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我顿时感觉自己懵了,因为我以为从我下午和警察叔叔的对话来看,他已经大概猜到我现在的处境,就算他不拿钱来赎我和王嫣,至少来个人看看情况啊,可是现在手机竟然关机……这就让我有点琢磨不透了,没电?还是……

  泥土男很疑惑,嘟囔了一句:“什么意思啊?”

  我紧张得要死,但强作镇定,对泥土男疑惑说:“可能是没电了,你们放心,没事的,我爸既然答应给我送钱过来,就绝不会食言,这你们可以完全放心。”

  泥土男似信非信,过一会拨打备注‘爸’的号码,但依旧没人接。泥土男爆了一声粗口,干脆拨打我手机上备注着‘妈’的号码,依然是没人接。

  泥土男气得不行,连续打了几次‘王叔’的电话,可都是处于关机状态,而爸、妈的号码则一直没人接。

  泥土男一伙人的情绪有点暴躁,嘴里不停的爆着粗话,我实在没法,只能一个劲的说着好话,说钱一定会送来的,让他们不要着急,我心里已慌得不行了。

  好在泥土男这伙人还算理智,没有把我和王嫣怎么样,不过威胁的话倒是说了一大堆,最后警告我,说再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那边依然是关机或者没人接听,就对我和王嫣不客气。

  王嫣突然看着我不住地轻轻摇头,可我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我只感觉我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来快,心脏像是随时有可能从喉咙跳出来。我终于体会到一些恐怖电影里把人活活吓死的感觉,我想如果继续在这待下去,我估计会暴毙而亡。

  现在这样的情形,看来想靠警察是没用了,我应该要怎么做才能从这几个人手里逃出去?强行逃跑……我和王嫣都被捆着,根本没得逃;趁着这伙人睡着,把他们敲晕再逃……如果电话一直打不通,这几人会给我们机会活到他们睡着吗?还是……我打电话通知许晴或者我妈,让她们把钱给送过来?

  我正在思索时,王嫣突然出声了,像是从喉咙里强行发出的‘嗯’音,泥土男本就因为电话打不通的事情在生气,此刻更加愤怒地瞪着王嫣,吼道:“叫什么叫,再叫干死你,臭娘们。”

  我用身体轻轻碰了碰王嫣,说:“你是不是想上厕所?”我从被泥土男一伙人抓来就没去过厕所,整整一个下午了,感觉肚子里憋了一堆东西。

  王嫣直点头,我赶紧好言好语地对泥土男说:“大哥,我俩一整个下午都没去过厕所,现在觉得肚子好胀,可不可以让我们去方便下?”

  泥土男有点不耐烦,低声骂一句说:“槽,屁事多,拉屎拉尿就在这儿拉。”说着往墙角。

  我尴尬地笑笑,说:“这……我想拉屎,在这个地方拉……有点不合适吧?”

  泥土男一脸的不爽,说:“有啥不合适的?别特么叫唤了,靠!!”

  旁边矮个子走过来,对王嫣好一阵视觉地强爆,说:“别唧唧歪歪的,要拉就拉,不拉就憋着。槽,还特么想去上厕所,老子告诉你,今天晚上要是没把钱送来的话,就让你们家人等着收尸吧!”

  我不敢惹泥土男一伙人,轻言细语地说:“几位大哥请放心,钱肯定会送来的,我爸妈可能在陪客户,所以才不接电话。至于我爸那个司机,肯定是手机没电了,他现在肯定比我们还急。”

  泥土男冷哼了一声,说:“最好是这样!!”

  我猛点头,说:“一定是这样的,你们放心。”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能拖延一秒是一秒,正好现在想上厕所,如果能借助这个机会逃出去……虽然机会很渺茫。

  我吃力地从地上坐起来,不停扭动着身体,摆出很痛苦的表情说:“大哥,我现在真的觉得肚子好胀,好想拉屎,可不可以请你们让我出去方便一下,求你们了。”还别说,越是动,越是想拉了。

  泥土男一伙人商量了下,问王嫣是拉大拉小,王嫣同样不停扭动身体,喉咙发出声音,虽然很模糊,但也听得出来她说的是大。

  泥土男一伙人怕我们拉的屎熏到他们,商量后一致决定让我和王嫣出去解决,同时将绑着我们脚的绳子给松开,而寸头和矮个二人负责看着我和王嫣,其他几个人就坐在火堆旁继续边烤着火。

  走到门口的时候,为了方便上厕所,我说:“大哥,能不能把我们手上的绳子也给解了啊?!”

  寸头爆了句粗口,说:“想跑是吧?”说着,踹了我一脚。

  我直摇头,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这手绑着,不方便啊,裤子都没办法脱啊。大哥,你们放心,你们五个人,我们才俩人,怎么跑?再说了,现在天已经黑了,我们对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往哪跑还不得被你们逮回来啊?是不是啊?”

  寸头回头和泥土男商量了几句,最后还是将我和王嫣手上的绳子给松开了。两人负责给我们松绳子,剩下的三人则拿刀架在我们脖子上,凶神恶煞地说着一些威胁的话。

  王嫣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之后,寸头拿刀指着王嫣,说:“嘴上的胶带别撕。”说话的同时,眼睛在王嫣身上不停的瞅着,恨不得将王嫣拔个精光。

  王嫣也听话,点了点头,没吱声。

  走出破屋,寸头用到朝一边指了指,说:“你们就那儿解决吧!!”

  茅草屋很久没人住,院坝里头生了很多杂草,但多不深。

  我确实是想拉屎了,这个时候也不顾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随便找个有草的地方蹲下,忍不住一阵痛快地发泄。

  王嫣蹲在我旁边,她是蹲下之后才将小内褪了下去。寸头和矮个站在王嫣边上,直勾勾的望着王嫣,虽然当时天已经黑了,我看不清寸头和矮个的眼神、表情,但我能想象得出来,一定很猥琐!

  没一会儿,就听见王嫣嘘嘘的声音了,寸头和矮个笑得特别YD,不过几秒之后,他俩就爆粗口了,“真特么臭,靠!”没错,他们是闻着我屎的味道了,虽然有点恶心,但这个时候我真感谢自己能拉出这么臭的屎。

  寸头和矮个嚷嚷了几句之后便走到一边去了,估计离着我们有三四米的距离。因为天色很暗,寸头和矮个站在那里我只能看见黑乎乎的两坨,看不清人的模样。

  ~酷u匠F◎网首%发#~

  寸头和矮个也不傻,掏出手机,用手机里的手电筒对着我和王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