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嫣哭成了泪人,眼睛红红的,脸也红扑扑的,头发蓬松的搭在脸上,因为刚才被泥土男一伙人折磨的时候,王嫣的挣扎让她身上被干稻草划了好一些小伤口,有些伤口上还有血迹,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看着就让人心疼!

  如果不计较我们现在所处的场所,我真觉得她的这身着装,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很吸引人,但现在……我所有的感受都是心疼和不安。

  我轻轻用肩膀拍掉王嫣身上还残留着的干稻草,小声毒安慰她,可我越是安慰,她似乎越伤心,眼泪更哗啦啦的不停地往外流着。

  我怕她多心,故意用泥土男几人能听到的声音,安抚王嫣说:“你放心,等我爸把钱送过来,他们就会放了我们的。”

  王嫣抬头看了我一眼,但因为不能说话,她脸上的表情带着些疑惑,这也难怪,虽然我并未告诉过她我父亲去世的消息,但前段时间我请假去医院看我爸的事情,全班都学都知道,所以她疑惑不足为奇。

  我说:“你别哭了,你放心吧,我‘爸’现在正在给我送钱来的路上,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王嫣似乎依旧不明白,从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我故作轻松地笑笑,自顾自地说:“有我在这陪着你,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王嫣脸上楚楚可怜,这时估计一边的泥土男听不下去了,沉着一张脸朝我和王嫣走过来,不耐烦地看着我大声问:“打个电话给你爸问问,他们到哪儿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到?”

  我这才意识到,距离上一个电话的确有些时候了,那些警察叔叔答应过来的时候给我电话的,怎么还没反应?

  我点点头,说:“行,我催催。”说实话,我也希望警察能快些到来,我特么可不想待在这儿受罪。

  泥土男按老规矩威胁我说:“记住了,说话给我老实点,要是不听话,你俩都得死!”说着,将电话拨通,并按上免提递到我面前。

  泥土男依旧拨通的是备注着“爸”的号码,但响了好一会,没人接听了,泥土男瞬间有点不高兴,凶恶的眼神死死盯着我。

  我急忙解释,说:“可能我爸在忙,刚他不是说了嘛,他让他司机给我送钱过来,要不打我爸司机的电话问问。”说话的同时,我一脸坚定的望着泥土男,生怕他怀疑什么。

  泥土听罢忙挂掉电话,改拨打所谓我爸司机的手机号码,很快的通了,刚响了两声那边便被接起,我赶紧说:“王叔,我是郭耀明,你到哪儿了啊?”

  王叔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我说:“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说:“还是之前跟我爸说的烧烤的地方。你到哪儿了啊?”

  王叔在电话那边停了两三秒,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冒出一句:“你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这话把我吓得不轻,这位警察叔叔什么意思,刚才明明已经相信我,要来救我了,怎么突然有种变卦的意思?

  我怕这‘王叔’会直接亮出他警察的身份,于是赶紧说:“王叔啊,你在说什么话啊?刚才我不是已经和我爸说清楚了,我和王嫣,还有五个‘朋友’在外边烧烤,钱包掉了,又欠了朋友一笔钱,所以让我爸给我送钱过来。”朋友二字特意加重语气,顿了一下再说:“你要是嫌麻烦,不想自己送钱送过来,你让我爸另找人给我送吧。”

  我心里忍不住想:这家伙和之前两个警察比起来…简直不在一个档次上,好好的说什么‘耍他们’,他难道不知道他的一句话,有可能能让这帮歹徒对我和王嫣下毒手?

  王叔在电话那边顿了下,说:“行,你等着吧,我过来还要一会儿。”

  我说:“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泥土男几个人有点起疑,相互议论着刚才王叔说的话有点怪,是不是他们被发现了?

  我赶紧宽他们的心,说没有的事,主要是我以前调皮贪玩,曾和王叔开过几次类似的玩笑。大概就是故意骗他说我迷路了,让他去某个地方接我,他去了指定地方之后,我再告诉他我其实在家,故意逗他玩。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现在不太相信我的话了。加之这个地方距离市中心远,开过来要一点时间,他才会问那样的问题。

  泥土男几人仍有疑惑,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我,不信也没办法,毕竟二十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色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暗沉下来,王嫣几乎光着身子的,随着温度下降,开始有些吃不消,身上一阵冰冷。我看着实在心疼,再次要求泥土男一伙人帮王嫣穿上衣服裤子,可他们依然不肯,哪怕是把衣服批在肩上都不肯。

  这群变态,他们是故意的,就是要让王嫣这样半果着身体,方便他们偷窥。畜生,如果让我逃出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又过了会儿,开走三轮车那个矮个回来了,走进屋子一见这场景,眼睛当时就直了,直盯着王嫣,半响说不出话来。最后是泥土男的一句话将他拉回现实,他问:“车藏好了没?”

  矮个男一脸顿悟,完全不搭理泥土男的问话,指着王嫣一声咆哮:“靠,你们什么意思啊?为了你们四个自己爽,故意把老子支开,是吧?”

  泥土男几人忙上去向矮个解释,先前矮个不信,瞎嚷嚷着说他也要爽一把,说着还真朝王嫣扑了过来,不过好在被几个人拦了下来,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好一番的解说,矮个才勉强相信,不过他心里肯定是不爽的,找了个距离王嫣较近的地方坐下,时不时地偷偷瞅王嫣,我还看他喉结一动一动,明显在咽口水。

  眼看着屋外天色越来越暗,我的心越来越觉得不安,和这五个饿狼呆在一个屋子里,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这个房子破破烂烂,楼顶通风就算了,连门也没有,正面和头顶两面通风,冻得王嫣瑟瑟发抖,嘴唇发紫,我只能紧紧挨着她,希望我自己的体温温暖了,过一会高个男不知道从哪弄了几根木头,在屋子里起了火堆,但离着我们有一点距离,一点温度也没。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那伙人再次拨打‘王叔’的电话,让我问问他到哪儿了,可这一次,让我近乎绝望。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加QQ1229981616有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