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刚开校的时候我和王嫣发生了点不愉快,但如今我们也算重修旧好,王嫣对我挺好,聊到后来还夸我,说我以前确是骗过她,不过我这个人不错,一直对她挺好的。不知道她说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因为今天我给她买了个蛋糕,她感动了。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十一点,大家的话开始变得越来越少,说话也有些气无力,大家都困了,其中一个金氏姐妹似乎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大家都困了,没有继续聊天的心情,于是纷纷回房间睡觉,不过有一个金氏姐妹说喝了酒身上太臭,非说要洗澡,然后便摇摇晃晃去了卫生间。

  王嫣指给我的是靠厨房的一间房,说这个房间的床最小,是她以前的房间,我一个人睡合适。不过床是没有铺棉絮的,让我自己整理一下,棉絮、被单什么的都在房间里的立柜里。

  我随便拿了几床棉被简单铺了铺,完事后准备睡觉,可放躺上床突然感觉有点尿憋,准备去上厕所。

  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完全忘记了在卫生间洗澡的金氏姐妹。我走到卫生间门口,正准备开门,突然听见一声惨叫,声音正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我下意识的将卫生间的门把手一扭,结果门还真给打开了,只是……卫生间里的画面,让我整个人就有点不淡定了。

  金氏姐妹正坐在地上,上半身什么也没穿,下半身有一条腿光着,而另一条腿穿着裤子,估计是脱裤子的时候没站稳,摔倒了。

  金氏金妹看见我的时候,忍不住又是一声尖叫,且声音比之前一声更加高昂凄惨。我有点懵,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是该上去扶她起来,还是该退出卫生间,就那么盯着金氏金妹。

  过了几秒挺金氏姐妹吼了一声“郭精明,你特么的还站在那干什么?”这才猛然惊醒,忙说了句‘对不起’,赶紧退出去,并把门给关上。

  不知道王嫣和其她几个金氏姐妹是不是睡着了,并没有因为浴室里金氏姐妹的尖叫声而出来。

  我回忆着刚才的画面,除了对金氏姐妹身体有印象之外,还有就是对她胸上的一颗黑痣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但那颗黑痣到底是在左胸还是右胸就想不起来了。

  这时候听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刚才被金氏姐妹吓到,一时忘记上厕所的事情,现在被水声这么一刺激,突然感觉小腹胀得不行,可厕所去不了,一番琢磨之后,我决定换个方式解决。

  我在客厅里扫了一眼,最后锁定茶几上的的王老吉拉灌瓶,随便拿了一个回到房间,小心翼翼地尿在了拉灌瓶里,尿完之后便睡觉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被渴醒,我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拉灌,刚放到嘴巴的时候,猛然想起,这他妈不是老子撒的尿吗,忙又把手缩了回来。刚睡醒意识模糊,还好我反应够快,要不然就要喝自己的……想想都恶心,还好还好!

  我拿着那瓶装着尿的拉灌走出了房间,想找找看有没有水可以喝,可在客厅里找了一圈都没发现有水,最后看了看茶几上的几瓶拉灌,没想到其中有一听还有半瓶,我也没多想,直接拿起喝了个精光,感觉不错。喝完之后,我又回房间睡觉了。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是因为刚睡醒,意识朦胧,所以在喝水之后忘记了倒掉易拉罐里的排泄物,如果我料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让自己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我回到房间继续睡觉,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仿佛突然感觉地震来了似的,全身被一阵猛烈的摇晃,我吓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睁眼却看到金氏姐妹中一个弯腰站在我的床边,拼命的摇晃着我身体,还不停地喊:“起来,郭耀明,你给我起来。”

  我忙揉了揉眼睛,说:“喂,你干嘛呀,天塌下来了啊?”

  最rL新‘章‘节上酷B1匠Zd网O

  金氏姐妹脸色挺难看的,嘟囔着嘴说:“你……你赶紧给我起来,跟我出来看看……”说着,拖着我胳膊直拽。

  我觉得莫名其妙,但迫于金氏姐妹的威力,还是乖乖跟她走到客厅,然后看她指着茶几上的一瓶拉灌,气呼呼地问:“你是不是撒了尿在里面?”

  我努力回想,之前因为口渴起来找水喝,确实好像把这瓶装尿的拉灌瓶放在了茶几上,忘了倒掉。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啊!”我当时我脑子还不太清醒,并没有想太多。

  金氏姐妹这下更气愤了,冲我大声吼道:“你有病啊?撒尿撒在这里面干什么?你就算撒了,好歹也拿去扔掉啊,放在茶几上搞毛啊?靠!”

  我被金氏姐妹这么一吼,顿时清醒了不少,有点不敢自信地问:“你……你……你发这么大的火,该……该不会是把这瓶……喝了吧?”

  金氏姐妹的眼神更毒辣了,等着我大声骂道:“你个大西瓜。郭耀明,你特么的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

  被这么一骂,我脑子忽然有点不淡定,虽然确实很恶心,但我脑海里还是浮现出金氏姐妹喝这拉灌瓶时的画面,结果一时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不笑还好,一笑霎时金氏姐妹整张脸涨得通红,似要喷出火的脸,我立马把笑容憋了回去,装作做错事的孩子,诚恳地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实在太困,所以……所以一时忘记了!”

  金氏姐妹瞪大双眼瞪着我,又是一声狂吼:“这种事你特么的也能忘记?你怎么不忘了你从哪个娘胎里出来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声说:“我还真不知知道我是从哪个娘胎里出来的。”可能因为我说得实在小声,金氏姐妹没听清,再次骂我:“你特么的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在讲什么啊?”说着伸出右手食指往我脑门心上戳了戳,重复之前骂我的话:“你说你怎么缺心眼啊,尿在哪不好,非尿在饮料瓶里,那边没厕所啊?”

  我说:“我的确想去厕所的,但是你有个姐妹一直在厕所洗澡,我实在憋不住,才……”话没说完,金氏姐妹愤怒地打断道:“洗澡的就是老子!”

  我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金氏姐们的胸部位置,脑子里刷地一下又想起了之前打开厕所门看见的画面,白花花一片上点缀着个大黑痣,就像豆腐乳上撒了颗老鼠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