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男人长得都特别结实,下车后没有半点的犹豫,直奔奶茶店,其中一个更是毫不犹豫地将一只手搭在吴平肩膀上,头半搭在吴平的另一个肩头,吴平明显惊了一下,回头瞪了身后的男人一眼,抖了抖肩头想挣脱男人的手,可男人手纹丝不动,之后反倒将下巴放到吴平的另一个肩头上,低头在吴平耳边说着什么。

  估计是怕吴平逃跑,四个男人进去之后,有两人直接站在门口,剩下一个则站到吴平身后,一脸的戒备。

  我不知道四个他们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吴平越来越不耐烦,压着吴平肩膀的男人却没有半点愤怒,脸上一直笑呵呵的。

  又过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再次从面包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是赵欣儿,另一个是个男的,依然长得特别壮,特别结实,两人直接进了奶茶店。

  一看赵欣儿出现,曾梦顿时打了鸡血似的,冲我们说了一句:“走,跟进去看看。”说完屁颠屁颠地跟在赵欣儿身后钻进奶茶店。

  两个守着门的男人此时跟着赵欣儿走到吴平身边,六个人将吴平团团围在一张小桌边。吴平看见赵欣儿的一瞬间,整张脸跟上了色一样,瞬间从额头涨红到脖子根。

  我们装着是进来买奶茶,走到柜台位置,叫了几杯奶茶。

  赵欣儿脸上没有表情,冷冰冰地对吴平说:“走,咱们换个地方聊聊!”

  h最新m章节0上M酷◇匠网!

  吴平肯定吓到了,急着说:“干嘛啊?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

  赵欣儿依旧冷冰冰的,压着嗓子沉声问:“你不走是吧?”

  吴平似乎想保持自己最后的尊严,竟然一昂头,用同样冰冷的声音,特高傲地说:“我说了,有事就在着说……”话音还未落,只见一个穿着甩尖子皮鞋的男人一把抓住吴平的头发直往外面拖,同时嘴里恶狠狠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想在这儿出丑?”

  吴平疼得‘哇哇’直叫唤,但他无论个子还是块头,他完全不是拽他头发那人的对手,被那么一拉,很轻易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一路后退着走出了奶茶店。

  跟着吴平的几个同学起先还撩着袖子,红眼睛绿眉毛的想上去和赵欣儿对干,但一看吴平像个小鸡儿一样被拖出奶茶店,顿时全都焉了,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直忙又坐了下去,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不停地喝着奶茶。

  吴平头发不长,在他的一番挣扎下,他竟然从甩尖子皮鞋男魔爪里逃了出来,转身就想开跑,可他终究太瘦弱了一点,才跑了两步,屁股上便被甩尖子皮鞋男狠狠踢了一脚,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甩尖子皮鞋男拽着吴平后脖子上的衣领拧起吴平,直接拖进面包车,之后赵欣儿几人跟着上车,关上车门,油门发动,吴斌臣这时忍不住悠悠地一声感叹:“唉,好戏看完了,走咯,回去了!”

  哪知道,面包车没开多远,突然又停了下来,然后一伙人全部下了车,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巷子。

  我们几个想也没想,直接跟了上去,但跑到那巷子门口时,已经没有那伙人的身影了……

  这条巷子内部有好几条岔路,但只有一条是通往一片废墟的,平时几乎不会有人去那儿,我们一致认为赵欣儿一伙人是往那片废墟地去了。

  果然,我们刚走到那条巷子的转角处时就听见骂声了,可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冒了出来,怒视着我们问:“你们到这儿来想干嘛?”顿了下,皱了皱眉,说:“刚才在奶茶店是你们几个吧?咋的,你们是那小子的朋友,想来帮忙啊?呵呵……”说着,袖子里刷地下露出一把砍刀。

  银色的砍刀,在太阳底下明晃晃的,看得人一阵眼晕。我忙摇了摇手,说:“哥,你误会了,我们……我们是欣姐朋友。”

  曾梦附和着说:“对啊对啊,我们真的是欣姐的朋友。哦,今天还是我们帮忙跟踪吴平,你们才会才奶茶店逮到他的。”

  拿刀的人半信半疑,盯着我们四人又看了好一会,然后退后了几步,对我们挥了挥手,说:“过来点!”

  我们几人小心翼翼向前走了几步,听那人冲一边喊了一声:“欣妹,这里有几个人说是你朋友,你看看是不是?”说完,又对我们说:“要是骗了我,呵呵……”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砍刀。

  赵欣儿一伙人离着我们大概二十多米的距离,被一堆废弃的垃圾半遮住,听拿刀人一喊,所有人顿时扭头往我们方向看了看。

  赵欣儿同样看向我们,顿了一下对拿刀人说:“对,天哥,他们是我的同学,让他们过来吧,没事的。”

  那人对我们摆了摆头,说:“行了,你们过去吧!”说着把刀藏进了衣袖里,摇摇晃晃着身体地往巷子外面走,看样子是把风的。

  我们朝赵欣儿几人的方向走,越走越近,骂人的声音和越渐清,当中还夹杂着呻吟声,不用想呻吟肯定是从吴平嘴里发出来的,只是时隔短短十来分钟之后再看到吴平……他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头发乱糟糟像鸟窝,校服里边套的是一件衬衫,但衬衫的最上头两颗扣子不翼而飞,露出锁骨位置好大一块淤青,鼻子、嘴角带着血,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他的手正被甩尖子皮鞋男踩在地上,动也不能动。

  赵欣儿不管我们,看着吴平还算和气地问:“昨晚你叫了几个贱人打我,还记得吗?”

  吴平低着头,一声不吭,甩尖子皮鞋男脚上一用力,直骂道:“你特么哑巴了啊?问你话呢,靠,还不快说。”

  吴平惨叫连连,想收回手,可被踩的很死,完全没法动弹,缓了一会说:“我……我不清楚。”

  赵欣儿点了点头,冷笑一声说:“不清楚,那你清楚什么?谁打了我,你清楚么?”

  吴平低着头,半趴在地上,身体不自觉地打着颤。赵欣儿对甩尖子皮鞋男挥了挥手,小声说了一句:“你先放开他。”

  甩尖子皮鞋男鞋尖又在吴平手背上使劲蹬了几下,看到吴平几乎痛哭流涕才缓缓松开脚,同时说道:“问你什么问题,你特么的最好老实回答,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吴平收回手,放在嘴角轻轻地吹着,眼泪从眼角流出来。他真的哭了,眼泪流到嘴角,和血和在一起,我光是看着就觉得好痛。唉,这个吴平,真是不做不死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有朋友说投了挖掘机显示不出来,那是系统延迟问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