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平摇摇晃晃地点头,颤抖着说:“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耳钉男在吴平脸上拍了两下,说:“既然知道错了就要长记性,别再有下一次。”说完将眼光放到面前的七个女生身上,问赵欣儿:“还记不记得昨晚哪个女生最跳?”

  七个女生如临大敌,身体纷纷往后缩了缩,头恨不得埋到地底下去。

  赵欣儿倒是不客气,毫不犹豫地指了指黄毛女,还不等说话,耳钉男直接扯着黄毛女的衣领使劲一拉,然后将拿着烟的那只手从领口里伸了进去。

  刹那间,黄毛女一声惨叫,身体更是猛地一颤,忙要往后退,可她边上的男生完全不给她机会,直接拽紧她的胳膊,硬生生将她固定在原位置,顿时废墟只剩下黄毛女近乎嘶吼般的惨叫。

  耳钉男应该是将烟头烫在了黄毛女胸上,别说黄毛女是个什么感受了,我光是看着都感觉胸部一阵阵难受,下意识的双手捂着胸部,吴斌臣也跟我一副德性。

  耳钉男依然很淡定,幽幽地说道:“这次只是个简单的教训,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就不是这个地方了!”说完将手拿了出来,眼光似有似无地瞟了一眼黄毛女。

  有个齐刘海的女生估计怕耳钉男会继续对她们下手,直接给吓哭了,边哭边指着吴平说:“是他……都是吴平让我们干的,我们也不想的,求求你放过我们好不好,求求你了!”

  其她几个女生一听急忙附和,不住地求饶。

  耳钉男并没再下狠手,只是骂了几句脏话,没有为难余下的六个女生。

  赵欣儿这时看了看时间,说:“我们快上课了,这事就这样了吧,谢谢你们了!”

  耳钉男这时候终于笑了,而且笑得特别温和,对赵欣儿说:“行,你快回去上课吧。”说完上去排着文佳健的肩膀,说:“小文,以后欣儿在学校你照看一下哈。”

  文佳健倒是挺会说话的,笑呵呵的说:“应该是欣姐照看我才对。”

  耳钉男说说:“不管谁照顾谁,反正以后如果欣儿在学校受了什么委屈,我……”话没说完,文佳健直接抢答:“你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欣姐受委屈的!”

  耳钉男似乎很满意文佳健的回答,点点头说:“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也快回去上课吧。”

  我和赵小鹏四人跟着赵欣儿一起回的学校,刚走到学校大门,上课的铃声便响起了。我本想问问赵欣儿有关耳钉男的事情,可惜没找到机会。

  上课的时候,我给吴朝昌发了条信息,问他知不知道文佳健这号人物,吴朝昌没回复我,下课的时候,他才走到我课桌前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惹着文佳健了?我说没,就是今天突然听着这个名字了,好奇想知道他是谁。

  吴朝昌的回答和曾梦差不多,说文佳健是高三的,可以说是这个学校的扛把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家有黑道背景。我当时就震惊了,只是文佳健既然有如此背景,他还对耳钉男俯首称臣,那耳钉男到底是什么人物?

  考虑到赵欣儿和耳钉男的关系,最后我将吴平被打的事情告诉了王嫣,还嘱咐她们以后最好是离赵欣儿远点。王嫣听了倒是一脸的无所谓,简单回了我一句:管她什么人,反正她要是敢惹我,就算死我也拉上她垫背。

  接下来一段时间,学校里没有没发生什么事,吴平也没再来我们班找金氏姐妹,整个学校风平浪静。

  一晃,时间到了月末,终于放月假了。

  因为我觉得我妈现在一个人挺孤单的,所以放假那天下午,我打算去看看我妈,可在等车的时候王嫣突然叫了我一声,还心情大好地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说她请客。当时王嫣身边有四胞胎和曾美丽,更离谱的是竟然还有王帅。

  我脑子反应挺快的,说:“好啊!”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今天果然是王嫣农历生日。

  以前和王嫣网聊的时候,她告诉过我她的生日,那时候为了想泡妞,记这些记得可死了,她的生日、以前的手机号、以前的扣扣号,我是记得滚瓜烂熟,想忘都忘不了。

  王嫣把我们带去了一个饭店,我看大家都没买蛋糕,以为是他们不舍得钱,恰好饭店对面有一家蛋糕店,大家进了饭店包厢之后,我找借口说想去上厕所,然后悄悄去蛋糕店买了个蛋糕,因为要现做,那老板说至少要半个小时,我想想这顿饭半个小时应该搞不定,于是跟老板说行,让他帮我加急做,并让他做好了之后送到对面饭店的XX包厢,老板估计见没有多远的距离,说‘行’。

  回到饭店,王嫣突然跟我说:“你给张璐打个电话,让她一起来吃饭吧。”

  我当时也没多想,单纯地以为是王嫣忘了通知张璐,于是给张璐打电话让她来吃饭,没想到张璐在电话里问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曾美丽也在,是吧?”

  原来王嫣之前叫了张璐,但因为有曾美丽的缘故,张璐不愿意来,所以王嫣才会让我给张璐打电话。

  我不好隐瞒,回答说:“她也在……”话音刚落,张璐立马用特别不耐烦地语气回我:“我有事,去不了,你们慢慢吃吧。”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u最新、?章节d@上g!酷…匠网C

  我很无奈地放下电话,对王嫣说:“张璐说她有事,来不了。”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曾美丽,她脸色挺难看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嫣叹了声气,自我安慰似地说:“她既然有事来不了,我改天再请她吃饭,今天就我们几个好好聚聚。”四胞胎忙跟附和,不至于让曾美丽太尴尬。

  可能因为今天是周末的缘故,上菜特别慢,直到半个小时后,蛋糕来了,我们的菜却还没上齐。

  我把蛋糕送到王嫣身边,刚准备说‘祝你祝你生日快乐’,可话还没说出口,金氏其中一姐妹忽然很吃惊的望着我,问:“你今天生日呀?”

  她这话直接把我给整懵了,我愣了下,说:“不是啊!”

  金氏姐妹说:“那你这蛋糕……”话没说完,立马掏出手机看了起来,几秒之后打了下王嫣肩膀,说:“你生日也不说。”

  四胞胎的另外三个姐妹和曾美丽随即也掏出手机看了看,然后一顿指责王嫣。

  王嫣笑着打趣,“你们几个连我的生日也记不住,还好意思说我!都是些什么好姐妹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Francis0c15、消失的情,谢谢大家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