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不喜欢吴平,但必须承认,他这个人长得不错,外表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阳光的类型,所以从他嘴里说出这种恶心的话,且还是在教室外的走廊里,这让我有点吃惊。

  赵欣儿倒还冷静,依然一副心平气和的模样,说:“我谢谢你全家,那些猛男你还是自己留着慢慢享用吧。”说着话锋一转,突然用一种特别邪恶的语气继续说:“哦,我觉得以你的性格,应该会很喜欢被一堆猛男玩吧。”

  吴平瞬间暴躁,手捏成拳头便要朝赵欣儿打过去,我吓一跳,忙上去拉着吴平的手,可赵欣儿丝毫不惧怕,看了我一眼说:“郭精明,你放开他!”说完竟然故意把他的身体往吴平面前靠了靠,继续说:“怎么的,还想打我啊?你有本事打我试试。呵呵……反正教室里那么多同学都看着呢,你现在敢动我一下,明天肯定全校同学都会知道你想睡四胞胎的事,呵呵……你还想追那四姐妹吗?”

  我松手,看吴平高高举起拳头,但并不敢打下去,停了几秒伸出食指指着赵欣儿,咬牙切齿地说:“你……你特么真的是欠干!”

  赵欣儿将吴平的手打开,说:“把你脏手给我拿开。”

  吴平点了点头,说:“嘴贱是吧,老子看你嘴能贱多久。”说完,直接离开了。

  赵欣儿呵呵直笑,对着吴平的背影说:“快去哄哄你的四胞胎吧,要是她们跟别人好上了,你这得多丢人啊!哈哈……”这个赵欣儿,真的做事情从来不计较后果的啊。

  我走上去在赵欣儿手臂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你这张嘴这么毒,早晚要吃亏。”

  赵欣儿恨我,不屑地说:“你管我啊,我乐意,咋滴?”

  曾梦冲赵欣儿竖起大拇指,说:“美女,挺刚啊!”说话一脸的佩服。赵欣儿则一脸的高傲,只瞟了曾梦一眼,然后直接转身回了教室。

  我和曾梦回教室的途中,曾梦一直不停地说赵欣儿的好话,夸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性格还刚烈,不怕恶势力,简直就是他心中完美的女神啊。我骂他花痴,是个女生就喜欢,他不服,反驳我说丑的女生他就不喜欢啊。槽,真想拍他一巴掌。

  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曾梦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突然停下来一把拽住我的衣袖,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吓一大跳,以为他要做什么,结果他问:“你说吴平会不会找赵美女的麻烦,会不会找我们俩的麻烦啊?他刚才被赵美女羞辱成那个样子,我俩没帮忙就算了,还在一边看好戏。”

  槽,吓老子一跳!我甩开曾梦的手,说:“不知道!”

  曾梦一直跟在我身后,问我要是吴平真要找赵欣儿的麻烦,要不要去帮忙,还说赵欣儿毕竟是个女生,就算胆子再大,也没办法跟男生比,我被曾梦弄得有点烦,于是回了他一句:“你信不,赵欣儿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我们俩,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帮她的忙?”

  曾梦有点呆,继续屁颠屁颠跟在后边唧唧歪歪,我实在被他闹烦了,也为了堵住他的嘴,最后我们决定:“放学后我们跟着赵欣儿,看看吴平会不会玩阴招。”

  这个决定看起来很蠢,可最后我和曾梦还是实施了。虽然我相信赵欣儿的实力,吴平完全不是她的对手,但曾梦有句话说的没错,在力气上女生始终没法跟男生比,吴平要是玩阴的,赵欣儿肯定得吃亏。

  晚自习结束之后,我和曾梦便一路尾随赵欣儿,从赵欣儿的教室门口跟到女生寝室大门,不过很可惜的,一路上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赵欣儿和她同学一直有说有笑,心情似乎特别的好。

  我和曾梦在女生寝室外蹲了一会,看周围确实没什么可疑之后才回寝室。我以为今晚应该不会有事情发生了,可当快要熄灯的时候,张璐突然给我打来电话,挺兴奋的,说赵欣儿刚在厕所拉屎的时候,被几个女生打了,而且被打的非常狼狈。

  千算万算,我竟然算错了吴平不会自己动手,而是选择叫女生对付赵欣儿。赵欣儿心高气傲的,被人摁在厕所打,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忙问张璐打是谁打了赵欣儿,张璐说不认识。我又试探性地问赵欣儿现在怎么样了,谁知张璐一声大笑,回我说:“她能怎么样啊,被人堵在厕所打,肯定满身都是屎呗。”说着又是一声大笑,再继续说:“我听说她现在连寝室都不敢回,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张璐最后一句话,让我心里一惊,赵欣儿没回教室?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种感觉:吴平这次麻烦了!

  又和张璐聊了几句我就挂了电话,结果还没放下手机,赵欣儿的电话打了过来给,开口便问我:“你知不知道吴平的电话号码?”语气很冷,我明显感受到了她满满的了愤怒。

  我说:“不知道。”

  赵欣儿听起来很急,立马说要挂电话,我忙阻止,故意装着不知情,问:“唉,欣姐,你突然要吴平的电话号码干什么啊?”

  赵欣儿一身怒骂:“特么的,我刚才在寝室被人打了……你帮我问问,看能不能要到吴平那杂碎的电话,问到了立马给我。”

  我说:“好的,欣……”话还没说完,赵欣儿便打断道:“好了,我先不和你说了,我现在有点事,你赶紧帮我问问电话号码,问到了就发给我。”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酷匠网首/s发*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莫名的激动了起来,感觉似乎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随后我找了寝室几个同学问吴平的电话号码,尤其问了王峰,但得到的回答是他不知道。其实我觉得他应该是知道的,不过我并没有为难他。

  曾梦听到我和王峰的对话,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问我:“你问吴平电话干嘛?”

  我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把赵欣儿被打的事简单说了说,说完又问王峰:“要不你帮我你问问你的朋友吧,看他们谁有吴平的电话。”

  自从上次走廊围堵事件之后,王峰对我就有种惧怕,听我这么说丝毫没有拒绝,直接掏出手机拨打了好几个电话,不过依旧很可惜,没有结果。

  没办法,我只好给赵欣儿打电话,告诉她问不到吴平的电话号码,结果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提示在通话中,最后只好给赵欣儿发了条信息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感谢:丢三丢四不丢你3481、我家男孩,感谢大家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