下了毒手啊,我兄弟连鼻血都被打出来了。”说着走上来抬起宋德快的头,再说:“你看看,他鼻子还是肿的。”

  赵欣儿面露难色,立马对宋德快,说:“帅哥,给个面子行不行?”

  宋德快吱唔了两声说不出话,干脆转头看文佳健。

  赵欣儿不给文佳健说话的机会,赶忙朝我们三人使了使眼色,说:“给这帅哥道歉啊。”

  我们又给宋德快说了声对不起,但心里超不爽。

  文佳健拍了拍宋德快肩膀,叹气一声说:“他们都是欣姐朋友,这事就算了吧。”边上大大头一听不爽了,上前一步指着我说:“他刚才掰我手指,这事……”话没说完,被文佳健狠狠瞪了一眼,顿时闭上了嘴。

  宋德快勉强的笑了笑,说:“既然是欣姐朋友,那大家都是朋友,就不用那么计较了,之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简单聊了几句,我们和赵欣儿便离开了。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赵欣儿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得罪了文佳健,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说,赵欣儿听到吴斌臣鸡鸡被绳子套的事时,笑的合不拢嘴。

  更6新最R快上%m酷/匠网…H

  因为赵欣儿的关系,文佳健和宋德快都没再找我们麻烦,偶尔见着面都还会打声招呼。

  我和周丽丽每天都会发短信聊天,我俩虽然是恋人关系,但始终保持在语言暧昧,身体没有深入的接触,主要是周丽丽不愿意。

  王嫣和我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每天晚上我们俩也会发着短信聊天,不过都是我主动给她发,但她都会回复。我确实对王嫣有感觉,但没敢对她捅破那层关系,因为王嫣表示,她当我是铁哥们。

  四朵金花偶尔会开我和王嫣的玩笑,但都是张璐没在场的情况下。一晃,临近元旦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晚会也即将登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