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是我刚才骂声太大,吵到了许晴,于是想告诉她没事,并让她快回房间休息,可我的话还没说出口,门被许晴从外边打开,同时传来她的声音:“小明,你怎么了?”

  我这才想起刚才进房间的时候忘了锁门,忙起身想赶许晴出门,没想到一回头竟然看到她穿了一件半透明的蕾丝睡裙,长度到脚踝位置。可能因为在床上躺过,她的头发有些蓬松,搭在卸了妆的脸上,竟然有点诱惑人…

  “小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许晴再次开口,把我眼神从她身上来回来。我忙别开脸,感觉脸上有一阵阵的滚烫,吸了口气说:“没事,和同学吵了几句而已。”

  许晴表情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今天在酒店发生的事情,她顿了会,安慰我说:“虽然不知道你和你同学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句:不管怎样,你都别拿别人的事情来气自己,气坏了身体是自己遭罪。”

  也不知道她这句话意在安慰我,还是在劝说自己,反正我听着没什么感觉,连忙把她推出房门,让她赶紧去睡觉。

  许晴依旧有点不放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过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三步一回头地往自己房间去,看她关上房门,我才回屋,将门反锁,然后拨打周丽丽的手机号。

  我原本以为周丽丽并不会接我的电话,但意外的是几秒钟之后电话那边传来周丽丽的声音,开口就是对我一阵大骂,骂我神经病,打扰她就算了,竟然还打电话骂一米八。

  这个一米八,嘴还挺快,这更加让我坚定地相信,他俩现在在一起。

  我是真的怕周丽丽步了曾美丽的后尘,劝她离一米八远一点,就算真要和他在一起,也别急着和一米八去宾馆开房。

  周丽丽一听这话怒了,直骂我八婆,还说她想跟一米怎样,就怎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完后直接怒挂电话,我再打过去时已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我越想越气愤,最后给周丽丽发了条信息:“好好好,随你便,想和那杂种好就好吧,不过以后你特么的最好别后悔!”

  我把电话扔在床上,然后去卫生间冲了个澡。仔细想想或许周丽丽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八婆,我俩已经分手,为什么我还要过问她的事情?在周丽丽看来,我是不是就是一条癞皮狗?我越是在乎她,她越是讨厌我?

  洗完澡回到卧室,有个两个未接电话,还有两条短信,全是张璐的。

  张璐第一条短信内容是问我爸身体怎么样了,第二条短息内容是问我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我爸去世的事情,我没告诉过任何一个同学,当初请假回家对老师讲的也是我爸重病。

  ◇2最X新章"x节*@上Yv酷匠j;网

  前几天张璐发消息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但我没直接说,但是这一次,我回了张璐三个字:“他死了!”

  信息发出去没一会接到张璐打来的电话,先是问了问情况,再是一番安慰,聊了大概十几分钟,最后把话题绕开,问我是不是和周丽丽吵架了?

  嘿,这倒是挺新奇的,我和周丽丽吵架竟然连张璐都知道了。我问张璐是不是周丽丽告诉她的,张璐说嗯,还说周丽丽在电话里骂了她,骂她是狐狸精,顶着一张人皮到处抢男人。

  其实不用张璐说,我也能大概想象得出张璐和周丽丽打电话时有多么暴躁,火星撞地球也不过如此。

  我没多想,直接告诉张璐,说我和周丽丽分手了。张璐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真的?”

  我点头,说了个“嗯”字,心猛地一阵抽痛,和周丽丽在一起那么久,虽然也有吵吵闹闹,但我觉得我是真的喜欢她,可如今说分手就分手,像是心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掉了,我却捡不回来,空落落的难受。

  张璐语气突然变得很温柔,小声地问我:“你心里难受吗?”

  就算我心里难受,我也不可能对张璐说。我冷哼了一声,说:“这有啥难受的?你知道她现在和谁好上了么?”

  张璐似乎来了兴趣,忙反问:“谁?”

  我一字一顿地说:“高杆,咱们初中班上那个高杆!”越说我越是气愤。

  张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又骂了声‘贱人’,骂完估计怕我难受,补充说:“不是我在背后说她的坏话,像周丽丽这种人,呵呵……今天勾搭这个,明天勾搭那个,你跟她本来就走不到一起,早分早好。你也别难过,为了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我一时无法可说,过一会张璐突然问我要不要出去玩玩,不要把不开心的事憋在心里,不如趁这个机会找个地方发泄发泄,把最近以来的阴霾全部赶走。

  我有点迟疑,大晚上的有什么地方可以玩,一句话脱口而出:“今天太累了,不想出去,要不…你来我家吧?”我当时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顺口就这么说了一句。没想到的是,张璐立马答应了,然后还问了问我家的具体地址。

  直到我把地址告诉张璐才觉得有点不对,怎么说现在我和许晴住在一起的,大晚上的家里突然来了个女生,不知道许晴做何感想?

  想了想,我最后还是敲响了许晴的们,并告诉她张璐要来的事情,不过我的说法是张璐过来帮我辅导学习的,许晴半信半疑,但并没说什么。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没什么想法,叫张璐过来完全是因为脑子突然的一热,只是我没料到我随口一说让张璐当了真,如果老天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说出这句话。唉,人啊,有时真的是不作就不会死!

  我现在和张璐的关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是好朋友,谈不上,可又比普通朋友关系好一点。不过不得不承认,她挺会做人的,到我家的时候手上竟然拧着两袋水果,背上还背了个书包,对许晴说话也客客气气,还一口一个阿姨地叫,我听着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许晴只陪张璐聊了一会便回自己的房间了,不过临走之前指了指家里的一间空房,对张璐说:“如果今天补习太晚回不去,可以在这个房间休息。”

  张璐特别乖,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阿姨!”

  等许晴走开后,张璐突然瘪嘴,本性全露,问我说:“你的这个继母,每天晚上在家都是这个样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谢谢:盐焗糖豆、苦涩咖啡70ee,谢谢大家的挖掘机!