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手电筒的不像手电筒聚光,散光照在院子里,并没令附近看起来亮了多少,不过我倒是看到了寸头的脸,他和矮个男纷纷拿手捂着鼻子。

  当时不知道怎回事,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对我说:这是个好机会,寸头几人离我和王嫣有一段距离,如果现在逃走,只要我们动作够快,是有一定机会逃掉的。

  那个所谓的王叔的电话一直提示关机,手机里‘爸妈’的手机好又无人接听,就算寸头男一伙人多想要钱,可能要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怀疑我,如果我之前的谎言被拆穿,真不敢想象我和王嫣会被这伙人如何折磨到死。

  我想了想,故意着急地说:“两位大哥要不然你们再打电话试试,看王叔手机开机没有。还有我爸妈的电话,现在这么晚了,他们肯定忙完了,你们再打过去问问吧。”

  不知道寸头怎么想的,估计一来被我的排泄物熏得难受,二来并不担心我和王嫣能从这里逃走,三来实在想快点把钱搞到手,犹豫了下,对矮个子男叮嘱了一句:“你在这儿看着他们,我进去问问哥几个的想法。”说完直接走进了屋子。

  就在寸头走进屋子的那一刻,耳边突然传来王嫣很小的声音:“拉好了没,准备跑!”

  我微微扭头,模糊里看见王嫣一只手正捂着嘴。

  我正准备回答王嫣,一边的矮个忽然朝我和王嫣的方向走了两步,不耐烦地问:“你们拉好了没有?麻利地。”

  我直摇头,回答说:“没……还没,大哥再等一会,一天没上厕所,感觉肚子里好多垃圾需要排泄。”说完,还冲他笑了笑。

  与此同时,王嫣也是摇着头,而且还将捂着嘴的手移开了,发出模糊的声音,意思似乎在说说她也没有好。

  我这才看见,胶带依然是粘在王嫣嘴上的,不过既然能说话,那证明她嘴上的胶带已经松掉了,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撕开的。

  矮个骂了句脏话,催促说:“拉快点,真墨迹!”

  现在这里就矮个子一人,我想如果现在我和王嫣分别逃跑,会不会能逃掉一个?可是……我错了,我刚准备提上裤子,寸头男急匆匆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用手机指着我,很气愤的说:“特么的,还是关机!小兔崽子,你特么的是不是耍我们?”

  泥土男和高个也跟着出来,但只是在门口站着,并没有靠近我和王嫣。

  我佯装慌张,快速地说:“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耍你们了,我现在在你们手里,我就是你们砧板上的肉啊。说真的,我现在比你们更急,不过我相信,我爸一定会让人把钱送过来的,你们放心好了。”顿了下,补充说:“要不大哥,你把手机给我,我打我爸一朋友的电话问问?”

  寸头有点迟疑,我忙补充说:“你们都在这看着,难道还怕我俩拿手机跑了啊?”

  寸头将手机递给我,就在他伸手的瞬间,王嫣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寸头的下面就是一脚踢了下去,寸头手里是拿着刀的,但这个时候,他下面都快没了,那还有力气对我们挥刀?我见王嫣出手了,我顺势拽着寸头的衣领对准地上屎的位置用力一拉,顿时传来寸头‘啊’一声地尖叫。

  光线太暗,事情发生得太快,我并不确定我又没有把寸头的头摁到屎上头,不过趁着混乱的时候,我一手捡起地上的刀,一手拉着王嫣便往屋子的后方跑。

  刚才来的时候我注意过,这个屋子前方有土,但都已经荒废了,杂草丛生,但这些草不深,不能完全没过一个人的身体,但是屋子的后方就不一样了,那里不仅有草,还有树,在这漆黑的夜里,是逃跑最好的屏障。

  我拉着王嫣奔跑在崎岖的小路上,身后是泥土男一伙的谩骂声和威胁声。我和王嫣对这个地方不熟,逃跑起来确实有点难度,但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就算路多么的难行,就算树枝刮在身上多么的疼,也要忍着,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跑跑跑…

  渐渐地,泥土男似乎离我和王嫣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愤怒,也不知跑了多久,我忽然感觉后背的衣服被人拽住,几乎在同一时间,我感觉一个硕大的物体从背后朝我扑了过来,我中心不稳,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我心里一阵恐慌,想也没想,手里的刀猛地刺向压在我背上的人身上,几乎在同一时间,背后传来一声尖锐地尖叫声。

  这个声音我知道,正是那个好几次想强迫王嫣的泥土男。真的,我当时真想捅死这个畜生。

  愤怒之下,我又是连续的几刀刺下去,刺中了泥土男哪个位置我不知道,我只听到他几声痛苦地尖叫,我强行翻身将他从我身上推开,然后拉着王嫣继续往前跑。还好,当时只是泥土男一人追了上来。

  因为天色已经尽黑,我和王嫣完全看不清路况,又往前跑了一会,突然感觉一阵失重,王嫣当时直接叫了出来。

  没错,我俩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跳‘崖’了,不过还好这‘崖’不高,估计顶多就两三米吧,我俩身体滚了两圈,最后在一个小沟里停了下来。

  小沟里不是水,而是野草,我和王嫣竟然幸运地没有摔伤,不过很快地,再次传来脚步声,还有高个子的骂声:“你们两个兔崽子给我出来……”

  我忙拉起王嫣继续朝搞个声音相反的方向跑,背后不停有声音传来,隐约里还有手机散发出来的光线,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我和王嫣摔下了陡坡,只不停地大声喊叫,似乎想用声音威慑我和王嫣。

  慢慢的,泥土男一伙人的光线离我和王嫣越来越远,直到他们的光线和声音离着我和王嫣很远的时候,我和王嫣才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停下来之后我才感觉手上粘粘的,而且还很疼,我嘶嘶叫了一声。

  王嫣吓得不轻,急着问:“你怎么了?”

  我摇头,说:“没事,受了点小伤,不碍事。”

  ^最,新)9章g节)$上k酷JS匠W网*

  王嫣定了一下,突然抱着我,竟哭了起来。

  王嫣似乎是故意压制着情绪,哭得很小声,没一会儿,更是抽泣了起来,越抽越厉害。

  我也抱着王嫣,触摸着她的身子时,我才想起她没有穿衣服裤子,我赶紧松开她,把外套和长裤脱了,让她穿上。也不知道这长裤子上有没有沾上屎,不过当时那情况下,没想那么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