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王嫣的生日,按理说去她家没什么大问题,可我一个男的,夹在五个女生之间,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正在考虑的空档,金氏姐妹其中一个说话了:“怎么样郭耀明,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呗?正好吃饭的时候没喝尽兴,待会我们再继续喝怎么样?”

  我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放饭桌上喝得直叫唤的,也不知道是你们四姐妹里的谁?

  .~最IV新)章w7节+,上3酷匠网!)

  我了笑说:“你们五姐妹聊天,我一个男的去算怎么回事啊?”

  之前说话的金氏姐妹一声低笑,说:“哎哟,怕啥啊,你别把自己当男的看不就行了。再说了,今天可是我们嫣姐的生日,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今晚可要好好的玩玩。”

  另外的金氏姐妹搭话,说:“走吧走吧,跟我们去嫣姐家,人多好玩一点。”

  呵呵,既然大家都这么说,我去了又不吃亏,于是很干脆的说:“好吧!”说完补充一句:“要不要把王帅和曾美丽也叫回来啊?”

  王嫣否决,说:“算了吧,他俩这会估计都到家了,别打扰他们了。”说完几个姐妹便在后座上开始商量待会玩什么,怎么玩,越聊越欢。

  很快的,我们到了王嫣家所在的小区,因为小区管理较严,出租车进不去,于是我们在大门口下车。

  已经是十月底的天气,夜里有点凉,风吹在身上像是催化了刚才喝的酒,我感觉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想吐但强忍着不吐出来。

  大门口有很多大妈跳广场舞,我们绕开她们往一边石子小路上走,没想到没走几步,走在我前边的金氏姐妹一个步伐不稳,重重摔在了石子路上。我吓了一跳,忙上去想扶她起来,可我还没靠近,只听她‘啊’一声大叫,瞬间哇哇吐了起来。

  闻着她刺鼻的呕吐物,我感觉我自己也有点扛不住,忙后退深吸两口气,勉强忍住要吐的心。

  王嫣几人也吓得不轻,喊了一声“金银宝”,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扶她,一个个全捂着嘴站得远远的,好在她只吐了一小会,然后自己爬起来继续往前走,没想到越走越清醒。

  一直到王嫣家楼下,吐了的金银宝精神奇好,吵嚷着要去买酒,还说今晚要大家不醉不许睡觉。我们实在犟不过,最后决定王嫣和三个姐妹先回家,而我则陪着她去最近的超市买了两瓶红酒,两幅扑克和一些零食。

  正如王嫣所说,她妈不在,并且她家里明显有一种很少有人居住的氛围,所有家具摆设很整齐,但餐桌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灰尘。

  在金银宝的提议下,我们六人玩两幅牌的斗地主,规矩和网上差不多,一个明地主,一个暗地主,最后输了的一方喝酒。

  金氏姐妹酒量不行,斗地主倒玩得不错,几轮下来倒霉的是我和王嫣,尤其王嫣,之前喝啤酒没事,但几杯红酒下肚,整张脸已经完全换了种颜色,金氏几姐妹不知道是心疼王嫣还是怎么回事,后来王嫣输了干脆不让她喝,而是叫我代王嫣喝,还口口声声说:以前王嫣对我诸多照顾,今天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报恩……靠,我就奇了怪了,之前在面包车上金氏姐妹一直怂恿我来王嫣家,我当时还奇怪,她们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完全不像她们一贯的作风,原来她们早就盘算好了要整我啊!我特么真是掉进狼窝里了,不过这滋味感觉还不错,呵呵。

  我不记得最后我喝了多少酒,只记得后来王嫣说怕我喝吐,所以提议不玩了,但也不急着回房间休息,而是五人窝在沙发上聊天,我则坐在一边的太师椅上听她们聊。

  聊得越多,她们说的话题就越是开放,诸如什么王嫣内衣的尺寸,金银珠左边屁股上有棵很大的痣,金银银大腿内侧也有颗大痣之类……边说边笑,似乎完全没考虑过我的感受,不过我倒是非常喜欢她们这种放荡不羁的聊天方式,听着很带感,哈哈……

  没聊一会儿,王嫣突然问四胞胎:“你们还记不记得我跟你们提过的我以前网恋的事?”

  四胞胎都点头说记得,其中一个金氏姐妹还笑呵呵地回答说:“那蠢货要是现在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估计肠子都得悔青了吧?”

  王嫣转头看我,笑得特别开心,说:“你们要不要猜猜他是谁?”

  四姐妹几乎同一时间惊呼:“难道是我们认识的?”

  王嫣点头,说:“嗯,你们认识!”

  四姐妹皱眉,但是其中一个似乎注意到王嫣看我的眼神,试探性地是:“难道是……”说着也看向我的方向。

  王嫣笑得更开心了,说:“没错,就是你们眼前这位,哈哈!”都说有些人喝醉了喜欢瞎说大实话,看来今晚王嫣真喝得不少啊,这种秘密都敢说,要放在平时别人一旦提起她都会立马变脸的。

  四姐妹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郭耀明,真的是他?不会吧?”

  王嫣再次点头,说:“就是他,郭耀明,以前叫郭精明!”

  此话一出,四胞胎立马开始对我各种取笑,还问我看到现在的王嫣,心里是个什么想法?

  可能因为我喝太多酒的缘故,我并没觉得丢人,反倒还和她们开起了玩笑,说王嫣现在就是我心里的女神,惹得几个女生笑得前俯后仰。

  回忆泛滥,我想起梅柳在宾馆恶整我和王嫣的事,一时没管住自己的嘴,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不想王嫣听后竟丝毫不生气,反倒问我那天早上醒来第一眼看到她时,是什么感觉?

  这种话还真不好回答,说喜欢吧显得特别虚伪,说恶心吧,又怕王嫣揍我,想了想,我开玩笑说:“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当时就想:嫣姐,你该减肥了!”

  王嫣一听抓起身边的一个抱枕朝我扔了过来,笑骂了我一句说:“你个贱人!”

  我们几个人是越聊越嗨,到后来已然全没了节操,四胞胎不停追问我和王嫣,当时我俩红果果的睡在一张床上,到底有没有干事?

  王嫣倒是挺能自黑的,说干个屁,你以为像现在啊,我那时候胖的像头猪一样,他怎么可能会有胃口。四胞胎也逗,说这难说,喝多了,谁还在意是胖是瘦,再说了,男人就是一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别说是个人,就算真是头猪躺在床上,搞不好都会上呢。

  平时四胞胎姐妹看起来挺淑女的,没想到喝多了之后竟如此奔放。不过我喜欢,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