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用钱牵扯住这几个人,他们就不会对王嫣有想法,但是我明显低估了他们,此刻的泥土男一伙完全可以用‘饿狼’二字形容,而此‘狼’非彼‘狼’,一群人看着王嫣的眼光折射出深深的猥琐感。

  我不停的用喉咙发出声音,想阻止这群人,可我身体被绑得像个粽子,只能像虫子一样靠蠕动身体移动,结果我才往前挪动了一小段的距离便被高个男硬生生地拉了回去,并威胁我不许动。

  除了高个男,其他人完全当我不存在似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王嫣身上。只见坐在王嫣身上那人隔着衣服在王嫣身上一阵乱摸,对泥土男说:“我先制服这个小妞,就让我先来吧!”说完,笑得特别的YD。

  之前抱稻草的小寸头按耐不住了,扯了扯坐王嫣身上的人说:“不行,为了公平,咱们应该抽签决定谁先。”

  坐王嫣身上的那人明显不甘心,一口拒绝:“不行!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总是你们先,这次轮也该轮到我先来了吧。”说着更加用力地蹂躏王嫣,我看的那叫一个气啊,可是我被高个压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

  没经历过我这种情况的人不会明白此时我心里的绝望,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他们对我下手。

  坐王嫣身上的男人不同意,让泥土男很不爽,只听他小声嘀咕了两句,然后直接上去拽着王嫣身上那个男人的衣领用力往旁边一拽,说:“别废话,抽签决定。”那人很无奈,但也同意了。

  这时,泥土男在王嫣腿上踢了一脚,一脸猥琐地说:“等会爽死你,呵呵……”

  一边的小寸头见状,忙屁颠屁颠地捡了一根干稻草,折成长短不一的四段,捏在手里让几个人各自抽一根,说谁抽到最长一段干稻草,谁就可以优先上王嫣。

  压着我的高个也参与了抽签,最后经过一番对比,寸头男顿时笑得跟朵花似地,直接将手里的稻草节一扔,一个转身便往王嫣身上扑了过去,而他的笑声在这个空旷的屋子里显得出奇地放荡,却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不用想,这人肯定抽到了最长的干稻草节。

  相对寸头男的喜悦,泥土男显得很暴躁,脏话脱口而出:“槽,还真特么的背,竟然是最后一个。”说完对寸头男说:“兄弟,你快点啊,别磨磨蹭蹭的!”

  王嫣手被捆在背后,躺在原本就不平的地上,让她的身体更加凹凸,这似乎让寸头男很不爽,压了王嫣一会,他都无从下手,最后干脆起身坐在了王嫣肚子上,扭头望着另外几个人,说:“绳子捆着不方便,要不给她解了吧?”

  抽到第二长干稻草是之前压在王嫣身上,想第一个对王嫣下手的男人,虽然他抽到第二,但他明显很不爽,迅速蹲下身帮寸头男的忙,嘴里还不停的唠叨着:“你搞快点啊,别墨迹,要不然时间来不及。”

  我不停的用喉咙发出声音,但那几个人完全无视我,甚至我稍微动一下,高个就会踢我一脚,还威胁我,说我要是乱动,他们不仅现在轮了王嫣,还会先奸后杀,再毁尸灭迹,反正我爸答应给的二十万,是买我的命,只要把我完好无损地交给他,二十万就可以到手,至于王嫣,谁在乎她的生死。

  我很想告诉高个:只要让我或者出去,我一定到派出所告他们,可我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变成‘嗯嗯啊啊’的音调。

  酷ah匠_网正Cz版Z3首&}发。

  几个人三下五除二地解开王嫣身上的绳子,寸头男直接压在王嫣身上,手在王嫣身上不停乱摸,还趁机将手伸进王嫣的衣服里面,但没过一会,突然传来寸头男的一声尖叫,估计是被王嫣抓了脸,隔着一段距离,我看他左边脸上有三道红红的长印子。

  寸头男突然愤怒了,爆了句粗口,照着王嫣的脸上便是一记耳光,同时大声骂道:“你特么找死是吧?再挠我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这样的威胁对王嫣已经没作用了,她双手双脚依然不停的挣扎着,叫喊着,可因为嘴巴被封住了,声音并不大。

  寸头男连扑了好几次,都没法扯掉王嫣的衣服,这似乎让他更愤怒了,又连续扇了王嫣几个耳光,然后对边上的人说:“你们过来帮我一下,先把她脱干净了。”

  几个人霎那间变身猛虎,纷纷围上去开始扒着王嫣的衣服裤子,瞬间,王嫣的外套便被脱掉了。王嫣势单力薄,根本没办法反抗,挣扎的身体似乎越来越无力,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绝望……

  我喉咙不停地叫喊着:“不要……不要……”借助肩膀的力量往王嫣的方向移动着,因为没有高个压着我,我勉强能爬动。

  没一会儿,王嫣的T恤也被这伙人给强行脱了下来,上身只剩下一件内衣。这时,我已经移动到这伙人的身边,我不停的用头撞击着其中一人。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站起了身,一脚踹在我头上,正好又在太阳穴的位置。顿时,我脑子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模糊,耳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我感觉自己头昏脑胀,想动却有使不出丝毫的力气,当我脑子再次恢复清醒时,王嫣的长裤已经被几个人给脱掉,身上只剩下了件内衣,一群人围着王嫣疯狂地笑。

  我继续用头撞击着那几个人的身子,泥土男朝我身上踹了一脚,骂道:“滚一边去!”

  就在这几个人准备解王嫣内衣扣子的时候,泥土男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听铃声应该是我的手机,几个人这才停下了手,相互看了一眼,泥土男比划了个嘘的手势,说:“等等!”说完又冲王嫣怒吼了一句:“你特么的也给我闭嘴,别瞎嚷嚷。”

  王嫣哪里肯听,继续叫嚷着。寸头男一看怒了,瞬间从王嫣身上翻下来,用胳膊肘死死勒着王嫣脖子,凶神恶煞地说:“你特么再吵,老子勒死你。”

  或许王嫣当时内心已经没想过活命了吧,无论这几个人怎么威胁,她都不听,仍然用喉咙发出声音,身体更是不住地扭动,脚更是不停往她身边人身上踢。

  看着王嫣现在这幅模样,我简直痛得无法言语,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我除了用像虫茧一样的身体撞击几个男人,再无他法。这个时候,我真恨自己,如果我能从小学一点功夫,这种时候何至于如此无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