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一天,躺上床没多会便沉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八点多被王嫣硬生生从床上拉起来,我感觉脑子晕沉沉的,想倒头再睡,但王嫣突然在我耳边一声大吼,睁眼却看到王嫣冲我特诡异地笑,睡意立马全消。

  王嫣说今天要去警局,让我赶紧起床收拾。我赖在床上不想动,忽然想起可昨天的‘王叔’,想了下干脆拨通‘王叔’的电话号码。好家伙,终于通了,响了几声后,那边传来王叔‘喂’的声音。

  我心里挺气愤的,但强忍着怒气平静地问:“警察叔叔,昨晚为什么一直关机啊”

  王叔语气挺不爽的,似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我就知道”,说完顿了下,再继续说:“我听你声音,你年龄应该不大吧。小伙子,没事不要开这种玩笑,我是警察,你要是再开这种玩笑,信不信我逮你进警局关几天”

  我这下更火了,忍不住吼道:“你还好意思把我关进警局,你知不知道昨晚我们差点被你给害死?”王嫣吓了一条,在我旁边小声劝我不要别那么凶,有什么事好好说。

  王叔似乎在电话那边顿了一下,降低语气问:“你什么意思?”我把昨晚发生的事简单说了说,末了还说等会我们会去他所在的派出所。

  王叔听了之后,没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现在有事,先不说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不知道王嫣什么时候起床的,到客厅的时候,看餐桌上摆着一杯牛奶和一份小笼包,应该是王嫣一早出去买的。

  我和王嫣一起吃早餐,过一会传来敲门声,我纳闷,这么一大早的会有什么人来,想到最后一惊,该不会事王嫣她妈吧?想着忙想回房躲一躲,不过敢抬脚又想起来如果是王嫣她妈,不应该是敲门,而是直接拿钥匙开门进来。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敲门的是四胞胎姐妹,进门就是一阵哄笑,还故意用酸酸的语气说:我们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你俩甜蜜的早餐时间了?

  王嫣对几姐妹几句笑骂,之后简单收拾收拾,我们一行六人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按照昨晚和王嫣的商量结果,我么先去水果店买了一篮水果,再叫了辆面包车去了那派出所,一路上四胞胎对昨天我和王嫣被绑架的事非常感兴趣,一直问不停,她们还打了打王嫣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

  `S酷z匠+网永\久z“免费|看小xF说}

  车疾驰在川流不息地马上上,王嫣和四胞胎聊得起劲,我一男的插不进话,干脆沿路欣赏风景,没过一会我手机响了,又是一个陌生座机号码。我定了一下,转头示意王嫣几人先别说话,再接起来“喂”了一声。

  跟昨晚一样,对方没吱声,我继续说:“说话,哑巴啊?”我感觉应该是泥土男那伙人。

  过了几秒,电话里传来凶巴巴的声音,“小畜生,以后别让我再逮着你。”这声音非常熟悉,出自昨晚‘吃屎’的寸头。

  现在这种情况,他威胁我还有用么?当然是肯定的——没用!

  我笑了笑,还故意笑得特别大声,略带挑衅的语气说:“哟,还敢打电话来啊,想逮我是吧?来啊,你有种就来啊。”顿了顿,继续说:“哦,对了,相信你应该偷偷存了我爸妈电话的吧?我猜我爸的电话你们是肯定有记下的,打过去要钱啊,一群沙比。”

  现在回想一下,我昨晚忽悠泥土男一伙人的事也挺逗的。因为我电话里备注的‘爸’、‘妈’两个号都是座机号,泥土男一伙人当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忽悠他们,说一般有钱的人都喜欢用怀旧的东西,我爸妈用的都是小灵通,我还问他们知道比尔盖茨不,那伙人当时的表情挺茫然的,看样子好像不知道。我跟他们说,比尔盖茨是美国人,他是全球首富,到现在用的都还是BB机和N年前最老式的那款大哥大手机,然后我又问泥土男一伙人知道BB机和大哥大是什么不?泥土男一伙人非常统一的点了点头。最后的最后,泥土男一伙人还真信了,没常识的人就是好忽悠。

  寸头气得骂了几句脏话,旁边一金氏姐妹忍不住了,隔着一个位置冲我的手机喊:“电话那边的几个蠢蛋,你们赶紧回家养猪吧,这么笨还敢学别人出来当绑匪,也不怕脑子被人卖了。”

  电话那边又是好一通的谩骂,我也不理他,听他骂完了才心平气和地问:“对了,我想问一下,昨晚那个被我捅了的人怎么样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警察现在已经在到处找你们了,去医院的时候可得注意哦”

  矮个一听完我这话,立马把电话挂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那派出所,但在一楼看了几个办公室,都没人,就只有户籍室有个女民警在,而且那女民警还很年轻、很漂亮,看上去估计也就20出头的样子。

  当时有两个人在办身份证,我和王嫣一听那漂亮女民警开口说话,顿时相视一笑,因为那漂亮女民警正是昨晚接电话那个。

  我们简单和那女民警聊了会之后,便留下水果离开了。漂亮女民警说冒充我爸和王叔那两个警察现在有点事没在派出所,所以我们并没有见着他们。

  走出派出所时间还早,四胞胎说我和王嫣大难不死,必须得好好庆祝一番,她们请客,还问我和王嫣喜欢吃什么,我和王嫣都表示随便。

  金银金问王嫣她妈今天有没有在家,如果没在家的话,买吃的去王嫣家庆祝,这样还能玩得更嗨一点。

  王嫣想了想,说:“行,我给我妈打个电话说说。”昨晚王嫣本来已经和她妈说好了,让她妈今天下午陪她去买手机。

  王嫣给她妈打完电话后,我先是回家换了套衣服,然后四姐妹带着我们去了肯德基,买了很多鸡腿和鸡翅以及薯条,这让我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和王嫣约会的场景,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接着,又出去买了两只烧鸡和两只手撕烤鸭以及一些饮料。

  四胞胎也是疯狂,还说必须得喝酒,王嫣说周五才喝了,现在又喝,不合适,再加上今天又是星期天,晚上还有课,其中一个金氏姐妹说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大姨妈来了都不怕,你怕什么,至于那晚自习,先甭管它。

  在四胞胎的轮番劝说下,王嫣终于被说服了,我倒是无所谓,甚至还巴不得她们几个喝酒,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