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睡觉,我依然没接通赵欣儿的电话,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手机里有条信息,是赵欣儿发过来的,就简单的三个字:谢谢了!

  我给赵欣儿打电话,很可惜手机里传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接下来一整个上午,都没看见赵欣儿,打她电话也一直是关机状态。我特意去赵欣儿班上问过,她的同桌和同寝室的女生都表示不知道她去了哪。

  赵欣儿消失,吴平却特别的惬意,早自习下课的时候就来我们班找金氏姐妹,不过金氏姐妹对他爱理不理的,吴平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即便吃了闭门羹,他依旧腆着脸上去,还用老套路,从兜里掏出玫瑰和糖送给金氏姐妹。

  那边吴平讨好着金氏二姐妹,另一边突然有个女生谈起了昨晚赵欣儿被挨打的事,金氏两姐妹和王嫣本来就恨赵欣儿,那女生一说到这事,三人都来了劲,赶紧接话说赵欣儿那么贱,活该被打,只怕打得太轻,应该打得她躺医院几个月起不来床才好。之后又说了好些难听的话。

  吴平一听金氏姐妹这么一说,腰杆都挺直了,很自豪地说赵欣儿被打是他叫人干的。

  L◇最,T新L章`节》上W+酷匠$.网%

  吴平肯定以为自己这么说能重新迎来金氏姐妹会对他的青睐,可他想错了,这招似乎完全没用,金氏姐妹只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吴平才灰溜溜地离开我们的教室。

  我以为吃了这次暗亏,吴平应该会有所收敛,但我错了,吴平思想的高度,完全不是我等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第二节课间操之后,我和班上几个同学在操场打篮球,当时金氏两姐妹和王嫣站在旁边看我们玩,没一会儿,吴平过来了,不知道对金氏两姐妹说了什么,之后四个人往一边走,而且是往人少的方向去。

  我心里挺好奇的,主要是想知道吴平到底还想对金氏姐妹玩什么花招,于是跟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因为隔着有那么一段距离,再加上他们说话的声音较小,所以我听不太清他们谈话的内容。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站在左边的金妹突然大声说了一句:“我们现在没任何关系吧?”说着,一个转身,想往回走。看样子,这人应该是金银金。

  金银金这一举动吓得我有点不知所措,愣了下,赶紧蹲下身,装着在找东西的模样。

  吴平拦着金银金,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这时王嫣的声音响起了:“虽然赵欣儿是可恶,但我不相信,她会无缘无故那么说。”

  旁边的金银银接着又说:“我说大魔术师,你还是去忽悠其她小妹妹吧。”说完,拉着金银金和王嫣的手离开了。这一次,金银金三人是彻底甩开了吴平。

  吴平站在原地愣了会儿,盯着金银金三人的背影大骂了一声:“靠”

  金银金三人完全没理会吴平,继续往前走。

  估计吴平自己也没想到,前两天还把金银金几姐妹逗得开开心心的,突然的就在阴沟里翻了船,真够倒霉的,不过我喜欢,哈哈,让你孙子得瑟。

  第三节课下课,有个爆炸头女生来我们班把金氏两姐妹叫了出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上课的时候,我发信息问王嫣,那爆炸头是谁,王嫣说她也不清楚,不过有点像找茬的意思,我说这该不是吴平干的吧,王嫣说不知道。

  中午放学,我刚走出教室门口,忽然接到赵欣儿的电话,刚接通我便迫不及待地说:“哎呀,欣姐,你终于开机了,你去哪了,为什么不来上课?”

  赵欣儿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反是问我:“现在是不是刚放学?”

  我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说:“嗯,刚响了放学铃声。你现在在哪啊?

  赵欣儿说:“你先别管我在哪,我请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我更加疑惑,反问:“什么忙?”

  赵欣儿说:“你现在帮我盯着吴平,我大概十多分钟后到学校,到时你告诉吴平在什么地方就成,能行不?”

  我心中一阵暗爽,赵欣儿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啊,她这是准备收拾吴平了,让我帮她当一回眼线呢。我直忙点头,说:“行,行,我马上去”

  挂掉电话感觉有人拍了下我肩膀,回头原来是曾梦,他对我说:“走,一起吃饭去!”

  我冲曾梦一记微笑,说:“别急,走,哥带你去看好戏”

  曾梦皱了皱眉,说:“什么好戏?”

  我说:“跟我走就是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走走走,这儿人太多,不方便说。”

  我带着曾梦迅速跑到底楼楼梯口蹲点,不知道是我的运气太好,站了不到十秒钟,就看到吴平大摇大摆地从楼上走下来,我赶紧拽着曾梦,放慢脚步跟在吴平身后不远的地方。

  曾梦一直疑惑,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我掏出手机,编辑了条短信递给曾梦:“如果不出意外,吴平等会会被收拾,咱俩先别声张,跟着他就行了。”

  曾梦看了这条信息,脸上顿时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这人没啥好处,就是有好东西最喜欢和朋友分享,于是我给我前同桌吴斌臣和赵小鹏各发了条信息,大概意思是说,赵欣儿今天收拾一个高二的人,问他们要不要来围观围观。

  呵呵,事实证明,我的分享没有错,没一会儿,吴斌臣和赵小鹏也加入我和曾梦的行列。

  吴平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悠哉悠哉地往食堂去,打了饭,并找了张餐桌吃得津津有味。我们四人的伪装为了不被拆穿,自然都打了饭,找了个距离吴平没多远的座位。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我电话想起,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赵欣儿打来的,忙接起来,听赵欣儿在电话那边问现在是不是跟着吴平的?我说我做事你你放心,妥妥的,他现在在食堂吃饭呢。赵欣儿让我再跟一会儿,她还要等会才能到学校。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左右,赵欣儿还没出现,而吴平已经吃完了饭,找了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一起出校门,在拐角位置处进了一家奶茶店。

  这时候赵欣儿的电话又打来了,问吴平在哪儿,我说在XX奶茶店,赵欣儿让我先别挂电话,我说行,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赵欣儿说好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我四处看了看,但没看见赵欣儿的人影,不过有辆面包车停在了奶茶店门口,紧接着从车上下来了四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谢谢:我家男孩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